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萧煜萧潜陶妙全文阅读 萧煜萧潜陶妙小说最新章节

萧煜萧潜陶妙全文阅读 萧煜萧潜陶妙小说最新章节

2020-08-11 18:06:26   编辑:新波
  • 离花念君颜 离花念君颜

    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桃花夭夭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离花念君颜》 小说介绍

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萧煜萧潜陶妙是作者桃花夭夭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桃花夭夭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那么萧煜萧潜陶妙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离花念君颜》 第5章 执迷不悟 免费试读

萧潜向来知他这位小叔叔难缠,陶妙品性纯一,与他对上定要吃亏。于是便先发制人,向萧煜边见礼边道:“侄儿见过叔叔。先生来此不过受侄儿诓骗……请叔叔莫为难先生。”

萧煜见他维护陶妙心切,冷笑一声道:“你忤逆母亲在先,欺瞒恩师在后。我看你这几年把书都读都狗肚子里去了吧。既你父亲不在身边,我便替兄长教训你这无知小儿。”说罢,左手便执起了挂在革带上的马鞭。瞬时,萧陶二人只听一下破风之声,一条黑影闪电而至,地上泥土飞扬,萧潜跟前的泥路已被马鞭刮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陶妙生于书香世家,从小到大往来的都是文人雅士,哪曾见过这等阵仗。她心下大骇,从骡背上跳下,急急向萧煜道:“学生有错,先生也有责任。我虽不过授艺老师,却责无旁贷,请将军对世子手下留情。”

萧煜见二人互相维护,心中不齿,对陶妙道:“萧潜执迷不悟,先生可知对他留情便是害苦了他?先生既承认了责任便请遵守诺言,离京去罢。”

萧潜听罢,未待陶妙反应,便反驳道:“不可!叔叔,执迷不悟的是侄儿,先生无辜,纵有过错也应有侄儿承担。”

“承担?”萧煜哼了一声,“你以为世上所有后果都是你担得起的?你若与先生私奔,陶家清誉便毁在你手里了,你担得起?你一走,卫国公长房一脉便是后继无人,你也担得起?”

萧潜默了默,良久才道:“侄儿担不起。可侄儿也担不起错失所爱。叔叔,人死如灯灭,难道我活着便该只为旁人而活幺?”

待萧潜说完,萧煜已是脸沉如水。陶妙听了他这番话也是心中大震,她得意萧潜不假,但二人相处不过两月有多,此番深情却不知从何而来。

萧潜瞧她神色,已知她心中所想,笑了笑道:“先生,我

第一回见你便中意你了。情之所至,一往而深,这本也没有甚么道理可讲的。”

萧陶二人都比他年长不少,却皆未成婚,如今听着一个年少儿郎坦荡荡地向自己的先生诉衷情,一个是羞一个是恼。但羞恼之余又不禁有些欣赏他的气度。萧煜心中更是回荡着那句“情之所至,一往而深”,只觉听得心内戚戚然。

三人心思各异,均未有言语。过了一会,陶妙又翻身到骡背上,对萧潜说:“你说的都没错。人活一世,不该只为旁人。可萧潜,我不中意你,我再也不见你了。”萧潜听她这般说话,脸色白了白,想伸手拉她衣袖却又不敢,半路便把手收了回来,紧紧攥成拳头垂在身侧。

陶妙不忍再看他,拉了拉缰绳便对萧煜道:“将军可满意了?”她语气淡淡的,同与萧潜说话时的温柔之意全然不同,萧煜听得心中不快,却也无可辩驳,只施了一礼权作回应。

陶妙点了点头,驱骡前行。萧煜与萧潜默在原地良久,直至那细碎的铃铛声全然隐没在桃林深处,萧煜才拘了萧潜回卫国公府。

当日事毕,陶妙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晚上在榻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成眠。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萧潜伤心的脸色还有萧煜冷峻的模样。

陶妙自小记心强,又目力过人,所见物事不说过目不忘也能记得八九不离十。她两次遇见萧煜都见其右手衣袖下藏着裹伤用的白布,她看萧煜动静原应是个右撇子,若这一鞭子打右手抽出,不知是怎样的威力,倘若抽在萧潜身上岂不是要皮开肉绽?如此思来想去,差不多直到天亮才真正睡下。

陶妙晚上睡得不好,第二日起来便晚了些。正梳洗完毕,侍女丹砂便急急而入,向她说左金吾将军让人递了拜帖。另一旁的侍女樱草之前未有随陶妙到桃林写画,不知萧煜与陶妙之间的纠葛,见丹砂面色仓皇,甚是不解。待丹砂与她解释一番后,心里亦不禁替陶妙紧张。陶家虽说也是官宦人家,但与如日中天的卫国公府相比无异于萤火之光妄图与日月争辉。

陶妙以为她昨日已把话讲得清楚明白,未曾想萧煜竟会找上门来。她定了定神,便让丹砂﹑樱草陪着去见萧煜。甫入厅堂,陶妙便见萧煜被老仆奉在上首,他今天戴了幞头,一身圆领窄袍依旧是赭红色的,腰上缠着革带,马鞭也挂了在上边。萧煜与萧潜均长得五官深刻,面容白净。但萧潜的白如玉壶光转,令人心生向往;萧煜的白却如刀光剑影,教人不敢直视。他此时虽神态随意,但落入陶妙雅致小巧的厅堂里,仍是显得颇为不配。

萧煜听得脚步声,知是陶妙便起身相迎。两人客套了一番,萧煜才道明来意:“此番冒昧前来,是为了请先生离家一游。”

陶妙见他咄咄逼人,非要自己离京不可,心中恼怒,便道:“昨日我已把话说清,与萧潜见面亦非我所愿。若我执意不愿离京,将军又待如何?”

萧煜笑了笑,不复昨日冷肃。樱草瞧他,只觉这位左金吾将军长得好看,威仪不凡。一双桃花眼笑起来更是似醉未醉,让人心神荡漾,哪有丹砂说的可怕?

“本将军自然不敢勉强先生,只是先生的屋子年旧失修。本将军请先生暂时另居别处也是一番好意。”

“我的屋子哪里——”陶妙的话还未说完,便听耳边又是一声破风响,黑影闪过,巨响炸开,原来好端端的一扇门竟被萧煜的马鞭生生扯了下来。樱草大惊,尖叫一声,抱住了身旁的丹砂。

陶妙见此,自是怒不可遏,她使劲往桌上一拍,从椅子上起来怒骂道:“莽夫!你眼中可有王法?”

萧煜被她骂了也不生气,只悠悠然地把马鞭卷起来,挂在革带上,拂了拂衣袖问:“本将军素来爱穿赭红,先生可知为何?”

陶妙正自恼怒,哪有心思猜他。萧煜便自问自答:“因这颜色溅了血也不显眼。”

樱草听了,纵被丹砂抱着还是颤了颤。此时陶妙还有甚么不明白的?

萧煜瞧着陶妙分明害怕,却强自镇定的样子,觉得连日来因萧潜积落的恶气终于消散于无形,说不出的通体舒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