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主角是霍常笑北堂鹰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主角是霍常笑北堂鹰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2020-08-04 15:48:47   编辑:冰荷
  • 雁夜飞 雁夜飞

    老江湖日暮西山,新江湖风起云涌。幕后黑手,将这平静武林搅得天翻地覆;武评七人,于浓云密布处石破天惊。重重迷雾散去后,谁人扬名?有一雁一鹰,长风烈马,侠义无双;有一蜂一蝶,神仙眷侣,计定山河;有一柄很少...

    山居侯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雁夜飞》 小说介绍

霍常笑北堂鹰是作者山居侯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霍常笑北堂鹰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老江湖日暮西山,新江湖风起云涌。幕后黑手,将这平静武林搅得天翻地覆;武评七人,于浓云密布处石破天惊。重重迷雾散去后,谁人扬名?有一雁一鹰,长风烈马,侠义无双;有一蜂一蝶,神仙眷侣,计定山河;有一柄很少出鞘的锈剑,却独占这江湖九成九的锋芒……

《雁夜飞》 第九章 风渐起 免费试读

卓洪自嘲的时候,面上也不见什么不自然的表情,果真是个爽快的人。

遇上爽快的人,雁夜飞自然也觉得爽快,端起酒杯朝着北堂鹰和卓洪敬了一下,一饮而尽。

一时间整个桌上都漫起了香气,而且渐渐向周围弥漫开去,即便是不懂酒的人,恐怕也知道这北堂鹰的瓷瓶中的东西绝非凡品。乡野林间的二三小菜,寻常不得见的美酒,再加上这一桌三人不凡的气度,着实为这小酒馆添了一道风景。

不过,这风景似乎无人欣赏,酒馆的大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空了——似乎是卓洪来的时候,那些身着波浪花纹衣服的人都三三两两离开了。

有酒作伴,旁边也没人,三人也不再拘束。雁夜飞、北堂鹰对卓水的印象都不错,渐渐地畅聊起来。

毕竟是在秦岭底下,卓洪是主,雁夜飞两人是客。卓洪也是个善交朋友的人,豪爽地叫了一桌好菜,与两人聊起来也是天南海北地闲扯。这卓洪自称父亲在凤翔府做官,只不过官不大,上不了台面,跟那些官宦子弟玩不到一起去。再加上他打小对那些江湖事就十分感兴趣,便自己出来游山玩水,结交朋友。

那猴儿酒,他还是在某位大人物的寿诞上喝过一次,从此难以忘怀。他知道这猴儿酒的金贵,即便是有钱,也难以求得,更别说他这种小官小宦家的,父亲一年的俸禄怕也只能买半壶。因此,他对于北堂鹰的身世愈发好奇,觉得这位“唐悲”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只可惜,北堂鹰随口扯了几句便搪塞过去,卓洪虽然疑惑,却知道进退分寸,也不再多问。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雁夜飞、北堂鹰遇上这卓洪,虽然谈不上知己,但还算投机。酒至半酣,雁夜飞看似不介意地,随口问道:“卓兄弟,你在太白山这里,认不认识一个叫欧冶孙的老先生?”

卓洪一怔,沉思了一下说道:“欧冶孙先生?是江湖传说的那位铸兵大师吗?他的大名我当然知道,只是……叶公子的意思是,这位大师就在此处?”

雁夜飞从卓洪的表情里,没看出什么,便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这下卓洪越发感兴趣了:“叶公子为何叹气?莫非你们找这位大师有重要的事?”

“那倒不是。”北堂鹰摆摆手道,“只是听说了他的大名,游玩至此,想来求他打造兵器。”

“额……打造兵器?”卓洪突然大笑起来,接着说道,“两位只怕想得太简单了。这欧冶孙先生的脾气难道你们不曾听说过么?那可真是怪异得很,除了‘雪雁枪’雁夜飞之外,恐怕已经有十几年不曾有人从他手上求得过神兵利器了。且不提有很多传言说他老人家已经仙逝,即便你们在太白山真的找到他,估计也只能是无功而返,说不定还要被他一顿臭骂给赶出来,况且——”

“雁公子这不是有一把兵器吗?”卓洪话锋一转,瞥了一眼雁夜飞身边那罩着黑布的长枪,随意地说道,“看两位的气度,来历必然不凡,这兵器想来也不会是一般货色。”

雁夜飞笑了笑,刚想接话,却猛然顿住——这卓洪方才称呼的是“雁公子”,而不是“叶公子”。

再抬头看去,那卓洪原本盯着那长枪的目光,已经转回到雁夜飞的脸上,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雁夜飞心知自己方才这不自然的一顿,已经将真相告诉了对方。他仔细打量了卓洪一番,缓缓将酒杯举至身前,郑重地说道:

“狂澜宫主,雁夜飞幸会。”

北堂鹰在一旁,也从这几句话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只点了点头,看着那“卓洪”说道:“水狂则为洪,好一个卓洪!”

“卓洪”也不再扭捏,端起酒杯回敬:“鹰雁二人,闻名久矣,想不到今日一起见到了。水卓狂幸甚,先干为敬!”

一杯饮尽,水卓狂却面色凝重,完全没有那种结识英雄好汉后的快意,只是低声说道:“两位真的是冲着欧冶孙先生前来?可是知道些什么?”

雁夜飞与北堂鹰对视了一眼,谨慎起见,摇了摇头,没说话。

水卓狂看着着急,见雁夜飞不答话,便自顾自说了下去:“雁公子也许不知,那‘千变鬼’胡来也是我水卓狂的朋友,不久前他更是救过我兄弟的性命。近来他似乎有难,我寻他不得,不知雁公子是否得到了什么消息?还望不吝赐教!”

“水宫主说小胡子有难,此话何来?”雁夜飞问道。

水卓狂眼神飘往窗外,说道:“雁公子想必也知道,这秦岭一带,一直是我狂澜宫的地盘,还从未有其它哪个帮派能在这里掀起风浪。但近日不知怎地,这裂旗门的人一拨接着一拨,仿佛要在这太白山深处扎根一般。因为想到欧冶孙老先生隐居此处,我不放心,便去他们的住处查探了一下,却发现他们爷孙两人都不在,那小木屋周围还有打斗的痕迹。”

水卓狂说得心烦,倒了杯酒,也不去细细品味了,咕咚咕咚喝下去,接着说道:“我狂澜宫的人已经与裂旗门起了几次冲突,不过在没弄明白他们意图之前,尚未与他们撕破脸皮。但如果他们真的是来找老先生和胡来的麻烦的,我便不必再客气了。”

……

襄州境外,这里是交通要冲,两条官道,一条是汴京通往西南会川府的必经之路,另一条则去往西北秦州、京兆府。

所谓官道,便是官家开出来的道,道路开阔平坦,车马行得快,又很少有劫道的歹人,急着赶路的官差、客商,基本都会走官道。

但即便是官道,也不能保所有行人的太平。

就像眼前这段路,不能说窄但也绝对算不上宽,此时一片狼藉:地上七扭八歪地躺着二十几具尸体,都被人扒掉了外面的袍子,看不出这些人的身份;中间围着一架已经砸烂了的马车,本该坐在马车里的人似乎也没了踪影,看那四散的车架上的斑斑血迹,想来是凶多吉少。

“疯书生”文奉先定定地立在旁边,盯着眼前的景象,一言不发。

过了片刻,一个身影从远处奔来,正是满脸紧张的“毒蝶仙”曲铃。

曲铃见到文奉先,才算是松了口气,看到地上的惨象,忙问道:“怎么回事?”

“慢了一步,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文奉先面带怒容,“我又追了好远才追上,本已和那人交上手了,又是被那铁扇跑出来搅局,让那人给逃了,铁扇还带了帮手,我留不住他们。”

“真的是他?”曲铃脸上满是难以相信的神情。

文奉先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假的。我一交手就知道不对劲了。”

曲铃点了点头,仿佛是一颗心才算踏实下来,又指着地上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不清楚。领头的人被他们带走了,不知道是死是活,留下的没有活口,也看不出来路。”

曲铃一时间忧上心头,拉着文奉先的手说:“这些人一直阴魂不散,也不知到底是在盘算什么。我们已经好久不曾收到苗疆来的消息了,我担心……”

文奉先看着她,也心疼不已,只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且宽心,有苗王坐镇,这些人翻不出什么浪来。有我在,不会让苗疆出事。”

文奉先和曲铃离去后,不远处的草丛里缓缓走出两人。

前面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者,身形微微有些佝偻,拄着一根手杖,但双目透出的光却证明他矍铄十足;另一个身着紧身黑衣,披散着长发,杂乱的发缕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大概三十多岁的面孔,眉宇间隐隐泛着让人无法接近的气息,也看不出他的情绪,周身居然隐隐带着一股酒香。

“这帮兔崽子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那老者骂了一句,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居然把麻烦惹到我们头上来了。”

那带着酒香的黑衣人没有做声,只是打量着周围的各种痕迹,然后突然问了一句:“他们杀的人是谁?”

“是个大人物。”那老者冷哼了一声,跟着又皱起了眉头,“而且是朝廷中的大人物,并不是武林中人。哼,以为把这里弄得一塌糊涂就能瞒天过海么?老头子我办法多着呢。”

黑衣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看起来,这些人似乎是杀了人之后,转头往西北方向去了。”

“嗯。”那老者也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再往那边便是秦岭,狂澜宫的地盘;若是冲着他们去的,一旦杀将起来,只怕那水卓狂还真不是对手……不对!秦岭……太白山……该不会是要去找欧冶孙那个老疯子的麻烦吧?”

“杀了他们就没有麻烦了。”那黑衣人冷冷地说,接着纵身而去。

老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手杖点地腾空而起,起落之间居然丝毫不比那黑衣人逊色。

风渐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