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陆离叶胜青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陆离叶胜青无弹窗

陆离叶胜青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陆离叶胜青无弹窗

2020-08-03 14:38:10   编辑:如霜
  • 一朝剑起苍生劫 一朝剑起苍生劫

    五行神州,大兴武学,繁荣盛世的背后却有改天换日之危机悄然来临,且看三兄弟如何年少成名,逆势而行,以血腥手腕一统江湖朝堂,背负千万罪名,只为在末世来临之际寻觅一线生机!

    笑戏苍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一朝剑起苍生劫》 小说介绍

五行神州,大兴武学,繁荣盛世的背后却有改天换日之危机悄然来临,且看三兄弟如何年少成名,逆势而行,以血腥手腕一统江湖朝堂,背负千万罪名,只为在末世来临之际寻觅一线生机!

陆离叶胜青是著名作者笑戏苍生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陆离叶胜青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武侠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五行神州,大兴武学,繁荣盛世的背后却有改天换日之危机悄然来临,且看三兄弟如何年少成名,逆势而行,以血腥手腕一统江湖朝堂,背负千万罪名,只为在末世来临之际寻觅一线生机!

《一朝剑起苍生劫》 第十章 鬼医 免费试读

叶胜青骂骂咧咧的醒转过来,嘴里还不停埋怨诡蛇武功太差,出手太怂,像个娘们似得,连个残废都打不死。

陆离关心道:“前辈你怎么样了?”叶胜青翻了个白眼:“本就半条命,现在又丢了半条,老子已经死了,哇~”

说到最后,叶胜青居然还发出吓唬小孩的那种怪声,陆离无语,觉得叶前辈说话能着调点就更好了。

他此时有许多问题不吐不快,但怕隔墙有耳,于是低声问道:“前辈,可畅言否?”

叶胜青却故意对着出口方向大声说道:“我孙子正在门那边偷听着呢,孙儿耳朵要竖直咯,可别漏了爷爷一字半句啊。”

门那边没有任何动静。

叶胜青于是对陆离道:“看的出来你好奇心很足,问把,别管隔墙有耳,能说的我自然告诉你,就纯当咱哥俩唠唠嗑、解解闷。”

陆离思量片刻,问了一个自认关系不大的问题:“无意冒犯,之前前辈中毒时,吐露了些许往事,我很好奇,前辈与那少年后面怎么样了。”

叶胜青想了想,之前确实做了个挺真实的梦,一些沉在心湖深处的记忆在梦醒后,逐渐浮出了水面。就好像书架最角落的古籍终于被主人想起,拿到大好晴空下晾晒翻阅之时,有重读的惊喜,但也有霉味扑鼻,好坏参半。

其实叶胜青不太愿意谈及那段过往,但既然说了让人家只管发问,那自己只好如实告知了,他一边回忆一边缓缓道之:“后来啊,那少年成了我的师弟,与生性散淡的我不同,他是真正继承了老头子的意志,成为了名动天下的杀手……”

叶胜青说到这卖了个关子,对陆离道:“小兄弟,不妨你猜猜看,天下有名的杀手中,谁才是我的那位师弟。”

陆离却反问道:“有西域富商,曾花重金请人编撰出一部《杀手榜》,榜上收录有擅杀人者三十位,不知前辈的师弟可位列其中?”

叶胜青呵呵笑道:“杀手榜我听说过,据说他们当时为了编纂底稿而去探访天下杀手,结果很是死了些人;而榜上有名者对自己排名不甚满意,于是提着刀子挑战名次更高者,又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要我说,这《杀手榜》本身就是一个顶厉害的‘杀手’。至于我那师弟,嘿,毕竟是我的师弟,尽管往名次高的猜。”

陆离道:“排行第一的‘无相天狐’无人知晓真实年龄以及性别;排行第二的‘影’潜行功夫冠绝天下,是个男子,但也不知具体年岁;排行第三的‘血罗刹’则是个女人,刀法凌厉,心狠手辣。”

陆离顿了顿,接着道:“前辈的师弟若是杀手榜前三甲,我猜是那‘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嘿,小兄弟猜错了,我与你讲,不管有没有那杀手榜,在老头子死后,天下第一刺客从来都只会是我那师弟,‘无相天狐’啧啧,倒也是他的风格。”

陆离道:“没想到居然是那一位……看前辈如此推崇他,想必那少年后来定是改过自新,与前辈化敌为友了吧?”

“呵。”叶胜青嗤笑一声,道:“我推崇的是他的本事,至于他的为人,‘狼子野心’四字罢了,我与他虽是师兄弟,亦是生死敌。老头子死后他跟我斗了十几年,最后是我觉得厌了,才远走海外躲着去了。”

陆离从这寥寥数句中可以想象得出,当年‘无相天狐’与这位叶前辈之间是怎样一种恩怨纠结、明争暗斗,陆离觉得有这样一位一生之敌与自己互相砥砺,虽是仇敌又能看得见对方的优点,倒也是很让人神往的。

陆离自顾自的想了一会儿,再一看那边叶胜青已经沉沉睡去,毕竟是受了重伤,诡蛇的毒药又十分伤人心神,陆离便不去打扰叶前辈,靠墙而坐独自在脑海中演练起剑术来。

这是他新想出来的法子,于武艺精进无甚帮助,却是个消磨时间的好办法,陆离的家传武学《心剑》以心为剑,恰好擅长这种心境上的推敲演算,陆离常以“顽猴”做对手,在他的推演里,自己剑斩顽猴已达八次,而顽猴也棒杀了自己五次,倒也算势均力敌。

————————————

连着四五天,诡蛇都未曾再“光临”过阴牢,叶胜青言之凿凿说道:“诡蛇大概是被魏老阉狗抓了做小阉狗去了,就是习武之人,***后也得歇息几日不是。”

带叶胜青进来的白面男子和那名血衣郎倒是每天都有交替过来,送上浑浊的水与见不到米粒的“冷粥”,以及陆离每天要服用的“软骨丧气散”。

今天白面男子与血衣郎却同时来到了阴牢,还带着一位生面孔出现在叶胜青面前。

那“生面孔”看着有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嘴角下垂,眉毛稀疏且短,留着两撮八字胡,真是好一副苦瓜脸。

这人对叶胜青说道:“诡蛇先生病了,他痊愈之前由我来负责给你喂药,放心,我是诡蛇先生的毒术启蒙老师,用药手段只高不低。”

隔壁陆离冷声道:“鬼医赵幽明,手段自然不会低。”

被称作“鬼医”的男人看了看陆离,故作讶异道:“这不是陆少爷么,怎么也在这儿做客?”

叶胜青朝隔壁问道:“小兄弟,这‘鬼医’是个什么东西?”

“前辈你久居海外自然不知这人名号,他姓赵名幽冥,医术精湛却人品稀烂,见死不救的事干的多了,便给江湖中人送了个‘鬼医’的名号,意思是说,要等人死了才去医治,专给鬼看病。”

陆离嘴上为叶胜青解释着,眼睛却死死盯着赵幽明。“说起来,这姓赵的在最落魄的时候,我陆家还接济过他,当时是真没想到那个身负重伤、满脸恶疮的可怜人会是江湖上最先一批依附朝廷、加入血衣署的走狗鹰犬!”

叶胜青恍然大悟道:“原来不是个东西。”

鬼医赵幽明面无表情,或者说依旧是一副苦瓜脸,他对陆离说道:“既然陆家有恩于我,必然要有所表示了。”

赵幽明的“表示”,就是在喂陆离服下“软骨丧气散”之后又捎带了一粒朱红色药丸,陆离服下药丸没多久便觉浑身瘙痒难忍,似乎有千万蚂蚁在往骨头里钻一般难受。

看着陆离生不如死的模样,赵幽明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诡蛇的那件五毒雕花木盒又走进叶胜青的牢房。

叶胜青笑嘻嘻道:“不是东西的东西拿着什么东西进来了?”他嘴上虽说的轻巧,但心里仍是有些发怵,不知这叫鬼医的家伙要搞什么鬼。

赵幽明取出两只瓷制“蛐蛐笼”,听着其中窸窸窣窣的动静,内心百感交集:用三花大蜈蚣作为媒介,消减一部分针脚蛛的毒性,让中毒者不至于当场毙命,留出可操作的时间后,又辅佐本草药材,混合作用下产生一种让人梦中吐真言的神奇药力。

诡蛇确实是个天才。

身为诡蛇毒术的启蒙之人,赵幽明也不得不承认单论毒术一途,诡蛇已经青出于蓝了。

他心中想着,手上却片刻没停,在血衣郎与白面男子的配合下,娴熟的为叶胜青完成了一整套“喂药”流程。

陆离浑身的奇痒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正汗流浃背的瘫坐在墙边,他看着已经四肢经脉俱断的叶前辈,仍是被血衣郎掐住脖子,再被白面男子撬开嘴巴,最后由赵幽明塞进半截三花大蜈蚣。陆离看在眼里,心里只觉万分悲愤,愤这苍天无眼,恶人横行;悲我辈武夫练武一生,到头来仍是身不由己,任人欺凌。陆离双目赤红,心中不平意充斥胸膛,却连张嘴怒喝都做不到,最后只得闭上眼睛,沉沉的叹了口气。

喂过药叶胜青眼神迷离,一些尘封已久的往事渐渐浮起于他的心湖,经他之口,缓缓叙述于这座阴牢之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