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湘云秘闻小说免费看 林初小红大结局在线阅读

湘云秘闻小说免费看 林初小红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0-07-07 17:52:30   编辑:秋翠

《湘云秘闻》 小说介绍

去世后,家里来了两条白蛇......

《湘云秘闻》是铆钉最近写的悬疑类小说,书中内容真实,情节描写细腻,扣人心弦,非常好看。湘云秘闻小说试读:去世后,家里来了两条白蛇......

《湘云秘闻》 第二章 供尸 免费试读

我从梦里惊醒,全身都是冷汗。此时外面的天刚蒙蒙亮,窗户里透进来的光看不清屋里的情况,但我有种感觉,那两条蛇是真的在房间里。

或许,此刻还在床头晃悠着。

二叔就住在我隔壁,听到叫声第一时间冲了进来,问我怎么回事。

“蛇,蛇,二叔,屋里有蛇!”

二叔闻言,急忙把灯打开。

床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时我爹和我妈也赶了过来,二叔跟他们说没事,这娃子就是做噩梦了。

但我妈见我一身大汗,怕我着凉,心疼的把衣服给我披上,搂着我,问我做了什么梦。

梦见女尸那一晚,我醒来就剩一个印象,这次我却是记得清清楚楚,像真实发生过的事。

我妈问,我就一五一十的就说了。

“白蛇送亲!”二叔和我爹听完,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急忙就转身出门。我和我妈又怕又急,也跟了出去。

到外面,二叔刚把堂屋门拉开,一股冷风就倒灌进来,我娘一声惊呼:老天爷!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嚎完,我妈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汪汪的。我站在她旁边,也是被吓得双腿发软。

只见我们前天埋掉的红棺,此时就横停在院子里,两条成人手臂粗细的白蛇缠在上面,不停的扭动着,似乎是它们把棺材驮到这里一样。

“嘶!”二叔抽了口气,回头问我,“你前天有没有看清,棺材里是活尸还是死尸?”

我笃定的说,“是死尸。”

二叔一听,折身到堂屋里翻出一瓶雄黄酒,喝了两口壮胆,然后含了一口,冲到院子里对着两条白蛇就喷。

雄黄和酒的气味一散开,两条大白蛇就扭动着身子,把棺材整个都顶了起来,抽出身就朝着大门口开溜。

看着逃走的大蛇,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晚上做的梦。

二叔一直追到大门口,也没去伤蛇,只是把雄黄酒全撒在地上。

见二叔把白蛇赶走,我心里的恐惧稍微缓和了一些,把我妈扶到沙发上,回院子就问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做白蛇送亲?

二叔和我爹都没吭声,直接就开棺。

女尸还在棺材里,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缘故,我感觉她的皮肤比前两天***了一些,只是原本应该压在她手上的罗盘,此时却被她抱在了手里。

棺材刚开,是谁动了罗盘?

我后背一毛,转身就想跑回屋躲我妈怀里,结果被我爹一把揪住,让我到棺材里面把尸体翻过来,看看她的背上有什么。

他的话不容反驳,我只好硬着头皮,脱了鞋子,颤巍巍的爬进棺材里,我一进去,他和二叔就背过身。

翻动尸体的时候,我都还没用上力,轻轻一碰,尸体就自己侧了过去,吓得我重重的撞在棺壁上,半天都不敢动。

二叔听到响动,微微侧头说:“小初,你把她的衣服扒下来,仔细看看后背上有什么。”

女尸的衣服是古装,有很多带着缠着,不容易脱,而且动起手来,免不了会有身体上的接触,每次碰到她,我的心都要跟着抖一下,生怕她会突然翻身坐起来。

吓得我都快哭了的时候,总算是把裙带都解开了。

衣服一拉,那股好闻的香味就浓了不少,似乎是尸香。

裙子拉到腰间,我才看见女尸背上有一枝妖红的花骨朵。

那东西一看就不是纹身,像是从肉里长出来的,还没有盛开,但栩栩如生。

“二叔,有一朵花!”我松开手,尽可能的远离女尸。

我爹像是早就料到,咬着牙连说两声,“果然,果然!”接着又说:“小初,你看看花开了没有!”

“没,没开!”

我一边回答,一边把女尸的裙子拉上,都没有仔细整理,匆忙把她扶正,连滚带爬的逃出棺材。

“没开就好,没开就还有时间!老二,你去准备一下,他们想借尸发难,我们就供尸,两年后,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

我爹说供尸的时候,少了往日的犹豫,十分的坚定。

供,就是尊敬,侍奉。

农村里供奉鬼神,很多都是源于恐惧。

得罪不起,忌惮的东西,唯一的办法就是尊敬它,侍奉它。

而且供奉的时间久了,还会得到认可,得到庇护。

我爹要供女尸,那就是说我们家得罪不起它。同时也想通过供奉,得到女尸的庇护,反噬想害我们的人。

只是,女尸就算真的能显灵,短短两年的时间,它会庇护我们家?

二叔一听就不同意,说供尸霉运连连,我现在还小,影响很大,不如一把火烧了,逼背后的人现身。

两人争执了十来分钟,最后还是二叔妥协了,原因是女尸背后的那朵花,我爹虽然没说那是什么,但一提起来,二叔的底气就不足了。

那东西,好像有来头。

只是不管供什么,除了有敬畏之心,还要有人去侍奉。

商量后,我爹决定把女尸供在我房间,由我负责日常的上香、添祭品。

我当时就给吓哭了,可哭也阻止不了大人们的决定。中午的时候,红棺就进了我的房间,我爹还逼着我去上香。

往后好几天,我都被吓得不敢睡,直到身体扛不住了,才迷迷的睡上几个小时。

后来我妈买了一块花布盖在棺材上,夜里也不做噩梦了,我的睡眠才慢慢的恢复正常。

但自从供了尸,我就闷闷不乐,话也少了。后来才知道,我可能是被吓出了抑郁症。

而且二叔说的霉运,七天后就开始应验,先是家里的牲畜接连着死了,新买来的小猪小鸡也养不活,田地里的庄稼也害了瘟病,颗粒无收。

为了维持生计,我爹只能到外面打工,结果到我开学的时候老板跑了,工钱一分都没拿到。

眼看着连学费都交不起,二叔才开口和赵叔借了八百块,帮我交了学费,买了一辆旧单车,每天蹬着接送我回家给女尸上香。

半年时间都不到,我们家就穷得米饭都吃不上。有点好的,还要用来供奉女尸,馋得我经常眼泪汪汪。

那段时间,因为营养不良,我长得又黑又瘦,加上不能上早晚自习,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老师嫌弃,同学们背地里都喊我小乞丐,不愿意跟我玩。

这让我越来越自卑,走路都低着头,生怕有人盯着我看。一直到我十四岁生日,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是爆发了。

农村的小孩过生日,不像现在有蛋糕、礼物,但好歹会有几个水煮鸡蛋。

可家里的鸡窝都凉了一年,别说鸡蛋,鸡毛都被风给吹没了。还好二叔上山掏了一夜,摸了三个野鸡蛋回来,让我妈煮给我。

半年油水不沾,我瞧着锅里翻滚的鸡蛋,眼睛都在冒绿光,可怜巴巴的坐在灶台前守着。

一直守到都要熟了,结果我爹从外面做工回来,见锅里有鸡蛋,二话不说就捞在碗里,让我端去供女尸。

我眼圈一下就红了,但那时候,我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了,硬是咬着牙没哭,听他的把鸡蛋端去供了女尸。

当天夜里,我爹他们都睡下后,我就翻爬起来,把供桌上的鸡蛋吃了,吃完把被子抱到棺材上,一把火就给点了。

看着红棺在大火里烧,我站在门口放声的大哭。那时候,其实已经分不清我是在哭还是吼了。

我爹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眼睛红得像公牛,冲过来就扇我耳光,要不是我娘护着,感觉他会把我打死。

情绪发泄了出去,我慢慢冷静下来,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这得罪不起的玩意,要是发起狠来,全家人都得遭殃。

可奇怪的是,大火扑灭后,被子和床铺都烧成了灰,红棺却毫发无损,漆皮依旧红得发亮。

见棺材没事,我爹和二叔都松了口气,没有在打骂我。只是两人一宿没睡,嘀咕着不知道商量什么。

天一亮,我爹就收拾行礼,说要进城打工,然后就走了。

我恨他,都没有去送。

自从我爹走后,我几个晚上都不敢睡,红着眼,拿着爷爷的铜钱剑守着我娘,生怕女尸从棺材里爬出来报复。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发展,那一场大火后,我们家的情况反而开始好转。

先是我爹从外面寄了钱回来,接着家里开始能养家畜,一年下来卖了不少钱。二叔也捣鼓起爷爷留下来的箱子,干起了风水先生的行当,碰上周末,还会带着我一起去。

我上初三那年,家里的日子又红火起来,不仅翻新了老宅,二叔还在旁边盖了一栋二层小楼,买了摩托车专门接送我。

日子好了,营养跟上,我也开始长个头,人变白了,性格慢慢的恢复了一些,在学校里也会跟同学们一起玩。

但我对女尸的恨却一点都没有减少,而且烧过它一次都没有出事,我变得有些肆无忌惮。有时候给她供奉鸡腿,我会偷偷啃上两口,在用舌头舔一遍。

直到我初三下学期发生了一件大事,才改变了我对她的认知,同时也影响了我的一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