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宋小涵小灵第七章 宋小涵小灵小说免费阅读

宋小涵小灵第七章 宋小涵小灵小说免费阅读

2020-07-06 10:54:25   编辑:乐枫
  • 剪纸 剪纸

    宋小涵还记得师父跟他说过,他说自己一定会投胎,他才不想在阴司任职。可是刚刚小黑却说师父并没有投胎,而是选择为阴司尽一份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宋小涵直觉的感受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可这毕竟是师父自己...

    离要夜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剪纸》 小说介绍

宋小涵还记得师父跟他说过,他说自己一定会投胎,他才不想在阴司任职。可是刚刚小黑却说师父并没有投胎,而是选择为阴司尽一份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宋小涵直觉的感受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可这毕竟是师父自己的决定,宋小涵并不想干预太多。

宋小涵小灵是著名作者离要夜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宋小涵还记得师父跟他说过,他说自己一定会投胎,他才不想在阴司任职。可是刚刚小黑却说师父并没有投胎,而是选择为阴司尽一份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宋小涵直觉的感受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可这毕竟是师父自己的决定,宋小涵并不想干预太多。

《剪纸》 第七章 邂逅 免费试读

听到我这一声呼唤,小鬼的魂体不再消散,定定的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袖子一挥再次把他收起来,魂体创伤太大,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对不起”我低声喃喃…

“师傅,没事吧!”叶开担心的看着我,先前他车里发生的一切可他吓到了。

“没事,今天可能出了点状况。”我淡淡回复。

“那要回返吗?”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叶开看我这难看的面色有些迟疑的问道。

我略一沉吟,出了这种事当然是回去最好,不过最后还是想待在这里,待在这李晨原来居住的地方,顺便调查一下他的妈妈。

“不了,我留下,你回吧!”

“可是…要不我留下来陪你?”叶开看着我。

“你觉得我需要你陪吗?”我反问道,叶开尴尬的说不出话。

至始至终叶开都没有提我让他看鬼的那件事。给我说要回去时记得给他打电话。

貌似,被人关心的感觉不错…

我没有身份证,住不了旅社,而且我也不会去住旅社,今晚准备去随便找个凳子凑合一夜。不过看一下天,才清晨,时间还早,可以更近距离的看看那副稚嫩的涂鸦,那只贪吃的狗,走一走那一条新的水泥路……

时间过的很快,我把这个不小的小区逛了一个遍,身边人来人往,并不缺乏人气,但是感觉都避开我在走,当然也可能是我避开了他们。

小区看上去很新,应该刚建没多久。太阳快要落山之时,人也越来越多。都市的高楼隔绝了人的交际,繁忙的工作死死压住每个人的肩膀,傍晚的休闲就显得格外宝贵。

两三友人一起高谈阔论,缓缓行走;一家人手手相连好不温馨;退休的老人围着一团下象棋;广场舞大妈已经打开音响;篮球场传来声声呼喊。

声音很乱但是并不觉得吵杂,反而构成一曲和谐的交响乐,人影树影在夕阳之下交印,我一个人独坐于树后的椅子之上,想起师傅说过的一句话:多出去走走!

因为李晨没有告诉我具体的地方,也没有说出他妈妈的样貌,我无从寻找,但是我还是选择到处逛逛,其实是想减轻我心中的愧疚。

看了看衣袖,李晨应该还没修养好,暂时没有了化形的能力,耳根清净下来的我,突然觉得这小鬼好像并没有那么吵闹……

夜幕很快降临,讨厌的蚊子也蜂蛹而出,这时除了那些还在运动的大妈以及在篮球场跳跃的青春少年,那些散步的人群已经走的差不多。

没什么剪纸的心情,打开论坛逛了逛,发现全是那些没营养的水贴。叶开也不在线,不知道上哪去了,这小子可是每天这个时间必然在吹牛逼的,把手机装进口袋,站起身,我想去看看李晨的那颗小松树。

夜里的松树越发显得挺拔,虽然它如今还很矮小,但未必无法长成参天大树,就像爸爸妈妈眼里的李晨,虽然稚嫩,但未必不能蓬勃向上,护持这个家。可惜,他在最无忧的年纪,去世了…

咦!我惊讶的上前,小松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摊水迹,那个画牌不知道怎么再次一尘不染,没有风,画牌却在动。有人来过,而且刚离开不久。

我立马环视周围。左边,没人,右边,没人,前面后面也没人,一会的功夫能上哪去呢?

到处找了找还是没有,看来没机会了,不过我也看的淡然,也不急这么一会。

不知不觉就走到篮球场,虽然已经到了九点多,但是打球的人一点都没减少,依旧追逐呐喊,跳动投篮,有活力的样子真不错。

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妇女,灯光有点暗,看不清容颜,只能猜测估计有三十几岁,还很年轻,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跑篮球场这边,这里面有她的孩子?

我打量了她,她也打量了我,相对点了点头,又互不干扰,静静的看着篮球的腾飞以及那些人们的奔跑。

我们两都与这球场格格不入,却又相容。

“你喜欢篮球吗?”

悦耳的声音传入耳朵,我愣了一下,是旁边的女人在向我搭话。

“还行吧!”我胡乱回了一句。

“那怎么不去打球呢?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你。”

“身体问题,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我淡淡回复。

女人身体一滞,我不知道这句话让她回忆起了什么。

“你明天还会来吗?”

“可能吧!”虽然不知道她问这个干嘛,但是我还是照实回答。

就寥寥几句,我就离开了,找了一条长凳,而那条长凳所处位置正好能很好的看到篮球场,也能看到那个专心观看的女人。

十点半,整个篮球场的放射式灯塔都已经关闭,虽然还有几盏路灯亮着,但也并不适合打篮球。那些打球的人只能无奈的离开篮球场。

我发现女人居然是最后走的一个,直到球场没有一个人,她才独自迈步向着公寓楼走去,我可以肯定她没有发现正在窥视的我……

原来并不是因为篮球场里有她的孩子或者亲人,那她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在球场外边站了三个小时?没有想太多,李晨的事都八字没一撇,怎么有空管别人。

就在那条长凳上坐了一夜,小区公园里魂灵也不少,深夜都开始出来活动,但没一个敢近我的身。

又是一天到来,昨天就是今天的轮回,今天也是明天的轮回。都市人的生活千篇一律,缺乏新意,不过我向往这千篇一律,至少能看起来更像个人。

今天那个给松树浇水的人并没有出现,看来并不是每天都会来。

反倒再次遇见了那个女人,依旧是篮球场,又是几句简单的问候,她身边还是没有任何人陪同,好像和我很相似,都是孤零零的。

也许就是因为孤零零,她和我说话我一点都不抗拒,虽然是几句问候,但也让我格外温馨,我享受这种感觉。

就这样过了四天,和那个女人也交谈了四天,直到一场大雨在下午突然来临。

刚开始还晴空万里,太阳直射,突然就阴云密布,大风阵阵,盛夏的天气就是这么让人难以琢磨。

好在小区避雨的地方不少,不然我可能会成落汤鸡,讨厌那种湿淋淋的感觉。

这场雨来的快,去的却不快,足足下了四个小时,流入下水道的速度还没落下的速度快,井盖里都有水在往外涌。

不知道那颗小松树上的画板怎样了,应该会有人照料吧!不行,我还是要去一趟。

想到此处也顾不得雨下的多大,背着小木箱就要去小松树那里,几厘米厚的积水被我踩得**响,水花飞溅浸湿我的衣服也毫不在意,反正作为活死人的我不会生病。

可是等我过去时,不由的笑了,木牌不知道被谁用胶布围了好几圈,牢固的铁丝固定着让狂风都无法撼动分毫,水根本就无法沾染木牌半分,看来我多虑了。

就算这么大的雨,也没轻易摘掉牌子,可能因为意义非凡。

然后就近找了个躲雨的地方,有个老婆婆也在,是那个贪吃金毛的主人。

“小伙子,这么大的雨跑着干嘛呢?快擦擦,快擦擦。”老婆婆心很好,看到我全身被打湿,掏出随身的毛巾就要给我擦水。

“额…额…我自己来吧!”有些尴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点不知所措。

“嗨!小伙子还害羞,给给…”老婆婆不勉强,把手上毛巾递给我。

拿着毛巾擦身上的水,问道“老婆婆,您知道那颗挂着小牌牌的松树是哪家的吗?”

“哪颗?哦!你是说慕云家的啊!”老婆婆先是有些疑惑,后来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慕云?”

“是啊!慕云家的,可惜了,多好的孩子啊!”老婆婆只是发了一声感叹就没有再多说。

“那您能告诉我她家的地址吗?”我怕她误会什么,就补上一句“我是李晨的哥哥。”

“哦!晨晨的哥哥啊!难怪你要问她家地址,看你也不像什么坏人咧!”老婆婆上下打量了一下,看来她和李晨他家关系不错。

“你往前看,左拐第15栋1单元509号房,那就是他家了。”

“哦哦哦,谢谢婆婆。”外面的雨好像要停了。

“婆婆,这个送你。”我从木箱拿出一枚护身符,这是我闲暇时做的小玩意,戴上后可以让小鬼避亦,算不得好东西,但很实用。

“这小伙,还这么讲礼行,婆婆我就收下了。”老婆婆笑呵呵的收下护身符。

师傅告诉我有因就有果,结下因就要种果,这个老婆婆帮了我,我就必须有所回报。

“婆婆,雨停了,我先走了。”我把毛巾还给婆婆,又踏着水往外走。

“哎!真是个急性子,也不说去我家喝杯热水再走。”

并不是为了尽快去找李晨妈妈,现在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李晨还没苏醒。只是很不习惯那种被人关心的感觉,很怪异……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