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剪纸》最新章节无弹窗by离要夜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

《剪纸》最新章节无弹窗by离要夜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

2020-07-06 10:52:54   编辑:翠萱
  • 剪纸 剪纸

    宋小涵还记得师父跟他说过,他说自己一定会投胎,他才不想在阴司任职。可是刚刚小黑却说师父并没有投胎,而是选择为阴司尽一份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宋小涵直觉的感受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可这毕竟是师父自己...

    离要夜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剪纸》 小说介绍

宋小涵还记得师父跟他说过,他说自己一定会投胎,他才不想在阴司任职。可是刚刚小黑却说师父并没有投胎,而是选择为阴司尽一份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宋小涵直觉的感受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可这毕竟是师父自己的决定,宋小涵并不想干预太多。

火爆新书《剪纸》由著名作者离要夜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小涵小灵,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宋小涵还记得师父跟他说过,他说自己一定会投胎,他才不想在阴司任职。可是刚刚小黑却说师父并没有投胎,而是选择为阴司尽一份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宋小涵直觉的感受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可这毕竟是师父自己的决定,宋小涵并不想干预太多。

《剪纸》 第六章 魂体消散 免费试读

小鬼李晨可以不休息,而我却需要,屋里阴冥之气也较充足,他也不用为了躲避阳光而东躲***,就让他留在屋子里游荡,准备第二天再去处理他的事。

翌日,我一醒过来就看到李晨的小脸凑在我跟前。

“你守了一夜?”

“嗯嗯!”就像捣头蒜一样直点头,满是期待,恨不得让我现在就走。

我抬头看看窗外,天还是黑的,正堂古朴的挂钟赫然停在四点方向。

“你看外面,你爸妈现在能起来吗?”

李晨一看,憋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个鬼灵说不定还会脸红。

没有理他,继续我的剪纸工作,上次的任务中特殊纸人损失不少,需要弥补回来。

李晨嘟囔着嘴,居然跑去和我店子里的纸人聊天。

“小纸人,小纸人,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大哥哥真的好冷,妈妈告诉我这种人才有真本事,肯定会让我爸爸妈妈和好的,你说是不是…”

纸人并不会回复他。

做了一个纸人的收尾工作,天已经大亮,李晨正干巴巴望着我,却不敢上前提醒。

“我收拾一下我们就走。”

“太好了,太好了。”看他欢呼雀跃的跳起来。

还是那个箱子,装好必备的一些纸人以及刻刀和剪子。哦,还有那把檀木梳子。转身就把木门合上,屋里就一些不值钱的纸人,而且就算胆子再大的蟊贼也不敢偷白事铺的东西,所以也就从不备锁。

最后取下那一串铃铛装入衣兜,只要*门前白色铃铛消失,人鬼都会知道此间主人不在家。

李晨已经待在我衣袖里,再厉害的鬼物也害怕阳光,这是天性。

“你到了吗?”我掏出手机拨出通讯录唯一的号码,淡淡的问道。

“嗯,你在老地方等我就行。”

挂了电话就直接朝进我店子的那个十字路口走去,因为是白事店所以只能在那种小巷中安置,一般人担心晦气,在繁华区可能被人举报,我店子就和主街有点距离,而且路有些窄。

看到那辆***的红色跑车,过去敲了敲窗子。

“嘿!师傅你来了。”一个打扮很时髦的年轻男子从驾驶座上出来,热情的帮我拉开后面的车门。

叶开,我的便宜徒弟,两个月前逛灵异论坛的时候认识的,这小子热衷于各种鬼怪传说,梦想有朝一日能亲眼看到鬼。

当时机缘巧合之下回答了他几个问题,就被他缠住,非要认我做师傅,后来知道我是吃白事饭的更加激动。用他的话说,吃白事饭的人才更有机会和鬼怪接触,并且卒定他的猜测,一口咬定我就是隐藏在红尘中的高手。

三天两头登门拜访,问东问西,丝毫不在意热脸贴冷**,再后来更是直接厚颜无耻的直接称我作师傅。

拗不过他,做他师傅不可能的,带他见鬼倒是可以。

虽然我在上阳市住了二十年,但其实我对这并不熟悉。

于是叫他过来当个向导和兼职司机,因为李晨说的地方好像我这还有点距离。

“到黎山区阳元街道。”报出李晨告诉我的地址就直接坐在后面闭目养神。

“好嘞!最多半个小时。”叶开已经对我的冷淡习以为常,也不再多问。

抖了抖衣袖把李晨也放了出来,我身体阴气透出,防止他被光灼射,只要不正对阳光应该没什么问题。

“还有什么具体的信息吗?”我对李晨问道。

“师…师傅…”刚启动跑车的叶开有些惊疑,不知道我在和谁说话。

“你不是一直想见鬼吗?你车上就有一只。”我淡淡的对叶开说道。

“啊!难道…难道是…”这小子完全没有害怕,反而有些激动,就不知道他的神经是不是和正常人不同。

突然车子一阵颠簸,原来这小子刚才心跳加速,手中方向盘没捏稳,差点撞到一根电线杆上。

“好好开车,有机会让你见的。”我皱了皱眉头,不再理他,虽然这小子有些马虎,但是轻重还分的清楚。

“哦!哦!”还憨憨的笑了几声。

“这个哥哥没事吧!会不会出车祸。”李晨看到神经有点不正常的叶开都有点担心,看得出来小鬼很善良。

“他阳寿未尽呢!出车祸都不会死。”

“那师傅,我还有多少阳寿。”叶开一听我说到阳寿,都不继续问我在和谁聊天,这小子还是惜命。

“没具体问,反正你不短命,不过出车祸半身不遂还是有可能的。”我没有半点开玩笑,这是事实。

叶开还想问些什么,不过被我一个眼神瞪了回去,现在没时间和他扯呼。

“别管他了,说一下你妈妈。”李晨爸爸妈妈早就分居,我们现在去他妈妈那边,也就是李晨辞世的那所房子。

“我妈妈呀!”小鬼呆坐在我旁边,把手撑在座椅上,大大的眼睛满是沉思。

“妈妈很漂亮,她说我和她很像,说我长大后会很帅很帅。”

“妈妈每天都会给我讲故事,在妈妈的声音中我才能睡着。”

“妈妈还会带我去游乐场,可惜我玩不了,只能带我看人家玩,不过我还是很高兴。”

“妈妈……”每讲一件事小鬼还会痴痴的笑,情不自禁。全是美好的回忆。

我耐着性子听了几句,可是听了半天都没一条有用的信息。

反而觉得我的心居然有点点刺痛,这对我而言不可思议,第一次以活死人之躯体会到心疼的感觉。

“闭嘴!”我喘着粗气喝出声,好像有一点点难受,有一点点…嫉妒…

李晨戛然而止,小脸写满惊慌,不知道哪里惹到我,欲言又止,害怕越说越糟。

前面开车的叶开直接一个哆嗦,可能因为一时没控制,让阴气侵袭到他。

把车速降下来,担忧的看着我,想说些什么。我示意没事,让他继续开,之后用手死死抓自己头发,妈妈!妈妈!妈妈到底是什么!

“大哥哥?大哥哥?”也许是沉闷的太久,小鬼越来越害怕,忍不住开口叫我。

我把手拿下来,抬头看了看李晨,李晨也正看着我,有些担忧。

“我没事,到了地方直接叫我。”对前方开车的叶开说道。有点意识到自己失态,不过让我说抱歉可能还有些困难。

虽然经过这么一段波折,但是李晨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反而有些紧张期待,从他那紧紧握住的小手就能看出。

李晨不住的往窗外眺望,会惊呼,会高兴,会欣喜,那都是他和爸爸妈妈一起待过的地方,他们牵着李晨一路从头走到尾,然后再从尾走到家,一起共进晚餐,在幸福中安眠。

这时他想要找一个人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叶开不可能听到鬼语,每次想要和我搭话都被我难看的脸色堵住,最后变成了自言自语。

“哇,这棵树是我和妈妈爸爸种的,都长得比我还高了。”

“哈哈,胡婆婆家的小金毛,还是那么喜欢吃东西。”

“这条路居然翻新了,爸爸开车再也不会抱怨颠簸了。”

………

我没有说话,但是没漏过他的每一句话,也没有漏过他指出的每一处风景。

一个小的花坛里种着一些小树,花坛上头挂着一个牌子“水云小苑植树花园”。

里面有一颗小松树,上面有一副木板画着画,三个小人,一男一女牵着中间的小孩,嘴角都挂着满足的笑容,而木板上写着—李晨家的小松树,画牌虽然不新但是很干净,应该有人经常照料。

还有那一只被一个阿婆牵着的金毛,一直盯着阿婆手上的火腿。旁边的车道也铺上一层厚厚的水泥。

李晨脸上洋溢着笑容,他好像已经很久没回来了,一直都在寻求人帮助的路上。

“你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知道吗?”我低沉的说道,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态将李晨打断,毫不犹豫的给他泼了一盆凉水。

犹如晨钟暮鼓的齐鸣,震碎他心中最后的防线。

李晨身体一滞,眼神一暗,闪过些许慌忙“我已经死了,再也不能和爸爸妈妈一起;我已经死了,没资格再享受世间的一切。我已经死了吗?”

小鬼居然魂体暗淡,这是执念消散的征兆,我也没想到坚持了一年的小鬼会被我一句话放弃了留存阳间的希望。

我发誓,这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感到惊慌,就算师傅离世的那一天我都没有惊慌,现在却因为一个无关紧要小鬼的消散而乱了分寸。

“喂!喂!李晨,你怎么了。”

“我留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的存在根本没必要。”

小鬼居然开始流泪,是真的流泪,一滴一滴,圆圆的,落在地上还能发出“啪”的声音。

原来鬼是可以流泪的,连我这个‘专家’都第一次听说,随着每一滴泪水掉落,小鬼魂体都会暗淡一分。

我知道这是以魂力为代价掉下得泪水,当李晨消散时并不是下了阴间,而是直接溃散,转世机会都没了。

我突然感到后悔,觉得自己不该说那句话。

叶开也感到不对,不住的问我怎么了,可是我哪有时间理他。我伸手去触碰小鬼,但消散的魂体不可能被触碰到。

“李晨,李晨,你不想让爸妈和好了吗?你不是就为了这个来找我的吗?”我大呼出声,顾不了那么多,这是他留存阳世的执念,也是我最后一根稻草。

“爸爸?妈妈?和好。”闭着眼的李晨有些恍惚,嘴里却在不停念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