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平生不晚》by容光(闻冬孟平深)免费阅读大结局

《平生不晚》by容光(闻冬孟平深)免费阅读大结局

2020-06-02 19:58:41   编辑:恨琴
  • 平生不晚 平生不晚

    准毕业生闻冬在好友的鼓励下勇敢地向同校教授孟平深告白,暗恋三年却换来铩羽而归。本以为远走高飞开始电台主播的新生活就能抛掉过去,谁知道孟平深竟然卷土重来,又一次打破她平静的生活。与此同时,电台明星主播程...

    容光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平生不晚》 小说介绍

准毕业生闻冬在好友的鼓励下勇敢地向同校教授孟平深告白,暗恋三年却换来铩羽而归。本以为远走高飞开始电台主播的新生活就能抛掉过去,谁知道孟平深竟然卷土重来,又一次打破她平静的生活。与此同时,电台明星主播程宋对她青睐有加,后台强硬的同事沈心悦对她怀恨在心,这年头,当个电台主播也不省心,叫人还怎么认真地谈恋爱?!

《平生不晚》是容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扣人心弦,过目不忘,题材新颖,值得一看。平生不晚精选内容推荐:准毕业生闻冬在好友的鼓励下勇敢地向同校教授孟平深告白,暗恋三年却换来铩羽而归。本以为远走高飞开始电台主播的新生活就能抛掉过去,谁知道孟平深竟然卷土重来,又一次打破她平静的生活。与此同时,电台明星主播程宋对她青睐有加,后台强硬的同事沈心悦对她怀恨在心,这年头,当个电台主播也不省心,叫人还怎么认真地谈恋爱?!

《平生不晚》 Chapter.02银色初冬,夜色温柔 免费试读

Chapter.02银色初冬,夜色温柔

闻冬一直都没有忘记三年前第一次遇见孟平深的那天。

那是个星期三。

初冬,小雪,银白色的世界。

她把自己裹成了北极熊,拎着保温饭盒去办公室给爸爸送饭。

和往常一样,她气喘吁吁地叫着爸爸推门冲了进去,猛地摘下了帽子,撅着嘴抱怨:“冷死了冷死了!你干吗不自己回家吃饭,非要我——”

话说到一半,她就愣住了。

因为教师休息室里并没有她的父亲,反倒是站在窗口的人被她惊动,很快回过头来,正对上她头发凌乱、臃肿笨拙的样子。

二十四五岁的男人身姿笔直地倚在窗口,眼神温和明亮,唇边有一抹慢慢展露的笑意。

白衬衣的衣领穿过黑色毛衣崭露头角,最外面的墨蓝色大衣被熨得挺括整洁,没有一丝皱褶。

闻冬至今都记得他那时候的样子,从眼神到神情,从衣服到鞋子,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呆了好半天,她一脸窘迫地随手揉了揉乱七八糟的头发,把饭盒放在桌子上,“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是来找闻老师的……”

她话音未落,身后的门咔嚓一声开了。

闻爸爸搓搓手,从外面走进来,“厕所好冷啊!是该跟学校反映反映,安台空调了。”看见闻冬,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啊,有饭吃了!”

他坐在了沙发上,一边开饭盒一边介绍说:“孟老师,这是我女儿闻冬。闻冬,快叫孟老师!”

孟平深一边笑着朝闻冬点头,一边忍俊不禁地跟闻爸爸说:“闻老师,如果厕所也安台空调,恐怕异味会把那里变成全校师生最不想踏足的地方。”

后来闻冬才知道,孟平深是在美国读的本科与硕士,主攻电子工程与信息专业,后来拒绝了美国政府提供的美国公民身份,坚持要回国,目前在市里的高新科技区担任技术总监,同时也被A大高薪聘请来担任电信学院的教授。

她不是电信学院的学生,学的是播音主持,但也在他来的短短一周,就听见身边的人开始反复提起他的名字。

印象最深的是室友白杨的评价:“啊,孟平深!他是程序员,也是工程师!是高新科技领域里的颜值担当,也是高颜值领域里的才华担当!啊,多么才华横溢又不自知的美男子!”

当时一寝室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都吐槽白杨发花痴,半句也没有反驳她话里的内容。

因为孟平深就是这么优秀,他的课和他的人都让电信学院的师生成了他的疯狂粉丝,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就连闻爸爸这种一向自诩甚高的老教授,也在提起他的时候赞不绝口。

所以闻冬一开始就比别的人更了解孟平深,这也多亏了闻爸爸在家里无意中爆的料。

北京的隆冬不比南方,寒冷刺骨,毫不温和。

每天早上从温暖的公寓走出家门上班都是一件极其需要勇气的事。

闻冬推推床上的白杨:“我去上班了,包子给你热在电饭煲里,你起床端出来吃就行了。”

白杨迷迷糊糊翻了个身:“行行行,知道了。”片刻后又清醒了点,转头叮嘱一句,“今天降温,多穿件衣服。”

闻冬嘟囔:“都穿成北极熊了,还怎么多穿一件?”

再看白杨裹在温暖的被窝里,不用出去挤地铁,简直气得牙痒痒。

同为播音主持专业,白杨是北京本地人,家里在中关村南大街开了家规模颇大的KTV,毕业以后她就直接“继承家族企业”了。刚好闻冬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家很远,签约的公司却在北京,原因也无非是白杨鼓动她趁年轻的时候出来拼一拼,两人继续当秤不离砣的连体婴。

住的公寓是白杨她妈2005年买给她的,谁知道过了十年,房价涨得比火箭还厉害,连白杨都佩服她妈的火眼金睛,一有空就对着她妈唱:“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巧的是她妈刚好姓孙,每次听到这句,就随手拿起扫把给她一下:“那你吃我老孙一棒!”

北京这座城市就是这样,无数生活在这里的人对其抱怨良多,但谁也不愿离开,谁都想活得更精彩。

闻冬虽然也抱怨,但是同时也享受着这样充满活力的生活状态。

当然,这种享受并不包括挤地铁的时候。

上班高峰期,地铁里是人挤人,挤死人。闻冬看到有个瘦瘦的姑娘在中途被挤下了车,还庆幸自己比她壮点时,她在下一站也被挤了出去。

又等了好半天,她终于挤上了下一趟,出地铁站时已经快迟到了,只能加快脚步往台里冲。

大老远就瞧见有电梯刚到一楼,闻冬冲到电梯门口,眼疾手快地伸手卡住了门,总算赶上了。

喘着大粗气踏进去时,她心情愉悦地抬头对身边的人说:“早。”

顺便侧头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

只一眼,她浑身一僵,定在了原地。

“早。”那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带着浅浅的笑意,“闻冬。”

这这这……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闻冬倏地转过头盯着他,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孟……孟老师?”

可是孟平深怎么会在这里?

她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孟平深解释说:“我来北京出差,听孟教授说你在这里上班,还想着会不会碰见你,谁知道这么巧。”

他轻轻笑了两声,宛若珠玉滚落玉盘之中。

“我,啊,对,在这儿上班。你,你你,哦哦,出差,出出出差——”闻冬猛地闭上了嘴,面部开始充血。

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可是孟平深,她竟然真的在北京见到了孟平深,活生生的孟平深!

她曾经以为毕业之后,也许就再也见不到的人此刻正活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并且距离告白那天只隔了短短三个月。

一想到她还跟他告白了,闻冬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又是惊喜又是尴尬,最后竟然拽着衣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在电梯停在十一楼时扔下一句“孟老师那我就先走了”,然后落荒而逃。

由始至终她都红着脸,连看都不敢再看他一眼。

可是电梯门合上,她又忍不住回过头再瞧一瞧,然而哪里还有那个人的影子?

心里头霎时又空荡荡的。

与孟平深的偶遇像是一颗大石头砸入心底,但没有等闻冬回味片刻,又一块大石头砸了进来。

在这个周一的例会上,闻冬把上周与策划大刘一起录制好的备播节目汇报给组长小白姐,却被与她同期进入电台实习的冯心悦打断——

“这是你的节目吗?是你的,还是你剽窃的?”

闻冬一怔,不解地望着她:“这怎么不是我的节目了?”

这一期的节目是她和大刘搜集了半个月的资料,亲自去夜市采访才做出来的。前段时间微博上一对北京当地的奶茶夫妇忽然走红,走红的原因不单单是他们颜值高,还因为他们从三年异地恋一路走来,历经挫折,终于修成正果。

不少网友直呼:“天哪,我又相信爱情了!”

闻冬与大刘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所以加班加点,利用周末和工作日晚上的时间进行了采访,最终做出了这一期节目——“甜蜜滋味在舌尖”。

然而冯心悦把手里的文件夹啪的一声扔在桌上,冷冷地问她:“你什么意思?你的节目?如果这是你的节目,那这又是什么?”

摊开的文件夹里是冯心悦的行程安排,上面标注着一个月以前,她就已经安排好要采访奶茶夫妇,做一期关于远距离恋爱的节目了。

几个节目组的人都坐在会议室里,面面相觑,房间内陷入一片死寂。

冯心悦此人是大有来头的。

据说她的父亲是电台最大的赞助商之一,她的地位从进公司那天就已经比众人高了不止一截,这点从她一进台里就接手了每周五的黄金时段情感节目也能看出来。

闻冬一向不爱惹事,但有时候你不惹事,却有事惹你。

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打从进了台,冯心悦就看不惯她。不管是她懂礼貌、对前辈谦恭,还是勤奋做事、与同事相处愉快,冯心悦通通看不惯。有一次去茶水间倒水时,她甚至听见冯心悦在里面对同节目组的一名编辑说:“我就觉得那个闻冬一身白莲花的气质。装什么清纯呢?该她不该她做的事都任劳任怨地做了,这是想衬托我是多么懒吗?”

闻冬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就是什么差错也不出,也照样有人不喜欢你?

白杨听了以后呸了一声:“说谁白莲花呢?她还一蛇精呢!黑心胚子,还以为人人都像她那样拼爹就成了。你当时就该冲进去,泼她一脸杯子里的绿茶!”

总而言之,这一次终于起了正面冲突。

冯心悦的节目策划上简短地写着:12月,可以采访夜市有名的奶茶夫妇,节目内容为“远距离恋爱”,或者“高颜值就业趋势”。

闻冬再看一眼冯心悦那短短数字的节目计划,从容地说:“这对夫妇最近在微博上很红,想采访他们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思路撞车了也很正常。”

她顿了顿,把大刘的计划书与她的录音笔放在桌上,“只是我事先也并不知道你有这个计划,所以我和大刘有了想法之后,就立马去做了。周六晚上我们已经做完了采访,整个节目流程也都安排好了。”

“你的意思就是,现在剽窃创意也光明正大?你把节目策划做出来了,就活该我没有节目做了,是吧?”冯心悦咄咄逼人。

大刘倚在靠背上,眉头一皱,“你那个是什么创意啊?随便写个行程计划,几个字就叫做创意了?我们做的策划,除去广告和音乐时间,一共五十三分钟,这五十三分钟有哪一分哪一秒是抄袭你的创意了?你说话注意点儿行不行?”

冯心悦又气势汹汹地反驳了几句,一时间,会议室里陷入了僵持。

闻冬看向小白姐,没有再说话。

小白姐是负责人,也是最终的决定人。

小白姐拿过闻冬的策划书又看了片刻,短暂的沉默之后,她摘下眼镜,“既然是心悦先安排的内容,闻冬,你和大刘就先放一放吧!”

闻冬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冯心悦弯起嘴角,“还是小白姐最公平。”

“不过闻冬和大刘也做了这么多,这些材料先留着吧。心悦做过她的那期节目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再过一段时间,闻冬你再做也行。”

如果有机会的话?

同样的题材在同一个台里做两次……机会有多大?

闻冬捏紧了手。

她还想说什么,冯心悦却开心地拿回了自己的策划书,开始说起自己这周的节目策划。

闻冬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一直等到会议结束,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她和大刘坐在空空荡荡的会议室里。

大刘无精打采地说:“看吧,我就说昨晚是空欢喜,高兴得太早了。”

闻冬顿了顿,猛地从桌上夺过策划书,追出了会议室。

她在十一楼的办公室门口截住了小白姐,气息不稳地说:“我还有话想说!”

小白姐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看着她,“如果是策划书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

“可是——”

“闻冬。”小白姐透过眼镜看着她,“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冯心悦是谁?她有什么特权?你比我更清楚。”

她并不清楚。

她不知道原来只要有个背景强大的父亲,就可以为所欲为,否定别人半个月以来的努力。

职场险恶她早有耳闻,可此刻是真的不甘心。

闻冬急切地解释着:“为了这次节目,我和大刘讨论了整整一周,周六晚上主动加班,去夜市采访了很久。周日一整天,大刘坐在电脑前面没挪过脚步,晚上又和我讨论了将近两个小时,逐字逐句地修改策划——”

“闻冬!”小白姐低声打断了她。

可是闻冬不肯放弃,继续说下去:“我知道冯心悦有很多特权,可是我们努力了这么多,一点机会也不能给我们吗?就因为她那短短几个字的根本算不上策划的策划,我们的努力就全部化为乌有,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公平可言?我——”

“到此为止,闻冬!”这一次,小白姐一字一句打断了她,不再让她继续说下去。

小白姐背过身去,抱着一摞文件夹走进了办公室,头也不回地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你跟我讲公平,我去跟谁讲公平?”

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闻冬回过头,就看见会议室门口的大刘远远地望着她,两只乌青的黑眼圈格外可笑。

但她笑不出来,她只觉得心在往下沉。

大刘对她摇摇头,无精打采地走远了。

闻冬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抱着那摞已经失去意义的采访资料往电梯跑去。失望与不甘沉沉地压在心上,她不服气,却又找不到一个宣泄口。

直到转角处副台长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她又因为奔跑的速度太快,没来得及停住脚,竟然一下子撞上了刚好走出门来的那个人。

手里的资料落了一地。

“你在干什么?跑那么快,不要命了?”副台长的声音威严又生气,却并不是从她的头顶传来,“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啊,孟总监!应该是台里的新人,做事情这么莽莽撞撞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回头我一定好好批评她,让她——”

“没事。”被她撞到的人总算出声了,却并没有责怪她,而是伸头点了点她略微泛红的额头,问了句,“怎么样,撞痛了没?”

孟平深!

又是他!

闻冬没敢看他,只能姿态狼狈地一个劲鞠躬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在走廊上横冲直撞。撞到您,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孟平深正欲说什么,身旁却忽然有人蹲下身来,拾捡那些散落一地的资料。

副台长一脸错愕地跟着弯下腰来捡:“哎呀,程宋你这是在干什么?这些事情让闻……闻什么?”他仔细瞧了一眼闻冬胸前的工作牌,“这些事情让闻冬自己来做就好了啊!你何必——”

“这是什么?”与孟平深和副台长一同走出来的第三个人胆大得很,也没理会副台长在说什么,笑着从手里的一摞资料里抽出一张,然后念了出来,“……也曾经遇到过很多挫折,很多时候想过干脆放弃好了。距离那么遥远,世界上也真没有‘天涯若比邻’这回事,我又在坚持些什么呢?”

这个男人闻冬在走廊上撞见过,但次数加起来也不超过三次。

年纪比她大不了多少,略微上挑的桃花眼天然含笑,嘴角一弯,还会露出两只浅浅的梨涡。

越说越不像话。

被白杨折腾到夜深人静,闻冬终于因为倦意而沉沉睡去。

可是不管前一天失望也好,一时冲动也好,当她第二天醒过来,就开始后悔自己撇下孟平深一个人转身走了。

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面了,好不容易再见面,他关心她,她却因为他不理解她而负气离去。冲动之下,她并没有想过也许这一次才是真正的诀别,也许这一次才是真的再也见不了面了。

闻冬心慌了,大清早穿好大衣,匆匆忙忙地往公司赶。可是电梯里再也没有孟平深微笑着对她说:“早,闻冬。”十一楼的转角处再也没有那个俯身戳戳她泛红的额头,问她痛不痛的人了。

她心急火燎地跑去问小白姐:“昨天从C市来谈合同的那个孟总监住哪间酒店啊?我有事想找他。”

得到的回答却是:“哦,孟总监啊?他昨天下午签好合约就飞回去了。怎么?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很久以后,闻冬才艰难地摇摇头,“没事。”

可是这一次,她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失魂落魄。

因为她的任性,她真的错过了孟平深。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