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完本小说《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夏怡洋欧阳容全文免费阅读

完本小说《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夏怡洋欧阳容全文免费阅读

2020-05-28 07:57:58   编辑:傲芙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的男人。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

    尘北北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小说介绍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的男人。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火爆新书《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由著名作者尘北北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夏怡洋欧阳容,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的男人。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第五章 我不需要傻白甜 免费试读

夏怡洋拿礼物的手尴尬僵在半空,林微更是脸色一白,只有沐艳艳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我的话,你听不懂吗?”欧阳容近一米九的身高又站在台阶上,高高在上,威慑力十足。

夏怡洋敛眉,沉思了三秒,将锦盒递还给林微:“阿姨的心意我领了,这是你奶奶给你的遗物,你还是自己留着比较好。”

“那好吧。”此时的林微脸色惨白,尴尬又委曲,撑不起笑容。

见林微吃蹩,沐艳艳还是很开心的。

“阿容,你也不必这么生气,毕竟,你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前尘往事就忘了吧,省得让外人笑话。”沐艳艳看似在劝和,实则火上浇油。

欧阳容步下台阶,气势逼人,随着他的靠近,沐艳艳嘴角看好戏的笑容渐散,情不自禁后退。

自从欧阳容伤愈出院,就搬到这座阴气森森的古堡来住,平时谁都不见。今天她还是得到了老爷子的允许,才能进来。

他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身上那种凛冽冰寒的气息,若不是从小看着他长大,太熟悉他的身形和容貌,她都要以为他是另一个人了。

欧阳容直笔自沐艳艳身边走过,看都没看她一眼。

一把夺过夏怡洋手上的锦盒,狠狠往地上砸。

林微来不及惊呼,晶莹剔透的翡翠碎了一地,点点残渣,似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夏怡洋也被欧阳容的暴躁吓到,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沐艳艳双手捂住嘴,眼中满满的不可置信。

欧阳容没出事之前和林微已经和平共处了,个性温和的他,总是压抑自己,顾全大局。

可今天他居然摔碎了林微给夏怡洋的见面礼,等于再次和林微宣战。

短短时间,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林微嘴唇颤抖着,泪悬在眼眶,又不敢落下。

委曲,悲伤,难堪......

“姚管家,以后不准闲杂人等上门。”欧阳容转过身去,声音宛如隆冬寒霜。

“是,二少。”姚彩玲听令上前,躬身,对沐艳艳和林微做出“请”的手势。

沐艳艳怒了:“阿容,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你的大伯母,什么时候成了闲杂人等了?”

欧阳容霍然转身,没有烧伤的半边脸线条刚毅,精致绝伦,岑薄的唇微弯,露出冷讥:“我新婚第二天一早你就迫不及待来给新娘一个下马威,这就是你身为大伯母的做派?”

“是老爷子派我来喝媳妇茶的!”沐艳艳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居然敢当众这么对她说话?

“是吗?”欧阳容故意拖长的尾音,沐艳艳的心跟着狂跳:“大伯母,这件事我不想去求证,请你以后三思而后行。”

“你......”沐艳艳气得浑身发抖,连老爷子都不敢这么跟她说话,这个欧阳容真是太放肆了。

“姚管家,送客!”欧阳容霸气下令,掷地有声。

沐艳艳几乎被气得背过气去,太狂妄了,真是太狂妄了。

林微上前扶着沐艳艳,柔声细气地说:“阿容新婚燕尔,不想被人打扰,大嫂,我们回去吧。”

沐艳艳心有不甘,权衡利弊,最终跟着林微离开。

身为欧阳家长媳,沐家的姑奶奶,她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受过这样的气。

欧阳容,这笔帐她记下了!

......

两个不速之客走了,夏怡洋站在原地,看着脚边碎裂的翡翠吊坠,眼中掠过一抹惋惜。

“你很遗憾?”欧阳容嘲讽道。

夏怡洋直视欧阳容漂亮却冰冷的眼睛:“是觉得可惜,做错事的从来都是人,不是物件。何况,这个吊坠意义非凡。”

“呵......”欧阳容冷笑道:“看来,你被后妈虐待得还不够,还有一颗傻白甜的心,我们的协议就作废。”

“欧阳容,你怎么能这样?我并没有对二夫人有任何好感,只是,单纯觉得你拿东西撒气的行为太幼稚了。”夏怡洋双眼澄澈,经过一夜,她已经没了初来的恐惧。

她能理解欧阳容对林微的敌意,她破坏了他们的家庭,逼走了他妈妈。欧阳容恨她,怨她,夏怡洋完全感同身受。

但欧阳容可以不必这么偏激,他可以用另外的方式表达不满。

面具后的眼睛迸出精光,她是第一个敢这么教训他的女人。

欧阳容沉默着一步步逼近夏怡洋,她心底升起慌乱,情不自禁后退。最后,夏怡洋被逼到了沙发边角,退无可退。

欧阳容一手撑着沙发扶手,困住夏怡洋,身上的寒冽丝丝钻入她心肺:“如果你还有一颗圣母心,时不时同情弱者,那么,你趁早滚!我需要的是一个有智慧的助手,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傻白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