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楚易秦羽墨小说无弹窗 狩仙在线看

楚易秦羽墨小说无弹窗 狩仙在线看

2020-05-06 10:04:14   编辑:傲蕾
  • 狩仙 狩仙

    元荒大陆,修士以沟通天地神明,吸纳天地灵气修行,是为真仙!楚易本是大周国中州府小小一书生,偶得周天星辰图,自此修习二十八星宿召唤秘术,北斗七星罡气,以浩然正气冲击人间仙道,狩猎邪仙,最终破碎虚空,遨游...

    半城风沙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狩仙》 小说介绍

元荒大陆,修士以沟通天地神明,吸纳天地灵气修行,是为真仙!楚易本是大周国中州府小小一书生,偶得周天星辰图,自此修习二十八星宿召唤秘术,北斗七星罡气,以浩然正气冲击人间仙道,狩猎邪仙,最终破碎虚空,遨游九天!

狩仙小说主角名为楚易秦羽墨,由半城风沙所著的仙侠小说,目前正在落初连载。全文讲述了元荒大陆,修士以沟通天地神明,吸纳天地灵气修行,是为真仙!楚易本是大周国中州府小小一书生,偶得周天星辰图,自此修习二十八星宿召唤秘术,北斗七星罡气,以浩然正气冲击人间仙道,狩猎邪仙,最终破碎虚空,遨游九天!

《狩仙》 第2章 夺宝 免费试读

吃饱喝足后,楚易又将随身携带的包裹打开,借着驿站大堂微弱的灯光取出一副画卷。

这画卷通体发黄,卷轴两端用红木所制,细细一摸画卷,感觉有点像是丝绸,但楚易捧着,却觉得沉甸甸的,厚实无比。

更神奇的是,楚易包裹里大部分衣服物品都被雨水打湿了,但却唯有这幅画卷,没有一丝湿痕,显得十分奇特。

展开卷轴,入眼处,便见丝绸质地的画卷页首刻着四个大字“周天星辰”。

说来话长,这幅画卷,是楚易三年前初入白鹿书院时所得。当时白鹿书院的秦羽墨院长正在视察白鹿书院,楚易呢,则在进行着他人生的第一次逃课。然后,两个人就这么碰巧的在白鹿书院的后山碰着了。

见面时,秦羽墨院长手捧楚易手上的这幅画卷,正准备从后山悬崖边往外一扔。他口中轻轻念叨着,楚易至今还记得这位大周国国师,当世仅存的宗师,脸上那落寞的神情。

而楚易呢,当时他只有十三岁,看到一个老头子站在悬崖边,还以为对方要跳崖呢。于是楚易急急大声一句:“不争,元气不伤;不畏,慧目闪光;不怒,百神和畅;不忧,心底清凉;不求,不卑不亢;不执,可圆可方;不贪,富贵安康;不苟,自有主张。”

也就是这一句话,吸引了秦羽墨的注意力。

然后,楚易踏前一步,行弟子礼道:“前辈安好。古人常言蝼蚁尚且偷生,前辈有何心事,竟想到跳崖自毁,如此这般,又岂非我读书人所为?”

秦羽墨精光闪烁,他没想到楚易会出现在这,更说出了这番话来。掐指一算后,秦羽墨突然放声大笑道:“好,好好啊。我秦羽墨算尽天机,以为可以得悟大道,没想到反而不如一小小稚童,也罢,也罢。”

“此图名为周天星辰,我参悟半生,却毫无进展。如此,说明此物与我无缘。”

说完,秦羽墨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楚易,然后潇洒的一甩左手,将手中画卷刷得扔下了悬崖,大步一踏,瞬间消失在楚易视线中。

秦羽墨一走,楚易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细细一思索,这才想起那老头子脸怎么有点面熟,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后面楚易才想起对方好似说过秦羽墨这三个字,而秦羽墨,不正是白鹿书院的院长?

顿时,楚易就有点哭笑不得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在院长面前训诫,心里有点忐忑不安的时候,眼睛不经意间一瞄悬崖,整个人刹那间呆住了。

先前那一副被院长丢弃的画卷,就这样在清风相送的情况下,慢慢从悬崖底飘了上来,然后缓缓落在了楚易面前。

一道奇异的光芒包裹着画卷,好似神仙宝贝。

秦羽墨乃当代宗师,他丢弃的东西,想必就是垃圾,也算不凡吧?

楚易呆住了,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整个人懵了一会后,仿佛做贼似的迅速将地上那副画卷抄起,然后一把塞进怀里大步向着山下迈去。

从那以后,楚易不管走到哪儿,都会带着这幅名为“周天星辰”的画卷,他几年来细细研究过,却从未发现过任何玄机。

这回,在驿站大堂上吃饱喝足后,楚易闲来无事,便也像着往前一样,将画卷取了出来,准备再次好好研究下,看看这令院长秦羽墨纠结了半生的画卷,到底有何玄妙。

过了一会,当楚易正细细琢磨着画卷的玄机时,另一边那十来名军士待着的地方,其中一名男子不经意扫了眼楚易这个方向一眼。下一秒,对方身上的气势瞬间一变,脸上露出一道贪婪的神情来。

“嘿,那书生,快把手中东西交出了。”一声轻喝,那名军爷跨过几张桌子,如魅影般出现在楚易面前。

楚易被对方一惊,抬起头一看,便见之前在古道上羞辱过自己的那名铁甲骑士一脸冷笑,他的样子就像是豺狼,狠狠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画卷。

“凭什么?这画卷是我的。”楚易心道不好,这画卷被他收藏已久,加上之前见识过画卷的玄妙,此时自然不会轻易舍弃。

“哈哈。军爷我说是我的,就是大爷的。”那铁甲军爷本身乃是大周国铁甲军一名罡斗士,师从帝国龙虎门,眼力不凡,刚才一瞥之下,竟然让他发现了楚易手中那副画卷竟然隐隐散发着一道紫气灵华,显然是一件不凡宝贝。

元荒大陆自古以来,凡人修行便早早存在,这军士修炼的乃是罡气术法,与一般的魂念师,灵语者不同。罡斗士修行,全凭体内灵气仰仗。灵气的修行,除了借助自身修炼,丹药之外,另外最基本的法则,就是依靠灵宝作为媒介,吸收天地灵气。

很明显,不管楚易手中的画卷是何物,能够散发出灵气芳华的物品,必是一件灵宝。

“哈哈,臭小子,知道大爷我是谁吗?大爷我乃帝国铁甲军第三营旗令,官从正五品羽林卫将。大爷我要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拿来则罢,否则,要你小命不保。”那铁甲汉子冷冷说道,同时抽出自己的佩剑对准了楚易。

惊,怒,急。

一滴冷汗从楚易额头滴下,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风波,他心里就是一阵紧张和愤怒。

该死,这家伙,竟如此霸道无礼。常听铁甲军卫国公宽厚仁义,怎的他手下竟如此野蛮横行。糟糕,他拔剑了。这……这该如何是好。

楚易心里素质就算再好,但也不过一文弱书生,面对常年刀头舔血之辈的铁甲军士,没有第一时间吓得瘫倒在地,就已经算是异于常人了。

那旗令看见楚易脸色一阵惨白,就知道对方不过一区区平民,冷笑一声后,大手一扬,就朝楚易手中紧紧抱住的画卷抓起。

啊。

楚易轻叱一声,双手抱着画卷一蹲,然后就是一声大喝:“你别乱来,我是白鹿书院的院生,秦羽墨是我的师长。”

到了这个时候,楚易也知对方不好对付,唯有抬出院长的名头,看看能不能吓住对方。毕竟秦院长,除了是白鹿书院的院长外,另外一个身份,还是帝国灵语,罡斗双系宗师。

那旗令听得秦羽墨的名头,手下功夫稍微一顿,心里倒是有点畏惧秦院长的威名。不过随即,他一名手下大喊道:“旗令,杀了那小子,再将这驿站所有人杀掉,又有谁知道这书生的死活。”

说完,那十来名军士就立马动手起来,一时间,刀光剑影,就连那吓得躲到后厨的驿站掌柜,也被一名军士拖了出来,硬生生劈了几刀毙命而亡。

暴徒,凶徒啊。

驿站内一阵鸡飞狗跳,血流遍地,楚易眼睁睁看着众人因为自己而惹来重祸,只觉脑海里轰的一下剧痛,整个人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就是一下扑了出来,朝那名旗令狠狠咒骂道:“你个暴徒,生儿子没**,去死。给我去死。”

一边怒吼着,楚易就是乱拳轰出,只是他这几招下三滥功夫,哪里是那罡斗士的对手。旗令罡斗士嘴角划过一道弧笑,双手微微扬起,口中轻轻念出一道咒语,顿时双拳散发出火焰,猛的化为一道火龙朝楚易轰了过来。

呼哧呼哧……楚易大口喘着气,眼见那火龙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整个人吓得到处乱窜。最后被逼急了,干脆举起画卷挡在自己身前。

楚易这下也是破罐子破摔,宁愿画卷被毁去也不肯让对方得去。那旗令一见楚易如此冥顽不灵,气的怒吼一声,在千钧一发之际收回火龙,然后反手挥出长剑,对准楚易狠狠刺来。

“小子,给我去死。”旗令大喝一声,脸上充斥着狰狞的笑容。

楚易只觉一道剑光划过,周围的一切好像变得缓慢无比,在那诡异的一瞬间,对方的长剑迅速透过画卷正正实实的刺入楚易胸前。

痛!

伴随着旗令干净利落的拔剑而出,下一秒,楚易胸前血洞刷得飞溅出一大片鲜血,瞬间染红了楚易捧在手心的画卷。

哈哈。这一刻,旗令罡斗士得意万分,在他眼中,杀这个书生就像是杀只蚂蚁那般简单,谁让他是帝国尊贵的罡斗士呢。

死了……就这么结束了吗?

楚易直直立在当场,低头一看自己胸前的血洞不停往外冒着鲜血,在看了一眼手中紧紧抓住的周天星辰画卷,脸上露出挣扎着露出一道不甘的表情。

不甘心啊,我怎么能……怎么能就这样死去。

啊……啊。

极度痛苦的袭击下,楚易几乎是费劲了最后一丝力气大吼一声,双眼通红的冷冷瞪着那名向自己挥剑的旗令,他心里面发誓,如有来世,一定要杀了这家伙报仇。

别了……所有的一切,永别了。

楚易眼皮越来越沉重,体内的鲜血几乎都流光了,将他手中的画卷染得通红通红的,也就是在那瞬间,在楚易眼前一黑,失去意识的时候,画卷开始缓缓发出七彩光芒。

哈哈……哈哈,果然是宝贝,是灵宝啊。

那罡斗士瞧着这奇特一幕,心里被狂喜充斥着,只是他没注意道,那画卷散发出的庞大灵气芳华,竟然尽数涌入楚易体内,似乎在弥补着楚易的生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