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男女主角是沈凡姚丽的小说 龙腾荒野在线看

男女主角是沈凡姚丽的小说 龙腾荒野在线看

2020-04-05 16:56:13   编辑:亦玉
  • 龙腾荒野 龙腾荒野

    一个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的世界,可以说是一个乱了套的世界。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在异世由于对神的绝对尊严提出质疑,遍遭打击。尽管屡遇不幸。但他从未屈服,放弃。一次次的失败,朋友亲人的离去让他意识到,只有拥...

    山脚下的土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龙腾荒野》 小说介绍

一个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的世界,可以说是一个乱了套的世界。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在异世由于对神的绝对尊严提出质疑,遍遭打击。尽管屡遇不幸。但他从未屈服,放弃。一次次的失败,朋友亲人的离去让他意识到,只有拥有和对方匹敌的实力,才有和对方平等对话的资格。

《龙腾荒野》是最近很火的玄幻仙侠小说,作者是有名的网络作者山脚下的土,主要角色有沈凡姚丽,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前励志后苏爽,非常的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一个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的世界,可以说是一个乱了套的世界。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在异世由于对神的绝对尊严提出质疑,遍遭打击。尽管屡遇不幸。但他从未屈服,放弃。一次次的失败,朋友亲人的离去让他意识到,只有拥有和对方匹敌的实力,才有和对方平等对话的资格。

《龙腾荒野》 第十五章 迷雾重重 免费试读

  轩辕剑痕见人们仍未从巨大的惊讶中反应过来,眼睛一转:“让我们再次感谢希望之城的守护神刑天大人的恩赐。”圣洁的光芒再次从天空洒下众人,它驱散了人们的疲劳感,抚平人们紧绷的神经。这才是神的赐福,人人群情激动,个个欢呼雀跃。











  望着台下兴奋不已的人们,轩辕剑痕喊道,"作为希望之城的城主,我首先感谢大家对这场大赛的关心,他们的比赛精不精彩?“”精彩。”











  你们是否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是,是。”











  “那么,下面就由我和三大***为大家表演一番,好不好?”轩辕剑痕此举明显是要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林放的身上转移开来。他掉头说道,“葛大哥,你看怎么样?”。











  葛通阴沉着脸,看看群情激奋的人们,半响叹口气,“好吧,石宽,我们好久未切磋过了吧?”。











  “葛大哥能指教我,我太荣幸了。”石宽兴奋地说道。











  轩辕剑痕无奈之下只好看看贾鲁:“贾***,好像就剩你我二人了,要不....”











  “城主吩咐,敢不从命。”贾鲁淡淡地说,轩辕剑痕眉头微皱。











  那边,葛通和石宽已经开始了。由金黄色星辰之力幻化而成的金黄色战甲证明他们都是拥有天阶实力的高手。天阶高手和地阶强者间的实力差距非常大,不说别的,葛通和石宽往那一站,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朝四周扩散而去。











  “石宽,我们开始吧。”葛通淡淡说道。“嗯。”石宽点头。











  “网罗天下。”与孟晓琳的天罗地网不同,前者大多是虚招,而葛通由于星辰之力的强大,他的战技可不是用来吓人的。无数的金色光线纵横交错,阡陌横行。那简直是一张巨大的毫无疏漏的金色天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面对如此一张天网,石宽该怎么办呢。











  石宽非常淡定,“至强一击。”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出现。石宽的招式也很简单,简简单单的一拳,普普通通的一拳。但这极简单的一拳却包裹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种不灭对手誓不还的霸气。出拳无悔,这才是石宽追求的境界。











  金色的光芒带着无比的自信迎上了巨网,希望撕烂它。两股巨力重重地碰到一起,光芒四溅,轰鸣阵阵。人阶勇者,地阶强者,可能战技的优劣对胜负起着很大的作用。可一旦到了天阶以上,战技的作用已不再那么明显,胜负的关键更多的是由双方星辰之力的强弱所决定的。











  很明显,葛通的星辰之力要比石宽强一些,那道金色光芒最终还是未能冲破巨网的束缚。金色的巨网瞬间就吞了它的猎物,然后又把注意力重新放在石宽身上。石宽踉跄后退,苦笑:“还是比不过葛大哥你呀。”。这边,轩辕剑痕盯着贾鲁,“可以开始了吧,贾***?”











  贾鲁不答话,金色的星辰之力疯狂闪烁,华美金色战甲再现,又一个天阶高手。轩辕剑痕却没有幻化出自己的战甲,他向贾鲁勾勾手:”来吧。"。











  这种□裸的藐视,让一向荣辱不惊的贾鲁也有些怒了,“城主,你也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得给你吃点苦头,名动天下。"天地突然变得阴暗起来,闷雷阵阵。金黄色的星辰之力化作一股磅礴巨力向轩辕剑痕压去。。战技亦非常普通,但普通的战技却隐隐含有一种傲视天下的霸气。在这种气势下,普通的人面色苍白,能站着就很勉强了。











  巨大的力量完完整整击在轩辕剑痕的身上,爆裂开来。正在为对手的无作为而感到纳闷的贾鲁突然一怔,下腹传来一阵剧痛。











  贾鲁,石宽的战技都非常简单。石宽追求的是气势,一往无前的气势。贾鲁追求的是霸气,傲视天下的霸气。











  但轩辕剑痕的攻击和他们比起来,更加简单。旁观者看得非常清楚,轩辕剑痕就是给了贾鲁的小腹一拳,非常直白的一拳。可这一拳所表现出来的速度就连天阶高手葛通和石宽也要张大嘴巴。“太快了,肉眼几乎跟不上。”这是两人心里共同的念头。











  在这拳威力的面前,贾鲁的战甲连一点防护作用也没有起到。“这种速度,这种彻底无视战甲防护的攻击力,天阶高手根本不可能拥有,除非传说中的圣阶霸者...”贾鲁没有想完就昏过去了。











  轩辕剑痕身上流动的紫金色星辰之力让台下群情激奋。“好像是传说中的圣阶,城主已成为传说中的圣阶霸者。”一个见多识广的人喊道。人们疯狂了,这样的城主才是希望之城的守护者,才是他们的偶像。传说中的圣阶霸者终于出现了,放眼天隐大陆,从此谁还敢再找希望之城的麻烦?渴望平静生活的人们热泪盈眶。。











  在这种境况下,自然没有人注意到早已昏厥过去的可怜的贾鲁。葛通和石宽也被轩辕剑痕的表现震惊了,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贾仁走了,不声不响地走了。他悄悄地带走了自己的父亲。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那个可怜朋友,也顺便带走了沈凡的尸体。











  三天了,贾鲁还未醒来。焦急的贾仁曾找过好几个大夫,都说没有事。贾仁想去找轩辕剑痕问个究竟,但却被忠诚的老家仆拦了下来。忠叔,是看着贾仁长大的,虽说是家仆,可贾鲁一直把他当做亲兄弟来对待,他也是贾仁非常尊敬的人。











  “不许去。”忠叔说道。











  “那怎么办?”。











  “等。”。











  贾仁不敢违抗,只有默默祈祷。











  也许是贾仁的诚意感动了上天,到了第七天。贾鲁终于睁开了眼睛。“你醒了,父亲。”“你醒了,贾大哥。”两人十分欢喜,心头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











  “城主下手太狠了,我去找他要一个说法。”贾仁转身就要走。











  “混帐东西,怎可这样对城主不敬?”贾鲁大喝,“跪下。”











  贾仁愣了,自从他记事以来,父亲从未用这样的口气对他说话,在贾仁印像中,父亲总是那么的和蔼,慈祥。即使他犯了错,父亲也从未打骂过他,总是和风细雨地对他进行教育。父亲在他心目中总是那么的高大完美,可今天为何,父亲却如何大发雷霆?











  贾鲁看贾仁一动不动,勃然大怒,一记耳光甩来,‘啪’的一声,贾仁和忠叔都愣了。贾仁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空气凝滞了。还是忠叔先反应过来,“老爷刚醒过来,脾气自然不太好,少爷,你就不要给他添气了,还不快出去。老爷,我...”











  “你也滚。”贾鲁丝毫不给忠叔面子,忠叔也尴尬地退下了。











  两人默默无语,朝屋外走去。沉闷了许久,贾仁终于忍不住了。“父亲这是怎么了?我以前从未看到他有这样大的脾气。这一切都是父亲被城主打伤后才有,我得去问一下城主。”











  “不许去,老爷吩咐过我,尽量让你不要与轩辕家的人接触,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实在不能躲,不能避时,就让。这十几年你不一直在做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轩辕一家人面前忍气吞声?看到林放的狂妄样子,我好想揍他一顿。”贾仁脑中浮现了林放的那张嚣张的脸。











  “希望之城四大***为什么只有三个?你知道还有一个到哪去了吗?”忠叔问道。











  “好像隐隐约约说他是希望之城的叛徒。”。











  “十几年前的那场叛乱,希望之城死了不少人,而轩辕城主的妻子,也就是在那场动乱中死去的。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那个人,原来希望之城的四大***之一。““那位叛徒叫什么名字?”沉默了一会,贾仁问道。











  “冷寒天。当年的那场浩劫声势非常之大。但最后还是在轩辕剑痕的力挽狂澜之下被平息了,叛乱之后的希望之城满目苍夷,又是轩辕剑痕费尽大量的精力物力才使之逐渐恢复,也因为那次变故,轩辕剑痕的声望才到今天的巅峰。”。











  “老爷从那场战役回来后说,轩辕剑痕所展示的力量太可怕了,已超过人类的极限了。恐怕希望之城已没有他的对手了?”。











  想想轩辕剑痕在比武大赛上所展示的力量,贾仁也动容了:“这也许是神的眷顾吧。”











  “还有,老爷和冷寒天是知交好友,我也和冷寒天有过几面之缘,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谦谦君子。他叛乱,不要说老爷,连我也没想到。”











  “这就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贾仁哼道。











  “住口,眼睛会欺骗你,耳朵也会欺骗你,任何人都会欺骗你,唯一不会欺骗你的只有你自己。”忠叔斥道。“老爷回来后,沉默了良久才发出一声长叹,轩辕城主变了。也就从那件事后,轩辕剑痕和你父亲的关系变得平淡,你父亲也就是从那时起,吩咐你见到轩辕家的人都要退避三舍。本来我不想告诉你这些的,但老爷性情大变,我怕你乱来。贾仁,你也大了,也该让你知道一些东西了。”











  “是这样呀。”贾仁若有所思。











  “喂,已七天了。你忘了沈凡了吗死者入土为安,你和沈凡朋友一场,快到城外找一个好地方把他埋了。虽说拥有了地阶战士的实力可以自由出入希望之城,但外面实在太危险,不要走远啊。”











  “要不是忠叔你提醒,我把这事给忘了。”贾仁一拍脑袋。











  希望城外,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那个微微隆起的土包就是沈凡最后的归宿。贾仁屹立在沈凡的墓碑前,“沈兄弟,你我虽认识时间不长,但我一直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可短短几月,你我却阴阳两隔,真是造化弄人,照化弄人呀。沈兄弟,再告诉你一件事,自从武技交流赛结束之后,我父亲也脾气大变了。











  现在的我心里真的很乱,我该怎么办?”贾仁一屁股座了下来。











  夕阳西斜,倦鸟还巢。天地也开始变的安宁起来,只有不知疲倦的寒风仍在悲鸣。贾仁缓缓站起身来:“沈兄弟,我也该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再来看你的。”











  心乱如麻的贾仁掉头便走,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七天了,为什么,沈凡的尸体却一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











  贾仁漫无目的地走着,孤独地前行着。“朋友,去哪呀?”一个粗犷的声音叫道。











  贾仁抬头一看,糟了,这不是回希望之城的道路,由于自己的心不在焉,此时不知走到哪了。不过这也难怪,自从有了希望之城以来,城内的人很少出来,不小心点还真会迷路。











  “这位朋友,你有什么事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