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麻子鸡鸡艾小说阅读全文 盗墓之鬼灭灯在线免费阅读

麻子鸡鸡艾小说阅读全文 盗墓之鬼灭灯在线免费阅读

2020-04-04 18:31:20   编辑:晓云
  • 盗墓之鬼灭灯 盗墓之鬼灭灯

    凡是盗墓者,进了墓穴,必定点上一根蜡烛,别称“鬼吹灯。”我从英国留学回来无所事事,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份属于自己想要的工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几个久经盗墓的土夫子,几经周折,我跟他们去了。却没有想到碰到一...

    老九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盗墓之鬼灭灯》 小说介绍

凡是盗墓者,进了墓穴,必定点上一根蜡烛,别称“鬼吹灯。”我从英国留学回来无所事事,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份属于自己想要的工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几个久经盗墓的土夫子,几经周折,我跟他们去了。却没有想到碰到一个黑毛的大粽子,还碰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

小说角色名是麻子鸡鸡艾的名称为《盗墓之鬼灭灯》,这本书是作者老九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凡是盗墓者,进了墓穴,必定点上一根蜡烛,别称“鬼吹灯。”我从英国留学回来无所事事,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份属于自己想要的工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几个久经盗墓的土夫子,几经周折,我跟他们去了。​却没有想到碰到一个黑毛的大粽子,还碰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

《盗墓之鬼灭灯》 第18章: 鬼手 免费试读

我转了一会儿便回到原地。见他们都醒了,我便让他们也瞧瞧这个奇怪的小洞。



露露揉揉疲惫的双眼,说道:“可能是天然形成的,不要大惊小怪。”



我四下凝望了一番,便对他们说:“如果我们被困在这里,四周都是绝路,唯一能想到办法的便是这个洞!”



“你们看四周差不多七八丈高,我们又不会轻功,即便是这个小洞有作用,绳子也扔不到那么高吧,我们怎么出去?”牙子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



几人都是垂头丧气,彭玉则独自拿着龙珠在手里把玩,她突然说:“会不会跟龙珠有关?我们将龙珠放进去试试。”



我走过去接过龙珠跟小洞一番比较。远远看去,洞口的大小跟跟龙珠的大小相差不大。我突然觉得有了希望,不过希望在瞬间便已消失,自从在湖底被粽子抓伤后,这腿上已经很不得力,这下很难再爬上去。



露露的腿脚也不是很灵便,不能再让她去冒险,这一下还真犯难了。



我长长叹了一声:“没有用的,没人能够上去!”



“我试试看!”有人微微说了一句。



我一看是彭玉,便问:“你行不行?这么高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的话刚问完,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她能干这些事情?



“你就是看不起我。”彭玉掘了掘小嘴,她说完穿上登山靴,手里两把登山镐上下翻动,向上爬了上去。



她的动作非常的利索,人上下浮动,一会儿便爬到小洞处。



当她刚把龙珠放进去的时候,整个地面开始动起来,我大声喊道:“丫头,快把龙珠拿下来。”



彭玉将龙珠扔给我,几个纵跃便回到我的身边,我惊讶道:“你会的东西还挺多的嘛,会这一手,我怎么不知道?”



“我会的东西肯定多,现在可不能告诉你!”彭玉俏脸一红,随即转过头去。



我捏着她的鼻子问:“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真坏”彭玉羞得一脸通红。



我们所在的墓地群逐渐上升,几人左右摇晃着,我大声喊道:“大家站到中间来,手拉着手,谨防摔倒。”



在墓地上升过程中,我也明白了这颗龙珠的作用,原来龙珠就是开启机关的钥匙。如果我们没有将龙珠拿到手,也就只有在这里安息了!



墓地停止了摇动,我看到湖边的停船,掩不住内心的一阵激动。伸手将彭玉抱了起来,大声呼道:“我们出来了!”



“哥,这里这么多人,得注意形象,要跟嫂子亲热也得等我们不在的时候吧!”露露在一旁不停的直笑。



眼前的停船,蓝色的湖水,碧绿的青山,久违的新鲜空气。



我们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哈哈大笑!乱蓬的头发,满脸的污垢,肮脏的衣服,都不能阻挡我们开心的喜悦。



牙子发动发动机,我们离开了这个奇特的湖心岛屿,回到了酒店,服务员见我们狼狈不堪,便问:“几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牙子大袖一挥,说道:“有,快给我找个小姐来。”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牙子还在抱怨她们的服务质量差。



一边走过来一个小工,他问:“老师,你们去岛上干啥子?”



“不干啥子,去耍!岛上有宝贝,你们各人去找嘛!”牙子咧嘴一笑。



小工问:“真的还是假的哟?”



牙子冷笑一声:“嘿,我骗你干啥子,保管你是有去无回。”



“切……”小工叼着烟散了。



我们回到了蓉城。这天,我在公司忙着处理一些事情,接到文物贩子老五的电话,他说是有一个朋友需要救济一下。



我当下也不好将他得罪,只好客气地答应:“五哥的朋友又不是什么外人,自来便是了,何谈救济二字?”



老五在电话里发出一阵轻笑:“那就这么着,改天有时间一起坐坐!”



他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老五是典型的两面性人物,平常表面在金融界来往,暗地里却在倒卖文物。我跟他也只不过有几面之缘,只知道人称“五哥!”这些人都不愿意以真名示人。至于他姓甚名谁,我也不清楚,我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此。



下午半天,我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自称姓薛叫薛城,心想他应该就是老五的朋友。



公司外面一阵骚动。我打开门一看,一位约五十出头的中年人,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中山装。



他弯着有些发福的腰站在大门口,一头肮脏的散发,高高的鼻梁,凸起的颧骨,一双带有血丝的睡眼,胡子似乎都几个月没有刮了。



瞧他这模样竟跟非洲的难民没什么区别,难怪保安不让他进来。我心下一阵冰凉,便把他迎了进来,可又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您是五哥的朋友薛城?”



“刘老板好,谢谢收留!”中年男人微微一弯腰。



他伸出手要同我握手,我见他的手指特别的细长。一双老手比较肮脏,我迟疑了一下。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意思,随即将手缩了回去。在办公室里给他泡了杯茶,心里却是很纳闷:“这个老五真是人才,手下什么人都有!”



我不好意思的问:“薛老师怎么沦落到如此田地?”



“不瞒刘老板说,我就是一个土夫子,日前在陕西盗墓犯事,差点被抓住,一路流浪到此。”薛城不住叹气。



我心里一阵凉意,又看了看他的手。他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微微一笑:“老夫不成器,生了这双不干净的手,江湖上的朋友送了个外号“鬼手””



我听他自称“鬼手”,肯定有一些过人的本事,说不定我们河南商丘之行能帮上我们的大忙!



我急忙客气道:“老师严重了,既然来了就安心的住下,老师是五哥的朋友就是我刘某的朋友,不必多礼!”



我当即叫彭玉到账上支了一万块拿给薛城,彭玉见拿钱给一个陌生人有点不高兴,悄声问:“这是啥人,怎么拿一万给他?”



“一个朋友,得罪不得。”我起身给他散了一支香烟,便说:“老师如果没事干就来我们公司帮点小忙,我天天都在,没事可以找老师聊聊天。”



“承蒙刘老板救济,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老师严重了!如老师不嫌弃就叫我“子强”吧!”



“一路过来,没有一个朋友愿意救济我,幸得有你救济。”鬼手暗自叹息。



我给鬼手接了风又安排他住下。



次日一早,我同往常一样早早的前往公司。



鬼手已经站在公司的大门外等候。但见我的到来,他弯腰给我打了声招呼:“子强,这么早?”



我看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似的,理了发,修了面。一副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模样,梳着三七分,脸上不时的爬满了皱纹,透着一股成年男人的成熟感。但见到他如此礼数,便问:“老师早,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睡不着了,早点来公司转转,看看有什么能够帮上忙的!”



我俩一路走进到公司,通过我们谈话我逐渐了解到鬼手这个人。



他原本是陕西咸阳人,早年为了生存,没办法跟父辈学了盗墓掘坟这个行当。早在十年前他便退出了江湖,靠给别人打点零工勉强维持生计。现在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已经成年但是不懂事,经常在外面赌博,已经将他的家底输了个精光。所以这次他又重踏旧路。不想第一单都还没有做成,差点就被有关部门给逮住。



“老师,我们最近准备去河南的商丘寻找一件东西,不知道老师有没有兴趣?”我想探探他的口气,实则是想让他帮忙。



“河南的商丘那不是一个古城么?”鬼手稍稍有些迟疑。



“是的,我们正准备去寻找这件东西,但是现在缺少人手,如果老师愿意,事后我定当重谢!”



鬼手思量了一会儿便答应了:“行,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