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神羽剑客行章节目录 风世羽郭子浩结局免费看

神羽剑客行章节目录 风世羽郭子浩结局免费看

2020-03-24 14:56:47   编辑:诗丝
  • 神羽剑客行 神羽剑客行

    北宋年间,有魔教之称的玄天教勾结辽国为祸中原,中原武林岌岌可危!就在这时,一名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少年被一头龙送了回来。从此,这位少年力挽狂澜,在江湖中铸就了疾风剑神的不败传说…&helli...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神羽剑客行》 小说介绍

北宋年间,有魔教之称的玄天教勾结辽国为祸中原,中原武林岌岌可危!就在这时,一名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少年被一头龙送了回来。从此,这位少年力挽狂澜,在江湖中铸就了疾风剑神的不败传说……

《神羽剑客行》中主要人物有风世羽郭子浩,是佚名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武侠小说,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北宋年间,有魔教之称的玄天教勾结辽国为祸中原,中原武林岌岌可危!就在这时,一名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少年被一头龙送了回来。从此,这位少年力挽狂澜,在江湖中铸就了疾风剑神的不败传说……

《神羽剑客行》 第9章 武林奇书 免费试读

转眼间,风世羽留在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每天早上他都和厉清影一起出去乞讨,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虽然有时候风世羽会觉得乞讨有些伤自尊,但是一想到北丐洪七公他也就释怀了。只不过每当这时,他又在疑惑,这北丐洪七公是谁,自己怎么会知道这个人的?

这一个月下来,厉清影已经将风世羽那点少林功夫学了个七七八八了,只不过缺了点火候。若是能坚持练个一年半载,以后再遇到像张老四那几个一样的坏蛋,也能打得他们哭爹喊娘了。只是没想到,厉清影也是一个练武的奇才。

这天午后,两个人提前收工回家。今天生意很不错,才半天的时间就讨到了不少铜钱,还有人给了他们几馒头,连中午的饭钱都省了。

于是两人一商量,干脆就休息半天,早点收工回破庙了。回到破庙之后,两人就把一上午的所有收获都拿出来,放到了地上。

“风大哥,咱们今天上午的收获不错啊,一共有四十三文钱呢!”厉清影细细的数了两遍之后,一脸欣喜的说道。

“是啊,好久都没有讨到这么多铜钱了。要不,等会我们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风世羽笑着问道。

厉清影想了想,一脸迟疑,摇头道:“今天李大婶不是给了我们几个馒头吗?还是不要乱花钱了,这钱应该存起来。”

风世羽无奈的摇摇头,道:“好吧,一切都依你。”说完,就让厉清影将铜钱都收了起来。

自从爹娘去世之后,厉清影就把钱看得比性命还重要,想让她掏点钱出来用真是比登天还难。

砰!

突然一道破门声响起,破庙禁闭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两人吓了一跳,急忙看过去,就发现一个上半身满是血迹的人神色匆匆的冲了进来。

那人不仅满身鲜血,而且脸色苍白,一脸的惊慌失措。他进来之后,看到庙里有两个小乞丐目光呆滞的盯着他,也将他吓了一大跳。

待看清楚庙里只有两个小乞丐,他松了一口气,反手将大门重新关上,然后走到两人身边,低声道:“两位小兄弟,在下遭到坏人追杀,误闯到了这里,还请见谅。希望两位小兄弟帮在下一个忙,如果追杀在下的坏人追到了这里,请两位帮忙遮掩一下,在下必有重谢。”

说着,那人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摆在两人面前,同时一脸希冀的望着风世羽和厉清影。

两人眼前一亮,尤其是厉清影,差点就流口水了。这锭银子足有二十两那么多,真是到手那可是两千多个铜钱的巨款啊!

于是,厉清影想也不想就立刻点了点头,眼睛里面都放光了。风世羽看着她,也跟着点头同意。

“多谢了!”那人大喜,将银子递给了厉清影,跟着身形一闪,躲到了那尊破旧的土地公神像的后面,仔细的藏了起来。

轰!

不一会儿,刚刚被关上的庙门突然就被轰开了,四分五裂的门板甩得到处都是,其中一块非得老远,刚好落到了风世羽和厉清影的脚边,吓得两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两人惊魂不定的望着门口,一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带着四个提着大刀的壮汉迈步走了进来。那彪形大汉的手上也提着一把金丝大环刀,刀刃上还沾着血迹,看上去十分的瘆人。

彪形大汉进门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吓得惊慌失措的两人,突然咧嘴一笑,大声叫道:“哟,没想到这庙里还有人啊,那正好了!”

虽然他脸上满是笑容,但是落在风世羽和厉清影的眼里,那副笑容就像是一头恶狼发现猎物一般的喜悦。顿时,两人汗毛都竖起来了,厉清影忍不住瑟瑟发抖。

风世羽紧紧地搂着厉清影,故作镇定的问道:“请问这位大爷,到这么个破地方来有什么事吗?”

彪形大汉嘿嘿一声,说道:“没什么,本大爷在追一个偷了大爷东西的蟊贼。那蟊贼好像是跑到这庙里来了,所以就来看看。你们两个有没有见到那个蟊贼躲进来啊?”

厉清影摸到怀里那锭银子,心里安定了一下,说道:“没……没看见……”

大汉玩味一笑,眼神中有一丝戏谑,问道:“真的没看见?”

风世羽陡然一惊,急忙阻止了厉清影,赔笑道:“大爷,你别见怪,我这同伴吓糊涂了。其实我们看见了,是不是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子,满身都是鲜血啊?他的确到庙里来过!”

“噢,那他人呢?”大汉又问道。

“他进来之后,四周看了一圈,就从那边的窗户跳了出去。”说着,风世羽指着破庙左边那扇破烂不堪的窗户。

大汉瞟了那窗户一眼,脸上笑容瞬间消失无踪,眼眸之中凶光闪现,怒斥道:“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欺瞒本大爷,真是该死!”

说着,身形猛然前冲,两只大手一把就抓住两人的衣领,手上劲力一吐,两人就飞了出去,撞到柱子上面,再落到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大汉嘿嘿一笑,走到风世羽身边,一脚踩到他的胸口上。顿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风世羽感觉自己的骨头似乎都要碎了,断断续续的问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你们欺骗本大爷,就是该死!”大汉脸色森然,体内一股真气直冲脚底,这就准备一脚结果了风世羽的性命。

厉清影吓得花容失色,惊叫道:“我们……我们没有骗你啊!”

“哼,你们当本大爷是白痴不成?”大汉收回了力道,怒斥道,“地上有几滴鲜血一直滴到了神像的后面,有人就藏在了神像后面!”

“是不是啊,姚百胜?”大汉说着,目光落到了土地公的神像上面,漫不经心的叫道。

“王兆丰,你果然厉害,这么一点细枝末节的东西也能发现到。”神像后面,姚百胜赞叹了一声,捂着胸口慢慢的走了出来,望向王兆丰的眼神之中满是愤恨。

“哈哈,多谢你的夸奖了。不过没用,你还是要死的。”王兆丰摇头道。

姚百胜慢慢地往前走了两步,看着躺在地上的厉清影和被王兆丰踩在脚下的风世羽,怒斥道:“王兆丰,你枉自为长安帮的前辈高人,竟然对两个不会武功的小乞丐下如此狠手!”

“长安帮?中原三帮之一的长安帮吗?江湖中的顶尖门派吗?”风世羽心中一动,望向王兆丰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怨恨。

王兆丰将他的眼神看在眼里,不屑的笑了笑,脚下微微用力,一股钻心的剧痛顿时让他脸色都白了。

“这两个混账竟然敢蒙骗本大爷,这就是他们应得的下场!”王兆丰说着,脸上显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姚百胜顿时仰天大笑,只是笑容之中多了一丝悲愤:“好,果然不愧为中原三帮之一的长安帮啊,武林正道的翘楚啊!原来就是这幅模样!”

王兆丰摇了摇头,沉声道:“好了,别在废话了,你已经无路可逃了。立刻交出《鸿云秘典》,本大爷给你一个痛快!”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种本事了!”姚百胜大喝一声,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然,脚步一蹬,奔着王兆丰猛然冲了过来。

王兆丰不屑的笑道:“既然想找死,本大爷就成全你!”说着,踩着风世羽的脚终于松开了,手中金丝大环刀猛地一扬,迎着姚百胜就劈了下去!

噗呲!

在风世羽和厉清影两人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之下,姚百胜死了!被王兆丰一刀劈下,将整个右肩都劈了下来,鲜血喷的到处都是。

两人都吓傻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血腥恐怖的场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就这样被劈成了两半!

王兆丰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还咧嘴笑了笑。然后,他提着大刀走到了两人身边,笑道:“好了,该你们了。”

厉清影尖叫道:“不要杀我们,不要杀我们。我们骗你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罪不至死啊!”

王兆丰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那好吧,你们从本大爷的裤裆下面钻过去,本大爷就饶你们一命。”

钻裤裆?风世羽一惊,脸色顿时变得通红,眼眸之中一股愤恨之色涌现,断然拒绝道:“不,我不钻!”

王兆丰脸色一变,飞起一脚就踢到风世羽身上,后者仿佛是沙袋一般立刻就飞了出去,落到地上又一口鲜血喷出。

“想好了,是想死呢还是想钻本大爷的裤裆?”王兆丰一脸阴沉的走到风世羽身边,又是一脚踩到他的胸口。

一脚落下,风世羽的胸口闷得难受之极,忍不住发出一连串的咳嗽之声。咳过之后,他依旧倔强的吼道:“你可以杀了我,让我钻你裤裆,休想!”

“臭小子,挺硬气啊,本大爷就喜欢你这种硬气的人。”王兆丰发出一声怪叫声,脚下力道立马加重了一分,风世羽闷哼一声,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滴了下来。

风世羽死死地瞪着王兆丰,眼神透露出一抹决然,哼道:“王兆丰,你要么今天杀了我,否则他日我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再加上他那一道眼神,竟让王兆丰心里有些发毛。

随即,他心里自嘲的笑了笑,道:“就凭你?看你这个垃圾模样,这辈子都只配被本大爷踩在脚下,永无翻身之日!”说着又是一脚飞出,将风世羽踢飞了出去。

厉清影看到风世羽凄惨的模样,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立马不管不顾的爬起来,跑过去一把抱住了风世羽,叫道:“风大哥,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风世羽咳出一口鲜血,轻声安慰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随后又用怨恨的目光盯着王兆丰,似乎是要将他的样子刻在心里。

由于自小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关系,风世羽心里其实很自卑。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自卑就演化成了强烈的自尊,也可以说是倔强。

面对王兆丰的威胁,风世羽心里的那股自尊心陡然发作起来,顿时就升起了士可杀不可辱的气概。因此,他宁死也不会去钻王兆丰的裤裆。

“王兆丰,你等着,今日我风世羽若是侥幸不死,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以报今日的羞辱之恨!”风世羽心里暗暗发誓。

王兆丰被风世羽的目光瞪得浑身都不舒服,心里也暗暗的升起一阵莫名的烦闷,于是他大喝一声,怒道:“小王八蛋,既然你想找死,本大爷就成全你!”

说完,王兆丰身形前冲,金丝大环刀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对着风世羽和厉清影两人当头就劈了下来。

就在大刀即将落到两人头顶的一瞬间,倏然“嗖”的一声,一道虚影射来,正好打在刀刃上,将大刀震到了一边,救下了两人的性命。

“是谁,立刻滚出来!”王兆丰一眼认出震开自己大刀的一枚飞镖,顿时怒吼道。

“哈哈,堂堂的断岭刀王兆丰,竟然对两个武功都不会的小乞丐下如此狠手,就不怕江湖中人耻笑吗?”一道浑厚的声音陡然从四面传来,让人摸不清方向。

王兆丰叫道:“何方鼠辈,有胆多管闲事,却没胆子露面吗?是男人的就给本大爷滚出来!”

砰!

破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就有两个壮汉被人像是扔垃圾一样的扔了进来,落到了王兆丰的脚边,同时那道声音从破庙外面响起:“王兆丰,这里有两个垃圾,还给你了!”

见到那两名壮汉,王兆丰顿时怒不可遏,这两人是他的属下,就守在破庙外面,竟然遭了来人的毒手。

“混账!你死定了!”说着,不再理会风世羽和厉清影两人,就直奔破庙外面而去。

刚刚踏出门外,王兆丰就听到庙里传来一道声响,一道灰色的人影“嗖”的一声冲进了破庙,一把抓住姚百胜的尸体就从窗户逃走了。

王兆丰脸色大变,叫道:“不好,中计了!”急忙返回庙里,除了那被砍下来的右肩,哪里还有姚百胜的尸体。

“《鸿云秘典》还在姚百胜的尸体上,一定要追回来!”

想到这里,也顾不得再杀风世羽和厉清影两人,带着手下就冲出破庙,追那偷袭之人去了。

这一群不速之客都走了,两人逃过一劫,终于放心下来。此时,风世羽才感觉到一身的疼痛,手脚都没有多少力气了。

若非王兆丰有心戏弄两人,并未痛下狠手,现在风世羽只会伤得更重。如今只是受了些皮肉伤,并未伤及筋骨,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这就是武林中人啊,骄横跋扈,不将普通人放在眼里。”风世羽摇头叹道,“原本以为我练了几年的少林拳法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没想到在真正的武林高手面前,我练还手的资格都没有。”

风世羽的情绪变得非常低落,厉清影看在眼里想要安慰他,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王兆丰漫不经心之间就将他们两人狠狠地踩在了脚下,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若非有人出手相救,现在他们两人就已经和那姚百胜一样,变成无声无息的尸体了。

“清影,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要去寻访名师,拜师学艺,学得真正高深的武功,我们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任人宰割,还要将性命寄托在他人的手上。”风世羽突然抬起头,一脸正色的说道。

厉清影苦笑道:“我也不想再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可是我们什么都不懂,要去哪里拜师呢,人家会不会收我们呢?”

“江湖上不是有一庄二门三帮四派这十个名门大派吗?除去长安帮,咱们可是有九个选择呢,我们就去这九个门派拜师,总是能成功一个吧?”风世羽大声说着,眼眸之中都闪着亮光。

厉清影被他的情绪感染到了,立刻说道:“那好,我们休息一下,明天就出发。”

风世羽摇摇头,道:“我总感觉这个破庙已经不安全了。这样,你现在就去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就走。”

“可是你伤得很重啊?”

“我皮糙肉厚,烂命一条,不碍事的。”

眼见拗不过他,厉清影就去收拾东西了,风世羽则是坐在草堆里,拿破碗舀了一些水喝下去,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

突然,厉清影急匆匆的跑到他面前,小声说道:“风大哥,你看我在神像后面发现了这个?”

风世羽定睛一看,只见是一本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书,封面上写着《鸿云秘典》四个字。

他顿时眼前一亮,惊道:“这就是王兆丰那个混蛋要找的武功秘籍,没想到竟被姚百胜藏到了神像后面。”

厉清影大喜,道:“这肯定是一本非常厉害的武功秘籍,我们发财了,不用去拜师了,照着这本秘籍练武功就行了!”

突然,风世羽脸色一变,惊道:“不好,如果王兆丰在姚百胜的尸体上没有找到这本秘籍,肯定会想到秘籍还藏在破庙。没准,他现在就已经杀回来了,我们现在就走。”

厉清影也是聪明人,她也一下子就想到了,于是顾不得再收拾,扶着风世羽急匆匆的离开了破庙。

刚刚走上大街,两人就发现街尾王兆丰已经带人追了过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风世羽当机立断,对厉清影道:“他们追上来了,你带着秘籍咱们分开跑,若是失散了三日之后到咱们经常讨饭的那条街上的小巷子里面会和。”

厉清影点点头,道:“风大哥,你要小心啊!”说完,两人一左一右飞快的钻进了人群。

王兆丰看到他们分开逃走,心里一下子就明白秘籍肯定在他们手上,于是吩咐手下人去追厉清影,而他就追风世羽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