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寡妇田前桃花多全文免费阅读 李七巧刘婆子小说结局

寡妇田前桃花多全文免费阅读 李七巧刘婆子小说结局

2020-03-07 11:10:30   编辑:傲菱
  • 寡妇田前桃花多 寡妇田前桃花多

    李七巧命硬,天命带克。嫁人新郎跨门跷了,一年后产一来历不明野种。没被沉塘据说是八字硬到一定境界,河神不收。但神婆说……阎王不是不收。三十岁以前天会收她,地会坑她,男人更会唾弃她……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寡妇田前桃花多》 小说介绍

李七巧命硬,天命带克。嫁人新郎跨门跷了,一年后产一来历不明野种。没被沉塘据说是八字硬到一定境界,河神不收。但神婆说……阎王不是不收。三十岁以前天会收她,地会坑她,男人更会唾弃她……

主角是李七巧刘婆子的小说叫做《寡妇田前桃花多》,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古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李七巧命硬,天命带克。嫁人新郎跨门跷了,一年后产一来历不明野种。没被沉塘据说是八字硬到一定境界,河神不收。但神婆说……阎王不是不收。三十岁以前天会收她,地会坑她,男人更会唾弃她……

《寡妇田前桃花多》 第009章:要钱不成满嘴泥 免费试读

虽然惯这老婆子一把,但李七巧在摔她的时候,也是用了巧劲儿的。终归是这原身的祖母,也不能真伤着她吧。所以看似凶狠的一摔,其实,也就是让老许氏去泥田里玩一下。

那万氏和远处的几个闲民一看这架势,全都被吓住了。

万氏指着李七巧更是话也说不囫囵了。“你,你,你……”

李七巧装着憨,挠头,“田里好玩儿,祖母说要在这边儿看我做饭,烧水,闲着无事,我就让她来地里玩泥巴。泥巴,好玩儿。泥巴,可以搓好多的银子和铜钱,这样祖母就不会再管我要银子和铜钱了。”

来的人群里面,也有一个是今天早上目击了万氏逼着要野羊的村民。这一听,便明白老许氏婆媳俩来所图为啥了。

他摇头,看似劝戒,实则却是暗道出今天这事儿的由来。“唉呀,我说老许氏啊,你也是,明知道李大妞儿是个脑子不算太清楚的人,你怎么就听别人乱说,净来瞎找事儿呢。她这样的傻子,就算是得了野货,那也不能换到多少的银两啊。一把年纪的人,还做啥啊做。”

有人也跟着劝,“是啊,老嫂子,你这孙女本来就是个脑子不清醒的。她还养个娃,你们这见天的盯着她,非得要她的银啊钱的,这算啥事儿啊。又不是家里揭不开锅的,非得来缠磨个傻子,你们也真下的了这张老脸儿。怎么着,你还是村里的全福妇人呢,咋总做些不仗义的事儿。”

老许氏慢慢悠悠地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孙女儿扔泥田里了。扔田里不要紧,紧要的,是被好几个村里人看了她这丑态。这下好了,银子没要着,还被这帮村里人家看笑话。真可谓是里子面子啥也没了。在这一刻,老许氏恨的面色铁青,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娘,娘……”万氏搀扶着她,却被老许氏一把揉到田里面,“都是你这个懒婆娘闹腾的,说什么大妞儿有银子,怕她瞎折腾了去。我这当祖母的生怕她上了当受了骗,这才跟着你来看看。你明知道她是个不清醒的,还鼓劲让我来,你安的啥心。好你个万氏,没看出来你的心还挺毒的啊……”

老许氏说着便把万氏往田里掐,当着这么多人,万氏也不敢反抗。就这样被掐了个七魂出游。直等到老许氏出了口恶气,路上的人才开始劝说起来。

“老嫂子,你也是受了你家二媳妇的诱哄,现在好了,说穿了消气儿就行了。莫真把人弄死了,还是赶紧家去换身儿衣服吧。看你俩婆媳都湿透了,再这样站下去,不定就凉了病了……到时候还得吃药啥的多麻烦。”

老许氏一听,得,是这理啊。看看今天也浑赖不出银子来,还搁这儿当笑话摆着让人围观算啥呢。得,得,还是赶紧家去吧。这么一寻思,回身一把拽住万氏的耳朵,嘴里骂着,拎着人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了村。

远处,冷眼看着这婆媳俩离去了,李七巧神色淡漠地转身。不是她心狠不尊敬长辈,而是老许氏真不值得人尊重。

前身那么孝顺听话的一个人,可在老许氏的眼里,也就是个可以干活的下里巴人而已。常年累月的,一口饱饭都不给。最后出事儿了,门也没让进,直接就被撵到这三岔口来。当然,能在这儿落脚,还是原身的亲娘拿出了最后的嫁妆,才说通了老许氏……

对于那个马氏拿银钱的片段,这具身体还是有印象的。

还当时原身带着孩子被强行送回村里来,老李家连门也不让进,直接就喊打喊杀的要沉塘。

还是原身的亲娘马氏跪下求情,并且把自己最后一根簪子给了老许氏。这才令老许氏帮着说了句好话,不打杀,却是让人送到这三岔山脚下自生自灭……

今天这事儿,只要她服软,一旦开了先例,以后麻烦肯定不断。为了不让麻烦上身,她不得不扮傻到底。至于以后要怎么当一个清明的人,这一点她也有想法。反正这身体被打过,被打的人,脑子慢慢清明了,这样的事儿也是有的……

老许氏和万氏俩上门讨要银子的事儿,在当天就传扬开来。一时间,村里人对于这婆媳俩的下作事儿,又被唰新了看法。

最丢脸的,莫过于万氏。上午野羊没捞着,还被倒折了一条裤子。

晚上鼓动着婆婆去要布料没要成,又反褯婆婆按到田里呛了一嘴的泥。回到家里,李老二也骂骂咧咧的说她不守妇道,偷懒耍奸。

“你个懒婆娘,我看你见天的折腾吧,她一个傻子值当你去盯着?也不知道你这婆娘成天的在想啥,再这样下去,看我揍你满地找牙。”

万氏吃了亏,虽然内心不舒服,但这会儿也不敢再吱声。想找大儿媳妇小许氏出气,却意外地发现小许氏不在。

“咦,大朗家的呢?那婆娘又偷懒了?”

她一拍桌子,气冲冲的便要去找小许氏。

一边的李老二这才闷声闷气地冷哼一声,“大朗家的晚饭也没吃,做饭也捂住肚子的。我看她那脸色不怎么好,莫不是……真的要生了吧,学昌娘你看看去。”李二老抽着旱烟,伸长脑袋不断往小许氏屋里瞅。

毕竟是他二房的第一个孙子,他还是很重视的。

万氏一听,内心也咯噔了一下,下午让小许氏做饭,她就在说着肚子疼。这要是让婆婆知道了,不定还得怎么骂她呢。

没敢再埋怨,万氏往屋里去看小许氏。

却说马氏饭后出门窜门子,才走到村里老槐树下,便听到几个人在绘色绘色地说今天那边发生的事儿。听了半道儿,马氏才知道这是万氏又鼓动着婆婆找大妞儿的麻烦去了。

幸好大妞儿没麻烦事儿,不过,女儿把婆婆扔田里这事儿,说起来可真是大不敬啊。也不知道那孩子是真好了,还是跟以前一样。一时间,马氏有些犯愁,就想着晚上的时候,悄摸地去看看李大妞儿去。

听了一岔子,马氏哪还有心思搁家里呆着,悄悄地折回了屋。

李老三还在编扇子。自从生大妞那年李老三瞎了一只眼睛后,这男人的脾气就越发的古怪。为此,马氏也只能内心叹气。

“二房大朗家的许要是生了,我听着在屋里叫唤,你去看看,要真的生了,还得帮忙。”

李老三吩咐后,便埋头继续编扇子。

“哦……”看来,今天想去看大妞儿是不行了,马氏只能转身去照看大朗家的。

小许氏确实是要早产了,原本万氏是想鼓动老许氏请个稳婆来的。

毕竟是早产,今天她又没照顾好小许氏,这内心还是有点害怕,且这请稳婆是公家出钱么,不请白不请。

可谁知道今天老许氏心气儿不好,一听说要出钱,便拉下脸大声吼出,“我生了六七个,老二家的你也生了好几个,哪个不是我们自己个儿捡起来的。还要请稳婆,你当我们家是那起子娇养有钱的大户人家。要请自个儿请去,我没钱。”

要老许氏出钱,那等于是剜她的肉吃啊。万氏知道请不了,便也撇嘴不理会了。要她出钱,也万没有那个理儿的。

李大朗看着这样,也只是冷着脸站在一边儿,摸摸鼻子,走一边儿看风景去了。俟到半夜,小许氏屋里终于传来一阵微弱的婴儿啼哭。

没一会儿,万氏和老许氏黑着脸出来。李大朗一看,便也沉着脸屋也不进,径直转身进屋自己个儿睡去了。

马氏看着这几个人的脸色,哪有不知道小许氏生的啥啊。

但凡这脸色不怎么好看,生的肯定就是个闺女。老李家的人重男轻女,小许氏第一胎生个女儿,人长的也不怎么样大朗也不怎么心疼……只怕,以后这日子难熬喽……

小许氏早产生了个闺女,李大朗因为生的第一个是闺女,是以报喜的事儿也不曾有。

那小许氏家里也只得俩个哥哥,都已成家立业。当初因为一袋子米就能把妹子白许了人家,这会儿生儿生女,于她们来说都不想管的。李家不报喜,他们也不管不闻,就任由着小许氏自生自灭。

“唉,我现在看着小许氏这样,就想到当初你被撵出来的苦日子哟。幸好我大妞儿熬过来了,要不,娘真怕你和春娃都不在了……”

马氏来看春娃和李七巧,说起小许氏还不断抹眼泪。有了小许氏的凄惨度日,她就越发的庆幸自己家大妞儿活下来了。虽然舍了当初那些嫁妆,但好歹把人保了下来。

“娘,咱们以后会好的。你也甭一直操心小许氏的事儿了,今儿就在这儿留下一起吃饭吧。我看小弟也瘦的很,今天我做炖鸡给你们吃。”昨天李七巧上山又试了下手,虽然没得着大的猎物,但却得了一只野鸡。

今天马氏来看她,还把小弟也带来了,怎么着也得让这娘俩留下打下牙祭吧。要知道,在老李家,女人和孩子吃肉,除了过年能沾一点油荤,别的时候,几乎就只能闻一下。

小弟也有七八岁的年纪了,可看着还象是四五岁的样子。尤其是一张脸,更是腊黄腊黄的,瘦的眼睛格外的大,看着和春娃差不多,都是明显的营养不良造成的。

马氏还有些犹豫,“我这来了,可你爹,我怕……”

一提到爹李七巧内心就不怎么舒服,这李老三也不愧是李家人的种。听他老李家俩口子的话的很,老许氏一说大妞儿命硬,与家里人相冲,更与他相冲后,他就对大妞儿横竖看不顺眼。

要不是马氏这些年明暗里护着大妞儿,压根儿长不到现在。其实,李老三除开对李七巧不好外,对家里的另外几个哥弟姐妹的,其实也还凑合。起码不至于象对待她这么冷漠无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