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小说在线阅读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最新章节列表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小说在线阅读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最新章节列表

2020-02-22 11:04:27   编辑:雁柏
  •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

    王妃凉凉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小说介绍

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谁能把这个妖孽给收了。最终,杀伐果决的摄政王一脚踢翻了醋坛子,步步逼近,“本王看你最近清闲得很,正好,小七还缺个妹妹,咱们生一个。”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主人公叫苏七夜景辰,是作者王妃凉凉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追书云。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谁能把这个妖孽给收了。最终,杀伐果决的摄政王一脚踢翻了醋坛子,步步逼近,“本王看你最近清闲得很,正好,小七还缺个妹妹,咱们生一个。”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第4章 买你做我娘亲好么 免费试读

“你若是自证了清白,你说如何,本官便如何。”
--------------
苏七低笑出声,“好啊,我也不让你办什么难差事,叫我一声‘姑奶奶’就行。”
先不说能不能吃上仵作这碗饭,见这张府尹当真是个糊涂官,她忍不住就想挫挫他的威风了。
这要求听得张柳宗脸上一阵青白变幻,冷着脸应了一声“好”,却是又补充道:“如果你无法自证清白,就得乖乖跟本官回顺天府,且不得找人帮你走关系。”
苏七心中好笑,她哪里来的后门关系?
很干脆的点头答应,“好啊,没问题。”
张柳宗的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两下,双眼直直的盯着她,想看穿她在打什么主意,但她蒙面遮脸,他只能看出她手法沉稳、好似极其镇定自若。
心底不由得一个咯噔,他在官场纵横多年,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小姑娘,像她这般从容面对尸体的。
苏七查验完死者的头部后,把他的头往一侧推了推,露出其后脑勺的一处伤口。
因为古代的仵作验尸,不准动刀子,所以,她只能依靠表面伤进行推断。
“只看死者表面,我们一共能看到四处明显伤,胯部,手腕,脸部,以及后脑勺的这处打击伤,胯部且先不说,死者断腕处的肌肉没有生活反应,说明死者在被断腕的时候,已经死亡了。”
张柳宗听得云里雾里,下意识地望向老许。
老许心底也没谱,苏七说的话,他闻所未闻,又隐约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苏七见他们一脸懵,放缓语速解释道:“所谓的生活反应,是指人活着的时候才能出现的反应,比如出血、充血、吞咽等等,是判断生前伤、死后伤的重要指标。”
老许闻言,看看死者的断腕处,又重新观察了一下死者的脸部,这才恍然大悟,“如此说,王大贵被凶手砸脸的时候还活着?”
苏七赞赏的冲他点点头,老仵作学以致用的能力还是蛮不错的。
“的确,死者的脸部有轻微的生活反应,说明凶手在毁他脸的时候,他还有口气在,但你们看,死者后脑勺的这处打击伤,生活反应最为明显,我们有理由相信,凶手行凶的步骤是先将死者打晕,再毁脸,致其死亡,而后是断腕。”
张柳宗闻言,若有所思的把王大贵跟苏七的个头做了对比。
这小姑娘瘦弱娇小,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击晕王大贵的人。
但他跟她有赌言在先,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的承认她是清白的。
苏七瞅了眼张柳宗,不紧不慢的继续道:“死者后脑勺的伤口,由上至下,从施力点与受力点来看,凶手的个头与死者相当,力气较大,应为男性。”
张柳宗听到这,瞳孔忽然紧缩,他居然看到,苏七在扒王大贵的衣服……
“你大胆,你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
苏七懒得搭理他,扒完死者的衣服,看向其腋下明显颜色不同的地方,双眸一眯,然后用柳叶刀小心的切开皮肤,发现皮下全是出血。
“这是皮下出血,是死者还活着的时候,被人用力抓住他的腋下形成的,再加上死者脚跟处的摩擦伤,可以断定,凶手在敲晕死者后,把死者拖到过别处,而后再砸脸虐尸,所以,案发现场有两个,这个死人坑,只是抛尸现场。”
老许指向死者腋下的一处问道:“为何这里的颜色如此深?”
苏七一边脱下手套,一边回他:“凶手手上应该戴着扳指一类的硬物,所以造成这里的皮下出血比较重,你把这里描绘下来,日后可以用来做证物比对。”
验尸到此,已经一目了然。
苏七朝张柳宗望过去,“张府尹是否已经相信我是清白的了?
张柳宗跟老许对视一眼,两人的神情皆是半信半疑,一个小姑娘竟然懂得尸体上的门道,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且不说她验尸的手法十分怪异,她刚才说的那些话,他们虽然能听明白,却分辨不清楚是真是假。
毕竟,前所未闻!
张柳宗沉吟了一会,
“本官说话算话,但本官告诉你,如若以后本官发现你与案子仍然有牵扯,哪怕小世子护着你,本官也会将你带回顺天府审讯。”
话音落下后,张柳宗的脸色立刻窘迫了几分,将苏七拉到一旁,小声地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姑……姑奶奶!”
苏七抿抿唇,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下次不要再那么武断了,很容易打脸的。”
张柳宗,“……”
苏七的语气蓦地凝重了几分。“看在你心眼不坏的份上,我再提醒你一句,凶手虐尸的行为极其残暴,如果不是凶手天性如此,便是凶手十分憎恨死者,并非只是老仵作说的为了劫财,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案。”
张柳宗一阵头疼,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对苏七的语气姿态已然改变,“姑娘可还有别的发现?”
“暂时没有了,我验尸需要动刀子。”苏七吐出一口长气,睨向前后两张脸的张柳宗,唇角一弯,语调变得轻快,“案子如此复杂,如果你们搞不定,可以来找我的哦,价格绝对公道,童叟无欺。”
张柳宗:“……”
苏七没再多说什么,转身朝死人坑上面走去,小团子已经站在上方对她招手了。
她手脏,压下想捏小团子脸颊的冲动,跟他一起往京城方向走。
夜小七没让大白驮,乖顺地走在苏七的身旁。
直到远离死人坑后,他才扯扯她的衣摆,抬起粉雕玉琢的小脸看她,“小姐姐,你许配过人家么?”
苏七一愣,“你问这个做什么?”
夜小七原本黑亮的眼睛里,满是伤心,“我爹要给我娶后娘,可我不喜欢那个后娘。”
苏七立刻心中一喜,“那正好,你以后跟我过吧,我养你。”
夜小七眨巴眨巴眼睛,他把泪珠子都挤出来了,为的可不是让小姐姐养他。
“不不不,我爹说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得自己争取,我想要小姐姐做我娘亲,可以么?”
苏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当然不可以。”
夜小七眼眶里的泪珠子瞬间滚出来,可怜巴巴的垂下头,小肩膀一耸一耸的,像是在无声的抽泣。
“小姐姐,我将我这些年攒的银子都给你,买你做我娘亲也不行么?”
他简直是太喜欢这个一面之缘的小姐姐了,尤其是——她很强,配他爹爹刚刚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