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绯色豪门:霍少独宠我温子期霍靳北未删节小说全文阅读

绯色豪门:霍少独宠我温子期霍靳北未删节小说全文阅读

2020-02-22 10:47:27   编辑:灵天
  • 绯色豪门:霍少独宠我 绯色豪门:霍少独宠我

    一场交易,温子期嫁入名门,成了霍靳北的太太,得来全城艳羡。婚后,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温柔陷阱里步步沉沦。他会因为她一个小感冒就抛下几百万的合同,然后回到家中照顾她,亲自熬姜汤,陪她整夜。他会把...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绯色豪门:霍少独宠我》 小说介绍

一场交易,温子期嫁入名门,成了霍靳北的太太,得来全城艳羡。婚后,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温柔陷阱里步步沉沦。他会因为她一个小感冒就抛下几百万的合同,然后回到家中照顾她,亲自熬姜汤,陪她整夜。他会把背地里对她使手段的所有人都处理干净,给她铺好道路,让她成为风光无二的珠宝设计师。他会……但每当暴雨天气,他就会换成另外一张面孔与她相对。

温子期霍靳北是小说《绯色豪门:霍少独宠我》这本小说的主角,作者是佚名,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一场交易,温子期嫁入名门,成了霍靳北的太太,得来全城艳羡。婚后,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温柔陷阱里步步沉沦。他会因为她一个小感冒就抛下几百万的合同,然后回到家中照顾她,亲自熬姜汤,陪她整夜。他会把背地里对她使手段的所有人都处理干净,给她铺好道路,让她成为风光无二的珠宝设计师。他会……但每当暴雨天气,他就会换成另外一张面孔与她相对。

《绯色豪门:霍少独宠我》 第十三章 尘封的记忆 免费试读

温子期刚才就给男人发了短信,原本是让他在外面等着的,没想到他直接就进来了。

白兰转身,刚想说是谁这么大口气,就看见霍靳北朝着这边走过来。

男人这张脸,全北城几乎无人不知的,白兰自然也不例外,她看着霍靳北,又看了一眼温子期,“你,你找的金主是霍靳北?”

“温夫人这句话说得倒是好笑,你怎么就确定是金主了?”

霍靳北似笑非笑的,走到温子期身侧,男人的手直接落在她腰上。

温子期看着霍靳北,“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就在门口等我吗,我一会儿就来了?”

“我不来,看着你被欺负?”

霍靳北笑了一下,然后又看着白兰,“看来温夫人不只是人品有问题,就连耳朵也有问题,我刚才‘岳父’那两个字,想必你是没听到了。”

岳父……

白兰看着温子期,瞪大了眼睛,“你和他结婚了?”

温子期居然嫁给了霍靳北!这个男人,可是全北城的千金小姐都想要攀附的,没想到温子期却走了这个狗屎运!

早知道,她就不应该那天和王贵一起那么对她,也不应该告诉她她并非她亲生母亲的事情!

现在温子期什么都知道了,日后,肯定一点她的好处也没有了!

温子期嘴角浅弯,“是。”

白兰此刻有些后悔,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

霍靳北来就让医院给温正生换了个病房,温正生问起来护士就告诉他说这是温子期的要求,之前高级病房满了,现在有一个病人出院了,所以就空了个房间出来,恰好让温正生补上了。

当然,温正生不知道这间病房是霍靳北强制性让医院调给他的。

男人甚至还在外面放了两个保镖,手术前不许任何人靠近。

包括白兰。

……

霍靳北和温子期率先白兰到温家。

温子期东西其实算是多的,但这次走,也没打算把所有东西都搬走,因为日后说不定还要回来,所以就只是收拾了一小部分。

衣服啊化妆品这些,但也装满了两个箱子。

霍靳北不太会收拾女人的东西,他只顾着干苦力就行。

男人站在温子期卧室的小书架前面,眼尖就看见一个粉色的笔记本,指尖一动,霍靳北就把那本笔记本拿了下来。

温子期一转身,就看见男人手里拿着她的笔记本。

想也不想女人就冲了过去,直接把霍靳北手里的笔记本夺了过来放在身后,眸子里闪过一丝恼怒,“你干什么!”

这里面的东西,怎么可以被他看见!

温子期一张脸气得发红,霍靳北皱了下眉,他记得自己逼着她嫁给他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生气过。

笔记本里面到底有什么?

霍靳北把手攥成拳头,语气低沉,尽力压下了自己胸腔的怒气,“我没翻开。”

温子期后退了两步,有些防备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霍靳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没有礼貌,以后不许你随便拿我的东西!”

何况,笔记本这样的东西,很私人的,他不知道吗?

她越是如此,霍靳北就越是想知道她的笔记本里面到底有什么。

温子期见他这个样子,就越发防备,但笔记本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她又不能直接扔掉了。

霍靳北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嗯”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温子期知道自己刚才反应过大了,何况这笔记本有密码,男人拿了也不一定打得开。

心里有点小后悔。

温子期把笔记本放到自己化妆台抽屉的最里面,然后锁上。

也把一段被尘封的记忆,一齐锁上。

……

等到她收拾好东西,出去就看见男人靠在门口抽烟,侧脸如同刀削般冷峭。

她刚想说什么,霍靳北就已经灭了烟头,然后从她手里拿过行李箱,然后淡淡道,“走吧!”

“哦。”

温子期看着一手提着一个行李箱的男人,心口有些沉重,但还是迈着步子跟了上去。

出去的时候恰好看见白兰回来,但霍靳北直接让她上车,随即开车走了。

就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白兰看着喧嚣而去的卡宴,脑海里闪过温子期的脸,气得跺了跺脚!

呵……简直目中无人!真是白养她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