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王妃凉凉大结局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王妃凉凉大结局

2020-02-22 10:36:28   编辑:梦柏
  •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

    王妃凉凉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小说介绍

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谁能把这个妖孽给收了。最终,杀伐果决的摄政王一脚踢翻了醋坛子,步步逼近,“本王看你最近清闲得很,正好,小七还缺个妹妹,咱们生一个。”

精品好书《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是来自作者王妃凉凉倾心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苏七夜景辰,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谁能把这个妖孽给收了。最终,杀伐果决的摄政王一脚踢翻了醋坛子,步步逼近,“本王看你最近清闲得很,正好,小七还缺个妹妹,咱们生一个。”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第9章 摄政王府缺大米么 免费试读

苏七说完,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等男人开口。
他可怕的气息一直围绕着她,如同下一秒就会把她吞噬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忽然,竹床上的小七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乌青的唇瓣开始转黑。
苏七顾不上男人答应还是不答应,直接上手掀开小七的短衫,看向他的心口位置。
他的心口发黑,隐约可以看到肌肤之下,有一条尾指长的虫体一闪而过。
“糟了,这种蛊虫我在古书里看到过,虫卵在人体内潜伏半个月后,会长成幼虫,它会在短时间内吸干人的精血,致人死亡,无药可解。”
夜景辰蹙眉。
苏七的神色一紧,真诚的目光迎上男人带着探究的眸光,“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小七会没命的,如果你信得过我,我需要一套针灸用的细针,还需要一把薄而锋利的柳叶刀,以及缝制用的针线。”
夜景辰晦暗不明的盯着她,几秒后才将视线从她脸上挪开,薄唇轻启,冲着虚空吐出两个字,“去取。”
苏七松了口气,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她把小七的上衣脱了,然后把屋子里的一个烛台拿过来,放在靠近右手边的位置,找了火石将其点燃。
夜景辰不动声色的睨着她,手指被小七无意识的咬得鲜血淋漓,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苏七摸摸小七冰凉的脸蛋,俯在他耳边低喃了一句,“你别怕,苏姐姐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很快,一个黑衣侍卫把苏七要的东西都送了进来。
苏七把针包打开,里面是一套细长的银针,比她在现代用过的还要好。
那柄柳叶刀看起来很珍贵,刀柄上还镶嵌着宝石,刀身极薄,泛着森冷的寒光。
虽然跟现代的手术刀比不了,但也算是极其相近了。
苏七没再多说什么,利落的把长针在烛火上烧过,在小七心口处的几处大穴扎下。
古代没有麻药,她只能利用针灸来止痛,为一会的开刀做准备。
一套止痛针行完,苏七又把柳叶刀在烛火上烧过,而后小心谨慎的划向小七的心口。
随着刀口渐深,鲜红的血迅速涌了出来。
那条蛊虫踪影全无,不知道藏到了哪里去。
苏七割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挤在刀口处。
虽然代表自愈能力的红痣已经被她用完了,但她的血跟常人的血仍然不同,对于蛊虫而言,她的血比任何人的精血都要滋补。
只要那条臭虫子冒出来,她就能用柳叶刀把它挑出来弄死。
时间一点点过去,苏七在指头上割了好几道口子挤血,那条蛊虫却始终不见踪影。
她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眼皮沉重,又累又困又饿。
只能用力咬紧唇瓣,靠疼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条乌黑的幼虫终于探出了头,贪婪的吞噬着她挤在刀口处的血。
苏七眼睛一亮,继续挤压指尖血的同时,左手握好了柳叶刀。
随着幼虫一点点钻出来,她手起刀落,干脆利索的把幼虫挑出来,一脚踩死。
一直睨着苏七的夜景辰冷眸微眯,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苏七松了口气,她知道夜景辰一直在盯着她看,但为了救小七,她压根顾不上藏拙。
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她闭了闭眼睛才勉强挤出一丝力气,替小七缝合刀口、拔银针。
随着最后一根银针被拔出,她的身体晃了晃,终于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她即将栽倒之前,及时揽住了她的腰。
夜景辰睨着怀里面色惨白的苏七,眉头微蹙,这女人怎么会瘦成这样?
“哎哟!”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男人出现在木屋门口,一手拿着酒葫芦,另一只手使劲揉揉眼睛,“我这是还未酒醒么?当今摄政王居然搂着个姑娘?”
夜景辰淡淡瞥了眼顾隐之,原本是想把苏七推过去扔给他,但他的视线从她紧闭的眼睛上划过,刚才的那点心思瞬间消散。
“她昏迷了。”
顾隐之打了个酒嗝,把酒葫芦别在腰间后,一身酒气的走近夜景辰,伸手在苏七的腕上探了探,然后低笑一声,饶有兴致的盯着他。
“你凶名在外也就罢了,竟然还把人姑娘饿晕了过去?你这摄政王府什么时候缺大米了?”
夜景辰:“……”
饿晕的?
这女人……
“啧,居然是黑阴蛊?”顾隐之望了眼地上被踩成渣的幼虫,“这种鬼东西向来稀奇,在黑市,一只虫卵值万金,也仍然有价无市,不知道这回是谁想对小七下手?”
夜景辰紧绷着冷脸不语,杀意在眼底凝聚。
不管是谁想动小七,他一定会将其揪出来……
顾隐之肆意的笑了笑,瞥向小七,在看清他身上的针眼,以及那处被绣花针缝制起来的伤口后,他唇角的笑意蓦地变浓,“有趣,还真是有趣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