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资讯 >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章节目录by王妃凉凉完整版在线阅读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章节目录by王妃凉凉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0-02-22 09:52:30   编辑:若烟
  •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

    王妃凉凉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小说介绍

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谁能把这个妖孽给收了。最终,杀伐果决的摄政王一脚踢翻了醋坛子,步步逼近,“本王看你最近清闲得很,正好,小七还缺个妹妹,咱们生一个。”

人气小说《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由著名作者王妃凉凉最新创作的女生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苏七夜景辰,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朝穿越,竟被活埋,天才法医苏七表示很头疼。她擅长扮猪吃虎,验尸查案,从乱葬岗“诈尸”后,重操旧业,为死者伸冤。皇帝是她徒弟,王爷是她跟班,还有个小萌宝天天喊着她做娘亲。京中的贵女们齐齐惊呆了,想知道谁能把这个妖孽给收了。最终,杀伐果决的摄政王一脚踢翻了醋坛子,步步逼近,“本王看你最近清闲得很,正好,小七还缺个妹妹,咱们生一个。”

《爹爹快追:法医王妃不着家》 第2章 萌化了的小奶团子 免费试读

苏七惊愕的盯着大白虎,有几秒是懵的。
它白色的皮毛充满光泽,虎眼凶狠,虎爪踩在尸骨之上,顿时,咔嚓咔嚓的骨头碎裂声,不绝于耳。
“老虎兄弟,你先冷静。”苏七回过神,谄媚的笑着跟它打商量,“只要你不吃我,我回城后给你做羊肉火锅,行么?”
她的话音才落,从死人坑的上方,又传来一道脆生生的笑声,奶声奶气的,像是小孩子。
“小姐姐,你别怕哦,我的大白不吃人的呢。”
苏七闻声望去,看见一个肉呼呼的小奶团子,大概也就三四岁大,穿着松绿色的长裤短衫,五官精致得像是年画娃娃一样。
他正坐死人坑的上方,两条小短腿悬空荡着,一双黑眼睛笑眯眯地望着她,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被毁容的她。
苏七心中一怔,竟莫名地觉得小家伙讨喜,有一种亲切感……
“大白乖,”夜小七站起身,冲死人坑底的大白虎开口道:“你快些去找人,找完了,我们就能去顺天府换银子了。”
说到银子,他圆溜溜的眼睛一亮,十足的小财迷模样。
苏七不禁好笑,小团子的这个优点,跟她志同道合啊。
大白一声虎啸,兴奋地冲向死人坑的一个角落。
停下后,它嫌弃的用爪子把一张草席子掀开,一阵强烈的尸臭味瞬间散开。
苏七站得离尸体不算远,她能看到,死者呈蜷曲状,穿着一身紫色的华贵衣袍,胯部以及脸部,鲜红一片,光着脚,脚后跟有明显的擦伤,像是被拖拽后留下的。
凭她多年的法医经验,死者应该是死于非命,且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七天。
她想起小团子,下意识地想让他闭上眼睛,别看。
哪知道,小团子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他出现在了尸体旁边。
大白慵懒的蹲在他身边,乖巧得像一只大猫。
“闽西的紫色织锦,腰带上绣有竹叶纹。”夜小七手里拿根树棍,挑着尸体的衣服翻看,小脸上面色不改,喃喃自语完,忽然兴奋的转身抱住大白的脖子,在老虎脸上叭唧地亲了一口,“大白,你太厉害了,我们找到人了,顺天府的悬赏银,是我们的喽。”
苏七站在原地,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什么样的神仙爹妈,才能生出这么……这么特殊又可爱的小团子?
小大人一样,简直可爱极了,好想把他抱回家养着玩。
夜小七亲完大白,熟练的爬到大白的背上,冲着苏七挥挥手。
“小姐姐,你等我一会哦,我去顺天府找张府尹来,然后请你吃冰糖葫芦好不好?你帮我看好尸体可以吗?”
反应过来时,苏七已经下意识地点头了,“好。”
很快,夜小七骑着大白离开了。
她这才反应过来,小团子去叫人,她很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顾家的人发现她还活着……
可她已经答应小团子了。
想了想,苏七只能先撕下一角衣服,蒙住脸,只露出双眼,再拉了拉刘海,把额头挡住。
面对死于非命的尸体,苏七有点手痒,职业病发作了,心痒难耐地蹲到尸骨旁边。
她需要在京城立足,验尸破案赚点外快,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还死者公道,让真相大白,一直是她的信仰。
近距离看,死者的尸首更是惨不忍睹。
头发被血浸透,白花花的脑组织夹杂在其间,脸部被砸得血肉模糊,已经没有五官了。
但他的脸部肌肉有生活反应,说明他是在死前,遭受了凶手的反复钝击。
往下看,死者的手腕被锐器切割,断口没有生活反应,手掌不在现场。
凶手的凶残,让苏七皱了下眉,她的目光停留在死者的胯部,这一处同样遭受过反复的钝击,血肉跟布料粘在了一起。
她吐出一口长气,习惯性的摸向口袋,想弄颗糖放嘴里含着。
这才想起来,这里是古代。
这时,大白驮着夜小七回来了,同时出现的还有数名官差,为首的人穿着青色的官袍,头戴官帽,大概是跑得急,满头大汗地气喘吁吁。
“张府尹,我可没哄你哦。”夜小七跳下虎背,指指死人坑底的尸体,“喏,悬赏单上的人在那里。”
张柳宗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只一眼,他立刻被尸体的惨状吓得一个哆嗦。
夜小七耸耸小肩膀,冲他伸手,“现在,赏银可以给我了么?”
张柳宗回过神,战战兢兢的从袖子里掏出一碇银子,塞到小祖宗的掌心里。
如果不是小祖宗想凭能力赚钱,他恨不得把家底都送给他,谁让他身份金贵呢。
夜小七宝贝的把银子收好,笑眯了小眼睛,望向苏七时,喊道:“姐姐,你快上来呀,我请你吃冰糖葫芦去。”
苏七隐在面巾下的唇角一弯,瞥了眼死者,刚要挪步,张柳宗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不行,她不能走。”
夜小七肉嘟嘟的脸立刻一板,奶凶奶凶的瞪着他,“为什么,难不成,你想拦我的人?”
大白感受到小主人的怒火,虎眸一转,警告般地盯着张柳宗。
张柳宗内心在崩溃,擦了把冷汗才道:“小世子,您误会了,您方才说过,发现尸体的时候,这姑娘也在,下官觉得……觉得将她带回顺天府审讯一番,才符合规矩。”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