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恐怖 > 家有尸妻

更新时间:2019-03-18 15:43:20

家有尸妻

家有尸妻 半尺 著

连载中 苏岩安童 百合小说 宅斗小说 吸血鬼小说 a小说 网王小说

精彩小说《家有尸妻》由知名作者半尺写的一本恐怖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岩安童,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十岁时为了活命,爷爷让我借尸续命,让我与一具古尸成婚,这成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场异样的漩涡,变故横生。鸳鸯扣,美人出棺,与尸同瞑

精彩章节试读:

我医大毕业后通过考公,成了一名法医。

法医的工作不一定都是解剖死者,但接触最多的毋庸置疑,只有尸体。

但我从未想过,还会接触到另一种“尸体”,这段经历也成了我一生的梦魇,我的人生也从此改变。

法医老梁是我的师父,从入职第一天起就跟着他,如今快有半个年头,昨天他突然跟我说过几天有个特殊任务要我单独执行。

但具体是什么任务,他只字未提,只是让我等。这一等就是半个月,都差不多快忘记的时候,突然就接到了通知,接着稀里糊涂的被塞进一辆越野车,来到了位于滇缅交界的一个县城。

到了这里,我还是一头雾水,接待的都是不认识的人,在县城住了一晚,第二天天麻麻亮,又被人从宾馆接走。

这次接我的是武警的车辆,司机也是位武警,不论问什么,他都只回答到了就知道。

好不容易到了地,下车一看周围都是荒山野岭,但空地上停放了不少车辆,不仅有救护车,还有两辆战地手术车。

难道是边境发生战争了?但四周安静的可怕,而且战争也不需要法医。

还在困惑的时候,就有武警将上来把我身上的手机等物品收走,然后被带上了其中一辆战地手术车。

这种车辆我只在电视上见过,进了方舱就是无菌消毒室,在这里换上无菌服,戴上口罩,随后主舱的门才打开。

主舱是一个手术室,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在这里完全可以完成一场大型手术。

略微惊讶的是手术舱里已经有人了,虽然都带着口罩,只露出眼睛,但能看出性别,一男一女。

我刚要介绍自己,男医生突然打断,“在这里别说你的名字,我们认识就行!”

他的声音略微沙哑和低沉,而且有着浓重的本地口音,推断他年龄应该在四十左右,是当地人。

我尴尬的笑笑,以为这是任务的保密原则,就坐在便携式椅子上等。

刚坐下,男医生就跟我说起了话,他说这里是刑场,等会的工作就是摘取处决后的死囚器官。

他指着女子说,“她负责主刀,你是助理,我负责器官的放置保存。这次手术只有二十分钟时间,必须采用大开创术!”

听到是刑场,取死囚器官,还是大开创,后背就有些发凉,心慌心跳。

大开创就是从胸腔到腹腔完全打开,解剖的时候经常用到,可以最快速度的取出内脏,但是......

我吞了口唾沫,死囚刚刚枪决,尸体都是热乎的,血液都还没有凝固,这样的尸体我从未解剖过。

旁边的女医盯着我发抖的手,很是不屑的说:“瞧你这样子,都快尿裤子了,行不行啊?”

和她刻薄的话恰巧相反,她的声音很好听,年纪应该不大,我也是心高气傲,见不惯别人大拽拽的,冷回了一句:“行不行你可以来试试。”

她哼了一声,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顶了几句嘴,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男医生也不在说话。就在我准备养会神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沉闷的枪声。

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想拉开车帘往外看,但被男医生制止,他语速略快的说:“死囚都是签过捐赠协议,你心里上不要有任何负担!对于取器官,法医是最拿手的,安心的发挥你的专长就行!”

他的话是有作用的,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要取什么器官,又不知道该不该问,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没等我决定好问是不问,外面就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听上去都很急,但这也正常,器官摘取的最佳时间是两个小时内,超过这个时间,取下的器官就不能用了。

“咔!”舱门被打开,我被吓了一跳,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被送了进来。

白布下,死者后脑的位置渗出了血水,这场景不禁让我想起老家过年杀年猪,刚死的猪开膛破肚,内脏上都还冒着呼呼热气。

“准备手术!”女医生冰冷的声音将我惊醒,好在为了战时适应,手术方舱都是按照正规手术室建造,我很快找到无影灯打开,然后开启无菌水,她熟练的打开器械盒。

但此刻男医生的一个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走过去揭开盖在死者脸上的白布,随手就换上一张黄纸。

黄纸很粗糙,农村七月半烧给死人的那种。我不知道他这是在干什么,而且他动作很快。不过我还是看到死者的脸了,嘴巴大张着,眼睛白愣愣的瞪着,脸上还保持着临死前的挣扎。

晃神的时候,脚弯被人狠踢了一下,差点跪在地上,回头看见女医生恶狠狠的瞪着我,“准备手术!”

莫名其妙的被她踢了,让我有些火大,若非尸体躺在手术台上,我非得跟她吵上几句。

我瞪了她一眼,用无菌水清理尸体,弄完之后,她熟练的拿起手术刀从锁骨开创,看到她沉稳的手法,资历恐怕不会比我师父底,而且肯定知道要取什么器官。

随着锋利的手术刀落下,血水遂不及防的喷溅出来。她的手明显抖了一下,向我看来,我也被吓傻了。

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心脏停止跳动,人就失去了血压了,即便血液未凝固,也只会正常流淌,绝不会喷溅。

唯一的解释就是,死者的心脏还在跳动。

这时男医生站出来解释,“子弹穿过大脑的速度太快,他的生命体征还没有完全消失,只是出现脑死亡,这在医学上是正常现象。”

正常现象...他说得轻巧,但我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脑死亡等于死亡吗?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答案。

我看女法医,发现她的眼神从最开始的震惊,变成了一种狂热,“继续!”

短暂的两个字后,血水在她的手术刀下喷溅,我赶紧用无菌水冲洗,看着鲜红的血水顺着手术台的血槽流出,我手心里全是冷汗。

整个过程我大脑里都是空白的,当死者胸腔被打开,我的呼吸瞬间停顿,无影灯下,破开的油膜下各种内脏清晰可见,狭小的手术舱里充斥着内脏的腥臭味。

“死者”的心脏果然还在虚弱的跳动。

我的手再也不听使唤,放下手中器械,“这根本就不是尸体,他还活着!”

男医生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指了指死者的头部,走过去按住黄纸将他的后脑翻过来给我看。

“尸体”的后脑上有个血洞,被子弹绞碎的脑浆混合着血水咕咕的往外流。

他郑重的说:“已经死了!现在完成你的手术!摘取双肾!”

我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这样的枪伤,没人还能活着,难道真的是死亡的时间太短?

男医生看了我一眼,将死者的头依旧放正,但他抬手时不小心带起了黄纸,那一刻,我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蹦跶出来。

死囚脸上的表情已经不是我最初看到的了,原本大张的嘴已经合拢,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有幅度的冷笑,而他的眼珠子,好像在盯着自己被切开的胸腹。

我惊得大叫一声,跌退了几步撞在手术方舱壁上。

黄纸很快落下盖住他的脸,但刚才看到的一幕已经印在我脑中。

“怎么回事?”女法医瞪着我,语气已经相当不快。

我结巴的将看到的说了一遍,她听后眼神也有些闪烁。

男医生一言不发,快步的走了上去,摘下口罩咬破中指,就着血水在黄纸上画了起来。

血水落到黄纸上立刻散开,像是一朵红色花朵,动作就像鬼片里的道士,难道说他不是医生?

我惊讶的看着他,半天没回过神,女医生这时突然说:“心脏停止跳动了!”

男医生已经戴上口罩,眼神平静的说,“完成手术,我安排人送你们离开,别为你的单位丢脸!”他说完就打开隔离舱出去了,但最后一句话对我来说就像一道紧箍咒,如果我放弃手术,等于放弃了自己的前途。

接下来的手术,我大脑里都是空白的,直到完成,我都记不清自己干了什么。

下山的车上,身旁坐着的是安童,她就是和我搭档的女医生,她很漂亮,至少在我见过的女孩中她是最漂亮的一个,不过此时她略显疲惫的斜靠在车窗上,眼神再也没有看到“尸体”心跳时的那种狂热。

快到县城的时候,安童突然问我知不知道几年前云边地区发生的赶尸贩.毒的案件。

赶尸运毒起因是有人举报说附近有人赶尸,这事当时挺轰动的,但是查下来,发现是毒.贩通过这种方法运送毒.品。我说,“案子都已经结了,只不过是一群毒贩装神弄鬼掩人耳目。”

“装神弄鬼?”安童的语气突然变得不屑,像是在耻笑我的无知,“今天的死囚就是贩.毒集团的成员。”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但几秒后,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宅斗小说
  3. 吸血鬼小说
  4. a小说
  5. 网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家有尸妻或者回复书号383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