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现情 > 穆医生他怎么这样
《穆医生他怎么这样》最新章节 穆医生他怎么这样江念尔穆深全文阅读

穆医生他怎么这样 顾汐润

主角:江念尔穆深
主角是江念尔穆深的小说是《穆医生他怎么这样》,它的作者是顾汐润写的一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现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念尔是个过气的时尚博主,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为了有下个月的生活费,她无奈走进一家正在招聘的宠物诊....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11-25 15:51:0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毕业快一年,江念尔又来到了海大。

今天她来拍vlog,主题是适合学生的春天赏花搭配,想来想去正是海大杏花开得旺的时候,不如就来海大取景。

在教学楼前拍完第一段视频,江念尔坐在台阶上,检查手机里的成像。

春风拂过,把背后几个女生交谈的内容也吹到了她耳朵里。

江念尔听到几句关键对话,大概明白了她们的意思。

海大的动物医学系原本是冷门专业,却在今年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第一个原因是校草周泽文考取了动物医学的研究生,还可以让大家赏心悦目三年。

第二个原因是该系去年来了一位新导师,是国内罕见的动物医学博士毕业,据说是出身于医生世家的天之骄子,帅到震撼全校,被大家赞誉为“神仙教授”。

江念尔扯了扯嘴角,按捺不住好奇,接着往下听。

其中一个女生问:“你刚才见到穆深教授了吗?”

“没,我在教室门口来回好多趟,只看到了他的背影。”另一个女生感慨道,“他的腿好长啊,光看背影我就要沦陷了。”

“比起周泽文呢?”

“好像比周泽文要高一点儿……对了,你知道吗,穆深教授就是周泽文的导师。”

女生倒抽了一口气,夸张道:“这是什么绝美组合!”

“别乱想,周师兄已经有咱们祁菲了。”

听到熟悉的名字,江念尔下意识地回头,正好与她们对视上。

几个女生吓了一跳:“江念尔?是江念尔吗?”

江念尔微微一笑:“是我。”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拍点东西。”

几个女生看到她手里的自拍杆和手机,表情一哂:“你还在搞服装搭配啊……”

江念尔挑了下眉:“不然呢?”

不等几个女生回答,她就接着道:“我记得你们,祁菲的室友,对吧?我指导祁菲拍搭配的时候见过你们。”她说话的时候昂起了下巴,浑身有股骄傲的锐气。

这几个女生却没被她镇住,掩嘴发笑:“祁菲现在很红,几百万的粉丝流量,接广告接到手软,名副其实的服饰圈KOL(意见领袖)。学姐,你呢?”

她们说这话时声音很大,路过的学生纷纷侧头看过来。

江念尔很快就被认了出来,毕竟当年在海大,她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只是今非昔比,过气以后,江念尔的黑料满天飞,很多学弟学妹都以她是自己校友为耻。

面对挑衅,江念尔表现出尤为不屑的一面,反问:“说了半天,祁菲现在这么厉害,跟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关系?值得你们这么护着?”

几个女生被问住了,脸色不太好看地僵在原地。

江念尔懒得再同她们啰唆,准备去下一个取景点。她往后退了一步,教学楼里这时走出来一个人,两个人速度都很快,一不小心撞在了一起。

江念尔抬起头,就看到周泽文那张熟悉又白净的脸。

周泽文看到她,眼睛里划过一瞬间的惊喜,随即镇定下来:“念念?”

江念尔立刻就想从他身边离开,可是长发缠住了他白大褂上的纽扣,一扯就痛:“疼,疼!麻烦你,我的头发……”

画面有点诡异,刚下课从教室里出来的学生们非常在意地看着这边。

周泽文抬手,正要把她的头发从纽扣上慢慢绕下来,忽然有个身影冲了过来,粗暴地将江念尔缠在纽扣上的头发直接扯开。

“啊——”江念尔吃痛,一声惊呼。

发丝被扯断了,留了一截在周泽文的纽扣上。周泽文也在状况外,责备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祁菲:“你太使劲了。”

“江学姐,”祁菲没理他,反而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江念尔,“你怎么还在纠缠泽文啊?”

她故意说得很大声,让周围的人都能听见。

同时见到本校前后三位风云人物,还是传闻中处于三角关系中的三位,学生们内心暗搓搓地激动,不少人拿出手机***。

江念尔顺着发丝,心里窝火,顾不上其他,质问祁菲:“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纠缠他?”

“还嘴硬?”祁菲余光瞄到***镜头,画风忽然一变,露出可怜的神色,“你们都分手了,就不能放下他吗?还专程来学校找他?”

江念尔有些好笑:“第一,我们没分手,因为最开始就不是真情侣,公司炒CP你不会不知道吧?第二,我没专程来找他,我来拍vlog,跟你们都无关。”

祁菲看了眼江念尔手里的自拍杆,表情夸张道:“你一个人来拍vlog?不是吧……学姐,你的团队呢?”

因为经济效益不行,江念尔的团队解散了,圈子里尽人皆知。

江念尔压着火,从容道:“关你什么事?”

周泽文拉了拉祁菲的袖子,脸色不太好,低声道:“走吧,别说了。”

“我还没说完。”祁菲上前一步,眯着眼看江念尔,“我最近接了一个大赞助商的选题,正好缺个女搭档,学姐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啊?”

江念尔笑了:“不好意思,没兴趣。”

祁菲没想到江念尔会拒绝得这么无情,完全不给她留面子。要知道,江念尔现在已经很难接到推广赞助了,在这个圈子里步履维艰,她有什么理由拒绝?

“学姐,你别逞强,我现在可以带一带你。”

“用什么带?”江念尔打断她,嘴角挂着冷淡的笑意,“接大牌的推广,抄别人的板,卖劣质衣服给粉丝,你这带血的馒头我吃不起。”

祁菲愣住了。

她被戳到了痛脚,仿佛自己的罪行被人剥开示众似的,难以遏制地怒吼:“江念尔!”

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刚想把江念尔从台阶上推下去,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周泽文,我让你走了吗?”

这个声音太冷,冷到现场无论当事人还是围观群众都凝滞了一下。

祁菲等人诧异地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身形颀长的男人站在教室门口。

以高挺的鼻梁为界,他一半脸没入阴影里,目光极淡地望过来,在几名学生间扫了一遍,最后落在周泽文身上。

周泽文下意识地站直,毕恭毕敬地说:“对不起,穆老师。”然后匆忙地跟祁菲道,“我现在走不了了,有空再一起吃饭吧。”说罢,小跑着站到男人身边,老老实实地接过男人手里的资料,乖巧得像个小跟班。

祁菲眨了眨眼,按捺住心脏的狂跳,这位就是周泽文的导师、赫赫有名的穆深啊!总算见到真人了,居然真的跟传言一样,好像比周泽文还帅……

她正这样想着,穆深的目光就移到她脸上。

祁菲深吸一口气,准备主动跟这位“神仙教授”打个招呼时,对方却率先开口了,声音里不带一点儿笑意,反而非常厌倦:“这里是动物医学系的教学楼,请不要在此大声喧哗。”

他目光一转,所有被他看到的人背后一阵发凉,围观的学生立刻如鸟兽散。

祁菲的室友们拉了拉她,赶在这个年轻的教授发火前把她拽离了“犯罪”现场。

江念尔松了一口气,她早就不想在这里久留了,立刻带上设备转去下一个取景点。

教学楼前再度恢复了宁静。

穆深一抬手,把资料从周泽文手里又拿了回来,并对他说:“你可以走了。”

“啊?”周泽文愣了一下,看到穆深那张不容置疑的脸,立刻点了点头,“好,那我去吃饭了,舅……穆老师记得按时吃饭。”

周泽文走了。

穆深准备***室,转身前忽然看到地面上有一个红色的小东西,就在江念尔刚才站过的位置。

他走过去,蹲下来,仔细一看。

是一个红樱桃的发夹。

迟疑片刻,穆深伸出手,把发夹装进了口袋。

剪片子的时候,江念尔就发现自己出门前随手别在耳边的发夹不见了。

第一段视频里,她跟粉丝打招呼时发夹还戴在头上,后面在杏花树下取景时就已经没有了。

那个发夹虽然不贵,但是很可爱,她选了半天才选中的红色小樱桃,丢了有点可惜。

她的vlog发布以后,有人眼尖,留言说:“怎么感觉念念这个发夹跟穆教授桌上那个是一样的?”

顺着“传送门”,江念尔戳进了穆深的微博。

认证为动物医学博士,页面很清爽,除了科普文就是转发一些动物领养的消息,跟他本人给人的感觉一样,专注而认真。

在最近的一条科普微博下,穆深配了一张桌面照片。他的本意是分享桌上的参考书籍,但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右上角无意出镜的樱桃发夹吸引了。

“穆深老师居然有一颗少女心?”

“会不会是女朋友的呀……”

“我失恋了。”

“歪个楼,发夹挺可爱的,蹲个链接。”

诙谐的讨论里,有人提到了江念尔。

“指路@想你的念念,她刚发布的vlog就是在海大拍的,戴着一模一样的发夹!”

可是这条评论沉在了下面,没几个人感兴趣。

一个是学院派的天之骄子,一个是没什么内涵的过气网红,八竿子凑不到一块儿的两个人,网友们完全不觉得他们两个会有什么关系。

江念尔看到这里,默默点了退出。

不要说网友,就连她自己也这样认为。

或许是穆深无意中捡到了她的发夹,也或许那压根儿就不是她的。

关于发夹的讨论很快就结束了,江念尔这期vlog掀起了一拨意料之外的热度。

——她在海大跟祁菲争执的视频流传到了网上。

视频的拍摄角度很微妙,只能看到她的正面、祁菲的背影。祁菲说的话似乎经过特殊处理,模糊听不清,但是她的那句“关你什么事”却异常清晰。

看下来,仿佛是江念尔单方面训斥祁菲。

祁菲的粉丝大为光火,不出一个小时就屠了版,差一点儿就把“想你的念念”骂上热搜。

江念尔的活粉没剩下多少,因为这件事又取关了一批。

她看着唰唰掉的粉丝数目,头有点疼。

江念尔觉得,自己应该和公司商量一下,说点什么。

巧的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公司就主动联络了她。

江念尔签的公司叫星秀文化,包装过各个领域的网红和大V,除了她,周泽文也在这家公司。

说起来,周泽文作为海大的学霸兼校草,本来跟这个行业没有任何交集。大二的时候,他的几张生活照意外在网上走红,收获一大批颜粉。

周泽文有点自恋,喜欢被人追捧的感觉,就顺势开始了直播,课业之余将副业经营得风生水起,还考上了研究生,也是一大人才了。

他被星秀文化签下来后,公司对他一通炒作,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和当时最红的时尚博主江念尔捆绑成情侣,两个人在同一所学校,又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自然而然地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一对儿。

后来江念尔过气了,CP被拆就是后话了。

早上九点,江念尔准时出现在星秀大楼里。

曾经的工作人员现在见到她,只是尴尬地笑一下,有的干脆躲在一旁,侧目看她。

江念尔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但她没放在心上,径直去了经纪部的办公室。

她过去的经纪人昵称欢哥,现在已经是星秀经纪部的部长了。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江念尔开始和他讨论起这次的风波。

“当时我的头发钩到了周泽文的纽扣,并不是网上传的那样,跟他纠缠不清。”江念尔抱起胳膊,幽幽道,“我也不知道视频是被哪些有心人刻意上传,祁菲说话很过分,却都被处理掉了。”

欢哥点头:“我知道的,我都懂,你不是那样的人。”

江念尔“啧”了一声:“不要说假情侣了,哪怕我跟周泽文是真情侣,只要分手了,我就绝对不会再看对方一眼。”

欢哥无奈:“你等有男朋友了再来立f lag吧。”

江念尔噎了一下,嘴角一垮:“我的青春都献给这份事业了,哪有工夫找男朋友。”

“念念,你一个女孩子别那么拼,有空就休息休息,也是时候该找个对象了。”欢哥说这话的时候,偷偷瞟江念尔。

江念尔靠在椅子上,来回地晃,没注意到他的眼神,说:“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我准备发个澄清说明。欢哥,你找个公关帮我润色润色吧。”

欢哥面露尴尬:“什么声明?”

“就是传言不实的声明呀。”江念尔指尖在手机上随便一拨,“看看,要么说我欺负后辈,要么说我对周泽文纠缠不清试图插足,没有一条是真相,我不想再忍了!”

欢哥笑容艰涩,支吾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说:“念念,今天叫你过来,其实是因为公司做了一个决定……”

江念尔抬头看他。

“首先说明,这个决定不是我做的,是高层,我也是单方面接的通知……”面对当年一起从微末奋斗过来的伙伴,欢哥实在不忍心开口,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敢看江念尔,小声道,“公司要和你解约……”

江念尔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从十八岁到二十三岁,走过五个年头,正如江念尔自己所说,她把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献给了这份事业,见证星秀从一家仅有几个员工的小公司,一步步走到了业界龙头。在最风光的时候,光她一个人带来的效益就能养活全公司上下。

可是现在,她失势了,公司无情地选择抛弃她。

江念尔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没有表情地看着欢哥。

恰好这时有工作人员推门进来,张口就道:“欢哥,菲菲新一季的选题我给您放这儿了。”

欢哥头疼地揉着眉心,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是现在。

江念尔的表情更加迷离了,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字一顿地问:“公司签了祁菲?”

“对。”欢哥无奈地说,“刚签的,我阻止过,公司有一个你了,不需要定位相同的女博主,但是……”

他欲言又止。

江念尔执着地问:“但是怎么了?”

“领导说……说你的粉丝号召力太差,要包装一个新的……”

江念尔怔住了。

包装一个新的,意思就是——旧的不要了,扔了吧。

这段时间总能见到关于周泽文和祁菲的消息,她还以为这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原来还是公司的套路。

原来祁菲早就进了星秀,而且是来替代她的,所以那天说话才会这么有底气。

兜兜转转,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一个更残忍的猜测出现在她脑海中,江念尔沉默了一会儿,问:“因为那段视频,公司想保祁菲,所以才要和我解约对吧?”

欢哥轻轻地点了下头。

弃车保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她是那个车。

欢哥终究是不忍心,劝她:“念念,你不要太固执了,咱们这个行业就得跟着市场走才有饭吃,你应该稍微改变一下了。”

顿了顿,他叹了口气,道:“领导其实还跟我说,以前给过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可是你选错了,才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江念尔恍惚。

他说的“选择的机会”,就是在她流量刚下滑的时候,昂贵的大品牌打进国内市场,她奉行的亲民平价穿搭法则渐渐被大家厌倦。

当时江念尔面临两个选择,臣服于大品牌的资本,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她选择了后者。

没想到自此开始,她溃不成军。

所谓墙倒众人推,她的热度一下去,想要取代她的女博主们便迫不及待地要把她拍死在沙滩上,对家编造的关于她的黑料可能比推出的搭配还多。

江念尔回想到过去种种,想到自己熬到凌晨搭配出的一套接一套的衣服,想到大家喜欢她作品时的留言……

心里一阵绞痛,江念尔下意识地攥紧手机。

欢哥说:“我今天就是先知会你一声,解约合同不着急签,我帮你申请了解约金,虽然不会很多,但是在你签到下一个公司前……”

“今天就签。”江念尔突然打断他,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彷徨和无助,反而闪烁着坚定的光。

她嫣然一笑,平静道:“正好我今天人在这儿,直接签了吧,下次再约我过来,我不一定有空。”

“念念……”

“不用多说,解约其实正合我意。”江念尔歪了歪头,笑得狡黠,“我早就厌倦星秀一成不变的推广方式了。不瞒你说,我其实也在寻找下家,正愁怎么跟公司提呢。”

欢哥沉默了半天。

他太了解江念尔的性格了,要强、自傲,她会这么说,一点儿也不奇怪。

江念尔从笔筒里抽了一支笔出来,催促道:“快点儿吧,我一会儿还有事。”

欢哥不再多说什么,打印了解约合同。

江念尔只匆匆扫了一眼,便利落地在右下角签下自己的大名。

正如同五年前签约那时,一点儿也没有犹豫。

欢哥说:“解约金我会让公司打到你的账户上。”

江念尔耸了耸肩:“不用了。”

她转身离开,一点留恋都没有,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星秀。

江念尔其实并未走远,她坐在星秀楼下,看着面前繁忙的车来车往。

记不清过去有多少次,新一季的搭配上线后,她和她的团队成员们卸下一身疲惫,毫无形象地坐在这里看马路。

如今,却物是人非。

江念尔打电话给几家同类公司,提出想合作的意图,但都被委婉地拒绝了。

其中有一家老板跟她比较熟,说得相对直白:“念念啊,这个行业现在人太多了,天天都有年轻姑娘要当网红的,你得想办法提升一下自己的粉丝号召力啊。”

——粉丝号召力?

刚刚欢哥也说了这个词,江念尔敏感的神经被戳中了。

她不甘心。

江念尔拿起手机,发了条微博: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一个美好的梦想,而梦想总是不现实的。

她捧着手机,等了十分钟,一条回复都没收到,甚至连骂她的人都没有。

江念尔越看越郁结,手指不停地滑动刷新。她有一种冲动,想发个小作文详细阐述自己有多委屈的冲动。

可是,她忍住了,并且在思考三秒后,把刚才发的那条微博也删除了。

“想你的念念”对外形象永远是精致和开朗的,她不想把负面情绪展露出去,在虚无的社交平台上,已经没有几个能跟她一起难过的人。

却多的是看笑话的。

江念尔默默收起了手机,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大街上。春景繁华的近海市,此刻在她眼里毫无生机。

不知这样走了多久,江念尔有些口渴,就近进了一家便利店,准备买盒牛奶。

货架上的牛奶几乎都卖光了,只剩下两个极端,最贵的和特价处理的。

江念尔犹豫了片刻。

在以前,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贵的那款,可如今她被公司抛弃,自己也很久接不到推广,刚刚还拒绝了解约金,以前的钱都拿去买新衣服了……实在捉襟见肘……

就在她万般纠结的时候,忽然从旁边伸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直直朝最后一盒特价牛奶伸去。

在这一瞬间,江念尔想到了自己的命运。她不就像是这盒被标上“特价处理”标签的牛奶吗?

仿佛被戳到了痛点,江念尔迅速伸出手,在那只纤长的手指碰到牛奶前,蛮横地把这盒牛奶抢了下来。

手的主人愣了愣,伸出的胳膊硬是悬在半空没动。

江念尔的虚荣心暗暗作祟,拿完特价牛奶又拿了盒贵的,火速跑去收银台付账。

“等等……”

背后有人喊她,声音温润低沉,非常耳熟,她却无暇顾及。

江念尔只想着在被认出前赶紧离开这家便利店,她可不想明天微博热搜有一条是:昔日红人念念,落魄购买处理牛奶。

等江念尔抱着两盒牛奶跑到家时,才忽然想起一件悲伤的事——除非被人骂,否则以她现在的人气,跟热搜有半毛钱关系吗?没有!那她怕个啥?

人一冷静下来,就容易后悔。

她居然在一盒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牛奶身上多花了三十多块钱啊!

江念尔强忍住去便利店把昂贵牛奶退掉的冲动,忍痛将其塞进冰箱里,然后打开那盒抢来的处理牛奶,一口气喝掉。

当天下午,江念尔就开始肚子痛,每一个小时就要去一趟厕所。

这样持续了好几个小时,难受得快虚脱了,她终于忍无可忍,打车去了医院。

医生诊断是食物中毒。江念尔吃饭不规律,三餐全都是在外面解决,不知道自己哪顿吃坏了,为了防止病情加重,医生建议她挂水。

其间,江念尔对着扎上针头的手背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并说:宝贝儿们都要照顾好自己呀。

等了许久,等来十几条问她怎么了、祝福她早日康复的回复。

江念尔心满意足地笑了,但很快她又笑不出来了。

银行发来短信,挂水买药,又花掉了几百块钱。

江念尔心惊肉跳地看着屏幕上不太长的余额数字,终于认清一个事实——需要找一份能按时发工资的工作了。

做了这个决定的当晚,江念尔对着手机镜头做作地摆了个酷妹的表情。

“是时候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的开始了。宝贝们晚安哦,爱你们!”

然后她把手机放在床头,始终调亮在微博页面。

可是直到她睡着,也没收到一条回复。

江念尔开始找工作,可以用“惨淡”两个字来形容。

她大学读的计算机系,可是因为入时尚博主这行很早,专业上没学会什么东西,只是刚刚能本科毕业的水平,计算机方面的工作是不用想了。

她把目光停留在时尚行业,却持续遭遇滑铁卢。

例如面试官问她:“你一个有多年经验的时尚博主,为什么突然想来我们公司呢?”

最开始,江念尔头发一撩,嫣然笑道:“我想体验一下生活。”

面试官们面面相觑。

后来她答:“我想多了解一下这个行业的其他环节。”

终于不再是现场被拒,公司让她回家等通知。

一开始江念尔还抱有希望,可是等了好多天,什么消息都没有,她终于明白自己被“默拒”了。

又是四处碰壁的一天,看着夕阳一点点下沉,江念尔万念俱灰地走在马路上,忽然余光捕捉到“招聘”二字。

她抬起头,一家名叫“万千宠爱”的宠物诊所在玻璃门上贴着一张简单的招聘海报。

江念尔压根儿没仔细看,机械式地推开门,前台养的狗狗激动地扑了过来。

这个点诊所刚好清闲,李佳霖本来坐在前台整理资料,听到狗叫立刻站了起来:“您好,您……”

她目光低下去,来回地在地上找宠物。

江念尔语气惨淡地接话:“你们招人?”

原来是来应聘的。李佳霖点了下头,将她全身飞快地扫了一遍,略微有些惊讶。

这个女孩长得漂亮,穿得也好看,而且是那种走在人群里,一眼就能捕捉到的好看,简单却很显气质的搭配,加上清新妥帖的妆容,以前她只在时尚杂志里见过。

李佳霖有些迟疑:“您要应聘?”

“对,我来应聘。”

“有预约吗?”

江念尔摇头:“没有。是不是要先预约,我改天再来?”

李佳霖刚要说是,突然脑筋一转,反正现在诊所里没“病患”,单独面试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

“今天就可以,请跟我来。”李佳霖把她带到诊所后面,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穆老师,这位女士要应聘。”

夕阳从对面窗户洒进来,将整间办公室染成了金色。

突如其来的光照让江念尔不太适应,她微微偏头,眯了眯眼。

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书柜边,修长的手指正在翻动资料,抬起的目光堪堪落在她们身上。

江念尔愣了一下,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李佳霖介绍:“这位是我们这儿的主治医生,穆深教授。你喊他穆医生就好了。”

江念尔“啊”了一下,原来是他。

“你好,我叫江念尔,这是我的简历。”

上次只是匆忙一瞥,现在可算看仔细了,这位传闻中天之骄子、青年才俊的“神仙教授”。

他确实很年轻,看上去比江念尔不过大了几岁,神情虽然寡淡,眉眼却非常端正,眸中拘着漆黑的光,望向人时非常专注。

江念尔在他的目光中,竟然有一丝局促,犹豫着该不该说一句“又见面了”。

还好,穆深很快敛起视线,好像已经不记得她似的,嗓音低沉地道:“请自我介绍一下。”

“我毕业于海大,从事时尚行业五年,有丰富的服装搭配经验和不落俗的审美,同时经营着一个颇有人气的大V账号……”江念尔心虚,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跟这家宠物诊所格格不入。

李佳霖已经开始用奇异的目光看她了。

穆深却一点儿也不意外,等她说完,开始提问:“你本科学的什么专业?”

“计算机。”

“参与过动物医学方面的培训吗?”

“没有。”

“有动物救援的经验吗?”

“没有。”

办公室的气氛有点窒息。

穆深的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目光从简历上抬起:“最后一个问题,养过宠物吗?”

江念尔绝望地闭上眼睛:“没有。”

不过是多了一个被拒的经历罢了,没什么大不了,她这么劝慰自己。

果然,穆深已经把她的简历放到了一旁,注意力重新回到刚才翻看的资料上,仿佛已经没了耐心,直率地戳穿她:“你一点儿相关经验都没有,为什么要到宠物诊所找工作?”

江念尔咬了咬牙,自尊心不允许她说出实话。

可是面试被拒一整天,她实在是很疲惫,脑子里乱得像一团糨糊,根本没心思思考,脱口道:“可能因为我好看吧。”

“……”

屋子里的气氛更诡异了。

李佳霖和穆深齐刷刷地看着她,两双眼睛里饱含关心和爱护,仿佛下一分钟就要建议她去挂脑科。

江念尔恨不能刨个地缝钻进去,她握紧包带,随时准备逃跑。

然而,下一秒钟,穆深忽然开口了:“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江念尔瞪大眼睛,她听到了什么?

李佳霖也露出愕然的神色:“穆老师,她被聘用了吗?”

穆深点了下头,征询江念尔的意见:“没有相关经验,暂且从前台开始吧,工资比医生少一千,可以吗?”

“您……”江念尔不敢相信,“您是认真的吗?不要开玩笑。”

穆深动作顿了一下,眉头微蹙:“我像在开玩笑?”

江念尔心花怒放,立刻点头:“可以!我明天就来上班!”

江念尔自己也没有想到,最后会在宠物诊所找到工作。

目前除了穆深,这家宠物诊所只有三名员工,李佳霖是穆深曾经教过的学生,毕业后就在这里打工,还有一位女助理医生据说请假了,下周才来。

星秀把解约费打到江念尔的卡上时,江念尔正跟着李佳霖熟悉诊所的方方面面。

她低头看了眼短信,忍不住冷笑。

少得可怜的遣散费,连她以前收入的零头都不到,打发小狗吗?

她问李佳霖:“咱们诊所每个月都会按时发工资的吧?”

“对啊。”

“不会拖欠吧?”

“当然不会。”李佳霖鄙夷地看她一眼,“穆老师不是那种人。”

“那就行。”江念尔抬手,立刻把解约费退给了公司,并附言:就当我扶贫。

那头就再没消息了。

宠物诊所前台的工作并不复杂,江念尔很快就记住了,捋起袖子自信地说:“交给我吧。”

李佳霖提醒她:“你的工作虽然看着很简单,但做起来可不轻松,因为来我们诊所的人很多。”

江念尔不以为意:“能多到哪儿去?”

李佳霖立刻露出“你还是太年轻”的目光,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刚来时,也是这么想的。”

到了下午,江念尔逐渐明白了她的意思。

抱着猫猫狗狗来“万千宠爱”看病的人真是络绎不绝,大都是女性,基本一进门就问:“穆医生在吗?”

穆深像只陀螺,一整天都在连轴转,每次江念尔见到他,他都是戴着口罩,神情严肃地穿梭在各个诊疗室里。

江念尔在这里上班的第一天就光荣地加班了。

诊所规定是晚上九点下班,但江念尔陪着两位医生活活等到了十点半,她趴在桌子上都快睡着了,终于听到李佳霖的声音:“咦,你还没走啊?”

江念尔打了个激灵,惨兮兮地撇嘴:“我以为我不能走……”

穆深把口罩扔进垃圾桶,脱掉白大褂,细致地洗着手,说:“你可以正常下班的。”

忙碌了一整天,他眼底有几分疲色,语速却仍然利索:“明天我去学校,你们俩看着这里。”

李佳霖松了口气,冲江念尔挤眼:“那应该不会这么忙了。”

关灯,锁门,三个人在诊所门口兵分两路,江念尔和穆深同一个方向,李佳霖住在另一边。

江念尔正要到路边打车,穆深就说:“你家住哪儿?我送你。”

她觉得入职第一天就搭领导的车不太好,可是近海市出租车费很高,如果能省一笔……

江念尔咬了咬牙,不太好意思地道:“那就麻烦您了。”

穆深车开得很稳,不知道他们这些跟医学擦边的人,是不是手都很稳。

一路沉默,江念尔百爪挠心,决定主动开口。

“穆医生,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你说。”

“您聘用我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江念尔太好奇了。她跟这份工作毫不搭边,今天李佳霖也很耿直地告诉她,在所有应聘的人里,她是最不适合的,却是最快被录取的。

穆深神情缓和下来,说:“你觉得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江念尔不认同地抿了下唇,小声嘀咕:“那就是因为我好看了。”

穆深滞了一下:“我们见过面。”

是的,在海大校园里,江念尔被人欺负的时候。

因为这件事,她被网友追着骂了好几天。

原来他是记得的。江念尔不太愿意回忆这件事,眸光变得有些暗淡。

可是,穆深说的话却跟她想的完全不同:“前几天,在一家便利店里,你抢走一盒牛奶——”

江念尔小声地“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望向他的手。

手指细长,骨节分明,是一双非常好看的手,也并不常见,上一次见到这样的手,就是在便利店跟她抢那盒特价牛奶。

江念尔半信半疑地问:“是你吗?”

穆深摸了下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我应该不是大众脸。”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时心情不太好,压根儿没往脸上看……”江念尔忽然停下了,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什么情况?

这人在记恨她抢走了一盒牛奶?

果不其然,穆深接下来便问:“牛奶喝了吗?味道怎样?”

江念尔倒抽一口气。

堂堂海大硕导、宠物诊所的主治医生、传说中的“神仙教授”,现在在跟她算一盒牛奶的恩恩怨怨?

“挺好的,我不知道是你要买……”江念尔 了,忽然想到一个严肃的议题,立刻板起脸来,“虽说是我抢了你的,但我拿到就归我了,你不能怪我,更不能因此扣我工资。”

说完,她偷偷瞟着穆深。

穆深的表情很是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已经到江念尔家楼下了,穆深把车停下来,似乎终于想到了应对的措辞,说:“一般我不扣员工工资。”

江念尔弯下腰,凑到车窗前,认真地看着他:“穆医生可能不知道我有个外号。”

“嗯?”

“江一般。”

穆深欲言又止,似乎憋着笑,半天后才说:“其实我没想买那盒牛奶,因为它过期了,我想拿下来提醒一下店家。”

江念尔:“……”

小说《穆医生他怎么这样》 第一章 初次相逢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