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现情 > 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
《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最新章节 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秦景行穆栖安全文阅读

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 七月女巫

主角:秦景行穆栖安
主角是秦景行穆栖安的小说是《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它的作者是七月女巫写的一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现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愉城有个传说:宁惹阎王不惹秦景行。面冷心黑,心狠手辣,光听这名字,就让人闻风丧胆。可偏偏穆家大小姐穆....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10-11 16:06: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大雨滂沱,烟雨朦胧了整个愉城。

嗡——

尖锐的车鸣声刺破宁静,一辆黑车极速开来。

轰!

黑车轰然追尾,把前边的车尾硬生生的撞歪了。

车门打开,下来的女人娇俏美颜,眉尾都翘着高扬的弧度,腹部高高隆起,站在雨中,定定的看着。

“穆栖安,你是疯了。”前边被撞扭曲的车里钻出来一个男人,脸上浮出厌恶,咬牙切齿道。

大雨淅淅沥沥个不停,穆栖安看着他,攥在车门上的手泛白,“你是想去看她吗?”

不等男人回答,她苍白的脸上缓缓露出笑容,“你能帮她一次,我就能同样的打压她阮家一次,你爱她一分,我就更恨你一分,这样,你还是去吗?”

车子相撞,磋磨出来的气息格外的刺鼻,穆栖安不适的皱皱鼻,腹部有些翻涌的疼。

男人眼神阴骘,只隔着大雨,冷冷的看着她,一句话不说,重新就要钻进车里。

两者择其一,他抛弃的毫不犹豫。

“秦景行!”穆栖安手指攥的苍白,“你要是再去,信不信......”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扬高声音,“我用同样的方式把她送进监狱,你还敢赌吗?”

前边车丝毫没停顿,轰然的启动。

她的头发都被雨水黏在脸颊上,一直挺直的腰板终于垮下。

这一战,她输的狼狈不堪。

雨水冰凉,腹部的绞痛一阵疼过一阵,咬着牙关,疼,下坠的疼。

她怕是,快要生了。

“秦景行。”

缓缓的弯腰,捧着腹部,强忍的眼泪啪嗒落下。

“秦景行!”

天旋地转,血顺着腿内侧蔓延,她踉跄了一下,狼狈的抓住身边的车门把,骤然跌倒,疼的五脏六腑疼,疼的心口都喘不上气。

视线彻底黑暗前,似乎看到一个身影过来,耳边像是幻觉,也像是真的。

“穆栖安,你最好别后悔。”

医院,急诊室内忙成一团。

“孕妇大出血!”

“快!”

门外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却半点不减风度,俊朗的脸上凉薄阴骘,嘴里咬着烟,没点,只垂眼安静的站着。

“家属,家属!”

医生脸色不虞,“孕妇情况不好,这不是胡闹吗,临产出去淋雨,不要命了这就是。”

“胡闹,两个都胡来,孕妇现在不配合,非要你进去。”

里面的紧张有条不紊的,血腥味浓厚。

他换上隔离衣,进去,站在病床前。

病床上的人,疼的面色苍白,削瘦的手指攥着床单强撑着睁开眼。

原本鲜红的唇都干涸裂皮,仰头看着他,猫瞳里没了神采,滚下泪珠,“秦景行,我疼。”

穆栖安伸出手来,原先的张扬傲气,在此时都成了委屈,一阵阵的绞痛让她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耳朵嗡嗡的,只听到医生急促的喊声,意识似乎在远离。

医生的声音高昂尖锐,“保大还是保小?”

她依旧不甘心的使劲瞪大眼睛,等待着一个回答。

眼前的男人弯腰,一如之前的温柔,一字一句,“你刚才不是没听清楚吗,那就再说一次。”

“保大保小。”

“我选保小。”

攥紧他袖子的手,咻的垂下,那钝痛后知后觉的锤遍全身,她眼里的神采彻底的涣散了。

......

黑暗里挣扎,是一场梦。

穆栖安猛然惊坐起,后背上全被浸透了。

梦里全是血,小小的尸体,浑身都青透了冰冷了,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她仓皇恐慌的四顾,“孩子,孩子呢?”

灯忽的打开,泄了一室刺眼的灯。

沙发上坐着的人,长腿交叠,优雅矜贵,只是少几分温度,一如之前冷淡的看着她。

之前听到的话,似乎只是一场梦。

“秦景行,孩子呢?”声音嘶哑的像是破锣。

低低的笑声,秦景行只抬手,磕了磕手里的烟,漫不经心,“送走了。”

“你用穆家做威胁,我守你一夜,换穆家手下留情,这是一笔公平的买卖。”

“阮阮一年前被你爸爸送进监狱,孩子流了,我还她一个孩子,这也很公平。”

薄薄的嘴唇上下张合,吐出来的字,却是比冬风还寒冽,刺的骨头疼,也刺的她脑子空白,发懵的钝。

“送,走了?送给谁了?”

穆栖安从床上起来,刀口扯的快裂了,一步步踉跄的去他那边,扯着他的领子,声音却带着颤抖的哭腔,“孩子送哪去了?你说啊!”

他的手冰凉,覆在她手面上,还是那副风度翩翩的冰冷模样,温柔的一刀刀的捅过来。

“你就当,你的孩子死在手术台了。若是查,也是如此。”

然后丝毫不留情的掰开她的手,正了正领子,起身往外走。

秦景行手臂被猛然攥住,那双手颤抖的频率很厉害,瞳孔里的红血色都带着歇斯底里的痛苦,“秦景行,你还是不是个人,这是你的孩子。”

“这是你亲生孩子啊!”声音尖锐破了音,“你就不怕,你就不怕......!”

“怕你爸爸知道了,打击报复,收购我产业?”他接下这话,冷静平淡:“还是怕遭天谴,不得好死?”

不好的念头突然冒上,不等说话,就听到他继续说。

“只可惜呢。”他唇角上扬,讥讽而叹息,“感谢你亲手把穆家的软肋送到我面前来,如今穆家自己都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功夫去管这些闲事。”

“更何况,阮阮的孩子,是通过正经的手段收养的。”他冷清的眼里带着怜悯,垂眼睥睨,“谁都抢不走。”

他再也不是当年那夺权的私生子。

如今秦氏如日中天,隐约要压过穆氏,他有足够的本事做到这些。

耳朵嗡鸣的快听不到了,穆栖安怔松的站在原地,眼泪没知觉的滚下来。

“求你,你再怎么对付我都行,哪怕把我送进监狱,孩子是无辜的,孩子还我。”

秦景行眼皮掀了掀,一丝嘲弄溢出,“这就是穆大小姐求人的样子?”

扑通!

膝盖着地,她泪落满了脸颊,笔直的跪在地上,抬头仰视这男人。

这一跪,跪碎了所有的骄傲。

三年,她从来没真正的看懂过他。

穆栖安痛苦的闭了闭眼,“秦景行,看在三年的夫妻情面上,孩子还给我,求你。”

小说《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 第1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