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玄幻 > 青萍
《青萍》最新章节 青萍陈玄丘叶离全文阅读

青萍 月关

主角:陈玄丘叶离
主角是陈玄丘叶离的小说是《青萍》,它的作者是月关写的一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玄幻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一世,天河倾泻,九州尽成泽国。又一世,十日并出,大地化为炼狱;再一世,鬼门大开,人间化为鬼蜮……天....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02-15 09:20: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大雍承天地之运,亡前朝暴政,有万民景从,遂承天祚,称帝立国,都曰中京,封建天下。以中央之国,驭四海九洲七十二路诸侯,今享国已四百四十四年,物阜民丰,国泰人安。

大雍极西之地,有一诸侯,受封于姬。姬国之西,便是无尽之海,世人谓之天涯。天涯处有一山,名曰青萍。

青萍下临苍海,上指青天,海天一色间,便是一柱青峰,白云环绕,如托菡萏,荷叶为白,花苞为青。山中林泉相依,寂静欢喜。隐仙宗便立山门于此。

隐仙宗创派祖师名曰邬赐仁,今开宗立派已二十七载,因不常在人间走动,故而声名不显。隐仙宗也从不大开山门广收门徒,都是邬道人随兴下山、随缘收徒,所以宗门并不兴旺,这些年来,一共也只五个徒弟。

这一日,邬道人闭关一年期满,出关之后照例要考核一下弟子们一年来的修为进境,是以邬道人闭关的草庐前,冠如伞盖的老槐树下,五个蒲团一字排开,弟子们早就在此等候师父出关。

大弟子巫马有熊。穿着一件无袖汗衫,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气定神闲,有厚重如山之感,气息绵绵悠长,几不可闻。

第二张蒲团上,坐着一个鹅黄衫子的少女,乃是二弟子满清音。满清音坐得无聊,便施法在空中划出一个“水镜”,对着水镜,正在她胶原蛋白满满的脸蛋儿上寻找着并不存在的痘痘。

第三张蒲团空着,似乎有人尚未赶来。

第四张蒲团上坐着一个卓尔不群的少年。少年之美,甚至会叫人忽略了他旁边孤芳自赏的清音姑娘。

少年身穿一袭麻衣,懒懒地盘膝而坐,以肘支腿,以掌托腮,长发披散于肩头,一阵风来,撩起他的长发,便露出悬胆一般的鼻子、菱角儿般线条分明的唇,那醉人的桃花眼更有一种媚眼如丝的效果,着实令人惊艳。

少年名叫陈玄丘,乃是邬道人的第四弟子。陈玄丘一想到今天师父要考校同门的修为进境,就满腹的郁闷,因为他的修为本领和诸同门全然不同。每想至此,陈玄丘就黯然神伤。

陈玄丘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发展科技文明的地球,本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司职员。正常来说,他的人生轨迹就是娶妻生子、奉养老人,安度一生。

直到有一天,他追求已久的心中女神宫丽同意与他利用周末郊游度假……

只有两个人出游,且是孤男寡女,要一起在外面度过周五周六两个夜晚,姑娘既能答应,其中意味是个男人都会明白了,除非她太绿茶。为此,他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可好死不死,当晚有流星经空,而他的心中女神想看流星。

“啊!小丽,这儿看的清楚。快过来,流星来了!我要许愿,我让流星带走……我去,怎么奔我来了?”

轰隆一声巨响,他就被“带走”了,高温之下,连点渣儿都没剩下。再醒来时,他就成了时年七岁的陈玄丘。陈玄丘时当时正在瀑布下练体,力竭昏厥,醒来,就成了他。

他并没有融合这个本体的什么记忆,不过一个二十六岁的老男人,想要冒充一个七岁的孩子,还是很容易蒙混过关的。

花落花开,春去春来。

又是十一个年头过去了,现在的他,已经把自己彻底当成了陈玄丘,接受了身在异世的命运。只是偶尔梦回,还会感伤亲人的永别,遗憾于他为小丽精心准备的,再无机会打开的那盒冈本001。

这个世界发展的是修真文明。第一次看到师父御剑而行,如长虹经空时,陈玄丘惊愕莫名。上天入地,呼风唤雨,这种神仙世界,想不到竟能亲眼得见,而且师父身后没有“绿幕!”

很快,陈玄丘又发现一个大惊喜:他太漂亮了,漂亮的简直不是人,只要淡扫蛾眉,薄施脂粉,绝对横扫伪娘界的无数女装大佬,登顶永恒的传奇。只靠这颜值,也不愁吃饭的吧?

陈玄丘抚摸着被两位师姐“蹂躏”的红彤彤的小脸蛋,偷笑地想。

八岁那年,师尊邬道人把他带进了草庐,郑重地传给他一部《造化不死经》,陈玄丘再度又惊又喜。

大师兄巫马有熊练的是《大衍天仙诀》、二师姐满清音修的是《洞玄上清术》、三师姐叶离学的是《离火焚木经》,这些修仙之法,和《造化不死经》这个名字比起来,被甩八条街啊。

结果,一打开《造化不死经》,陈玄丘就哭了。

《造化不死经》共有八卷,师父说此经包罗万相,博大精深。第一卷讲的是如何蒙昧天机,防范推演。第二卷讲的是如何遁隐身形,隐匿气息。

陈玄丘看到这里,还是觉得有些道理的。未虑胜,先虑败,才能活得久。以前看的小说里那些修真者动辄就活个几千万上亿年的,不稳如老狗,如何得证大道?

可是接下来的东西就有些不知所谓了。如何伪造路引、路条、腰牌等诸般证件,野外生存技巧、求职就业技能、职场生存技巧、不可不知的八项官场潜规则……

陈玄生的心态当时就崩了,这部《造化不死经》究竟是谁编纂的?这位仁兄究竟是干什么的啊?

然而,陈玄丘没得选,眼看着同门道行日益精进,而他只能练那见鬼的《造化不死经》,陈玄丘那颗向往修仙的心,都快要寂灭了。

……

“当~~~”

一声罄响,声音不大,悠悠然却有直上九宵之势,悠悠延延,经久不息。

草庐的柴门无风自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拐着一根藜杖,飘然而出。

就只是一件极普通的玉青色道衣,发髻上插一根枣木簪子,周身上下无一长物,却有道韵隐隐流转,宝相庄严,这便是“隐仙宗“创派祖师,邬道人。

众弟子起身,施礼如仪。

“巫马有熊见过恩师。”

邬道人的目光往大汉身上一定,欣然点头:“为师记得,一年前你还是心动初期,如今就已结了金丹,进境神速啊。一入金丹,要结元婴便指日可待了。”

身穿鹅黄衫子的满清音早在罄声响起时,便一指戳破了空中的水镜,扮出一副乖巧样儿来站着,这时便甜甜地叫道:“清音恭喜师父出关。”

邬道人抚须一笑,赞许地道:“清音的境界虽然仍是融合期,不过真气却是更显圆润凝实了,再有半年光景,当可生出气海,不错。”

清音开心地道:“多谢师父夸奖!”

邬道人走到第三个蒲团前,白眉一皱,藜杖向蒲团上一敲,喝道:“越来越没规矩,叶离去哪了!”

“师父父,人家在这里呢!”

后边老槐树的树干上,突然显出一个少女模样,娇憨地说了一句,那少女便向前一涌,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就从树身里走出来,待她款款走到邬道人面前抱拳行礼时,已然凝实成一个穿绿裙的可爱少女。

少女施礼道:“叶离见过师尊。”

陈玄丘看了三师姐的***,眼中露出一抹羡慕,要他一头撞爆了这棵古树容易,可这等神奇的遁术,他却是一窍不通的。

练气士四大境界,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聚虚合道。每一个大境界又分三个小境界。每一个小境界又分四个阶段,陈玄丘已经把第一大境界炼精化气的十二个阶段都练至大圆满境界了。

可是,他也止步于炼精化气了。一直以来,他只能练那听名字很唬人,内容却不知所谓的《造化不死经》。而一个炼气士,只有度过练气化神的第二个小境界金丹境,才算是修真呢。

满清音笑道:“师妹的木行遁术愈发精进了。”

邬道人乜了她一眼,冷哼道:“少替她打马虎眼,这丫头的境界一年来毫无提升。”

木离撒娇道:“人家不是入门晚么,要不师父父再去闭关一年好啦,等你下次出关,弟子的境界就会提升了。”

邬道人摇头叹息道:“你呀,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可怠慢了。”

木离扁了扁嘴巴,敷衍地道:“谨遵师父教诲!”

邬道人又走到陈玄丘面前,陈玄丘如玉树临风,背负双手,乜视着邬道人,神色不善。

邬道人满脸惊喜地道:“呀~,玄丘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姿容既好,神情亦佳。龙章凤姿,气质天然,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这才一年光景,就出落的愈发俊俏了。”

陈玄丘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幽幽地道:“师父,你不觉得我的才华配不上我的颜值么!”

叶离掩着唇儿,吃吃地笑:“师弟,要什么才华啊,好看就行了。”

陈玄丘怒道:“三师姐你又说风凉话,我不出金丹,不成元婴,这副肉身几年也就衰老了,百年之后还不是黄土一坯,你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邬道人板起脸道:“为师传你的《造化不死经》么,可练成了么?”

陈玄丘一梗脖子,很叛逆地道:“六七八卷我没学!”

清音赶紧帮腔道:“师父别当真,玄丘师弟说的只是气话。其实第六卷他还是学了一些的。你看弟子这身衣衫,就是玄丘师弟亲手裁的,徒儿的身材衬托的多好。玄丘师弟炒的菜也好,你看叶离师妹都吃胖了。”

叶离:……

邬道人冷哼道:“既然不曾学全,那就继续学。”

邬道人从陈玄丘身前走过去,却忽又站住,扭过头来,讶然道:“你刚才说什么?你上山……已经十八年了么?”

陈玄丘悲愤地道:“是啊师父,足足十八年了。”

邬道人感慨道:“哎!这就十八年啦,往事依稀,仿佛昨日。你随我来,为师有话,要交代于你!”

邬道人说完,转身就向草庐走去。

陈玄丘一听大喜,听师父这话音儿,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呐!莫非之前种种,都是师父在磨练我,我的传奇,这才开始么?

小说《青萍》 第1章 青萍山上一小修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