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现情 > 星星落在我头顶
《星星落在我头顶》最新章节 星星落在我头顶甄晓言瑾全文阅读

星星落在我头顶 芒果加冰

主角:甄晓言瑾
主角是甄晓言瑾的小说是《星星落在我头顶》,它的作者是芒果加冰写的一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现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湖传言,这堂课的讲师是学校新聘请的,在同学中评价很低而且特别较真,他上课总是照本宣科,枯燥又乏味,....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01-19 16:48: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先一笑

未曾相逢

第一章

01.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十一”国庆放假结束,众学生陆续归校。理学院能容纳上百人的实验室里,唐栗偷看了一眼微博的话题突然问道。

而身边那个酣然入睡的某人却毫无动静,她正霸占着自己那大大的胡萝卜抱枕,脑袋赖在上面,睡得光明正大、昏天暗地。

书三百,一言以蔽之:困。

这堂生物化学实验课,甄晓已经睡了小半节课了。

虽说是被自己硬拖来的,但要不要这么不给力,真没见过这么能睡的人。

唐栗也是没辙,第N+1次吓唬她:“别睡了,我们教授的恶趣味就是点你这种上课爱睡觉的学生做实验,而且,学神也来了!你懂的!”唐栗突然笑得有些肉麻。

她不懂!

在唐栗不断的干扰声中,趴在桌上的甄晓总算是动了动,下一刻,她缓慢地抬起头。

她看上去还有点蒙,眨了眨眼,瞄了眼前方投影屏上那一长串晦涩难懂的公式,学术、理论、实验,嗯,有个唯一的共同点—看不懂。

“两辆并行的公交车,一个女孩在哭,却被另一辆车上的男人逗笑。两人一拍即合,拿出扫码微信,意外的是,扫码成功了。”

唐栗感叹着果然美好的爱情都是别人家的,她也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

可能是刚醒,睡意犹在,磕磕巴巴打了个哈欠,甄晓很明显和她没法产生共鸣。唐栗却兴致勃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公交车还有脱单的功效,可以考虑给这两辆公交车的司机发面锦旗,让他们以后多在合适的地方开开车。”

您老人家的说法要不要这么脱俗。

唐栗翻了个白眼:“是缘分啊!命中注定!一见钟情!”

她没控制住自己的声音,音量拔高了一点点。

甄晓:“说得有歪理。”

“是有道理!”

“哦。”

“小小,你期待一见钟情吗?”

这谈心来得有些猝不及防。

甄晓歪着脑袋想了想,其实不用想都知道,她的脑海里好像根本就没有一见钟情的概念。毕竟“我喜欢你”和“nicetomeetyou”不太一样,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说我喜欢你,得到“我也喜欢你”这样回应的概率太小了,对方的不排斥和默许已经是幸运的小概率事件了!不过看着唐栗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自己,她不由得笑了:“是是是,和你一样超期待的。”

唐栗挑了一下眉,八卦的劲儿一下子带动起来:“是吗?那你可得好好加油,最近你可是红鸾星动,上次和学神告白以后,有没有什么后续故事?”

甄晓抿了抿唇,回答得很直接:“没有。”

唐栗秒回:“没关系,多制造几次偶遇机会,多沟通沟通就熟了。毕竟学神高岭之花的地位不可动摇,你们已经有了一个童话般的小说开端,加油努力看能不能多来点后续故事,我很看好你们!”

好意思提。

甄晓撇嘴:“胡说什么?”

唐栗忽然挑起眉毛,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没玩‘真心话大冒险’,你就不会遇见学神,那就太可惜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甄晓语调微冷。

“小小,你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听得我心里瘆得慌。”

02.

一周之前,甄晓还不知道所谓的学神何许人也。那个时候她对他的认知还局限于那个活在室友口中的人:学神、高冷、长得帅。

直到……她在实验室,遇到言瑾。

那天恰逢宿舍里的唐栗小富婆生日,她们全宿舍都出去吃饭庆祝了。饭桌上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她只顾埋头吃喝,没注意听,等她回过神,就发现桌上那盆水煮鱼里的大汤勺正对着她。

唐栗向来不靠谱,想到她平时坑爹的作风还有脸上不怀好意的笑,甄晓觉得,自己要完!

果不其然,听她选择了“大冒险”,唐栗迅速从身后抽出张白纸,笑眯眯地看着她:“嗯哼,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啊!请按照上面写的内容,和我们的学神言瑾表白!”

午休时间刚过,甄晓揉着眼睛醒瞌睡的同时,将苹果核扔进宿舍垃圾桶里,口语老师也是心狠手辣,竟布置了三个课时的试听课程,映衬着窗外灰黑的天空,甄晓不由得想起李清照的诗: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她的桌上摆满了小雕刻,小动物小花小草小人儿……视线扫到那张夹在木桩上的告白纸时,羞耻感瞬间爆表。

—言瑾,你就像夏日里的西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你就像冬日里的一把火,燃烧了整片挪威森林。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想和你谈恋爱。

唐栗那个花痴,这种话要她怎么说出口?

就算是疯了也说不出来啊!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自己把脸送过去丢啊!

她脑子里乱糟糟的,原本几句波斯语词汇轻松背下,这会儿戴了耳机又忘词了,只好又把书拿出来,多看了几次。

甄晓属于典型的偏科生,理科基本一窍不通,尤其是数学,更是惨不忍睹,但文科却出类拔萃。她戴着耳机,拿起小刀继续刻木头。没过多久,唐栗回来了,伸手抽走她手里的木头,她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唐栗就把她拽起跑出宿舍。

“走走走。”

她极其无奈:“干吗去?”

话音刚落,唐栗就拽了拽甄晓的衣服,朝前面清俊挺拔的身影努了努嘴。

是言瑾。

他正朝实验楼走去。

唐栗在口袋里摸了一把,然后转头意味深长地望向甄晓。

甄晓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口袋:“你……要干吗?”

唐栗立刻飞来两眼刀子:“别装傻,愿赌服输懂不懂。”

“现在?”

“不然呢?”

好吧。

甄晓站在原地瞪眼,非常无奈。

几分钟后,愿赌服输的甄晓跟着唐栗进入了实验楼。

这是甄晓第一次到S大的实验楼,实验楼下面种了一排紫荆树,由于过了花期,枝叶凋零,已经没有夏天那么茂盛了,有些枝干已经秃了,一阵凉风吹过,有浅紫色的花瓣从上面零碎地落下来。甄晓扶着栏杆欣赏了一会儿,她们没有实验楼的权限卡,要进实验楼只能从副楼走。

实验楼里显得有些冷清,一楼是冷冰冰的器械实验室,她爬上两楼,沿着走廊一间一间教室地找。

走到实验A区时,她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动静。

两人当中,她走在较前面,于是先隔着玻璃窗探头往里看,实验室里很空荡,一眼看过去,只看见一排排桌椅、仪器和雪白的墙壁。

言瑾正在黑板上写字,侧影轮廓虽隐匿在暗处,却依稀可见线条明朗的下巴。他穿着白色大衣,里面灰黑格子的毛衣衣领露了一截出来,修长的手指拿着一根白色的粉笔,唰唰唰几笔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复杂的公式,字迹十分潇洒,落笔铿锵有力。

身旁有男生问他:“言瑾,打不打球?”

他转过头,背靠着墙。他的身材挺拔修长,却像软了骨头般慵懒地靠在身后雪白的墙壁上,懒洋洋地看向那个男生:“困。”

声音模糊传出来,尤其是那个低沉又醇厚的声线,听在耳里,尾音分外撩人。

而蹲门外的甄晓,关键时刻又犯了

,半晌没动。

唐栗没办法,只能陪她偷偷摸摸地蹲在门口。

“小小,你不会想临阵退缩吧?”

她不否认,她有点

了:“要不,回去?”

“别啊,来都来了,箭在弦上,你可别当缩头乌龟。”

正踌躇着,对门走出来一个人。

“你们在做什么?”

03.

两人一顿,神同步地看向眼前。

那是个男生,个子极高,居然还有点小帅,五官立体深邃。

此刻,他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

甄晓和唐栗都是不足一米六的个子,只能仰头看他。

掌握全校八卦的唐栗立刻认出来这人是贺千寻,言瑾的“好基友”。

见她们不说话,贺千寻朝实验室瞥了一眼,看到里面的人后,心里就明白了,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喜欢他啊?”

甄晓:“……”

他挑眉:“我帮你们开门。”

贺千寻明显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推开门就喊:“言瑾,有两个妹子蹲门外呢,好像找你的。”

言瑾淡淡回了一句:“哦,跟我有关系?”

甄晓瞬间有些尴尬,她连忙转过脸。

这流程和预想中的不一样啊!人生第一次偷窥……哦不,告白就被捉了现行……那她还要不要继续?会不会被一个不爽踢出来?好尴尬!

虽然她脸皮厚,但她自尊心强啊!

“磨叽什么呢。”唐栗看甄晓半晌没动,以为她又动了落跑的念头,没忍住用手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没有掌握好力度,本来只是想拍一下的,结果变成了推。

于是—原本就处在分神状态的甄晓一点防备都没有,腿一软,直接跌了出去。

实验室的人全看向突然闯进的她。

众目睽睽之下,甄晓只觉脑中血流一轰。

她第一反应就是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下一秒,她就傻眼了,自己的隐形眼镜似乎被撞掉了。

甄晓向来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于山的本事,然而到这个时候,心里也免不了飙出一万句骂人的话,直想找地缝钻进去,没找到,只能硬扛,亏得会装,才没有马上崩溃。

没事没事,反正离这么远,无论学神长得高矮胖瘦,对于近视此刻还掉了隐形眼镜的她来说一切都像打了马赛克。她调整了几秒,努力让自己显得云淡风轻:“大家好!”

她声音很好听,加之长得不赖,笑容又甜又勾人,尤其那双大眼睛水汽懵懂,似有流光闪烁。

实验室的众人微愣之后,惺惺相惜地互相对视一眼。

看来又是一个被言瑾祸害的女生。

甄晓尴尬地从地上站起来,她瞪大了眼想要看清那个男生,却只模模糊糊看了个侧影,心里正遗憾没看到全貌,突然男生转了转头,也不知道他在看哪里。不过,甄晓四舍五入就当他在看自己。

现在四目相对了,甄晓突然笑了笑,心里感叹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围观群众觉得这女孩的告白节奏也太清新脱俗了,眼睛瞪那么大,不知道在看什么,还朝着空气笑?

而言瑾背靠着墙,依旧姿态慵懒,似乎这会儿才刚注意到犯蠢的她,认真看了几秒,微微上翘的单眼皮对着她,淡声问:“同学,你找谁?”

果然很高冷。

忽然想起前几天在微博看到的话题“最有可能孤独终老的人”,当时她还觉得无聊,这年头还有哪个人会孤独终老?

现在看着言瑾这张“高糊”的脸,还真有几分孤独终老的迹象!

甄晓笑起来,眉眼弯弯,嘴角梨窝浅现:“找你。”

言瑾挑眉:“什么事?”

“表白。”

一阵风从窗外来,吹动了甄晓两鬓的碎发。不知为何,她的心也微微颤了一下。

他的神情有些微妙,静静地望着她,也不接腔,难辨喜怒。

她被看得心里一阵发虚,正想开口,就听言瑾淡淡“嗯”了一声:“开始吧。”

甄晓愣住。

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她撩到了?

表白进行得出乎意料地顺利,甄晓有些蒙,又有些难以启齿。

此时此刻,她早将唐栗交代她说的长篇大论忘到九霄云外,只是硬着头皮小声道:“呃,言瑾,我喜欢你。”

静谧……

一秒。

二秒。

三秒。

言瑾沉静地盯着她,她忐忑不安地等着,眼睛瞪得很大,清澈又明亮。

“然后呢?”

甄晓皱了皱鼻子:“没了。”

奇怪了,这什么情况?还意犹未尽了?学神不是不喜欢女生表白吗?

不过,她才不管那么多呢,只要完成任务就成。

言瑾神情依旧很微妙,甄晓心情不错,立即对他笑了一个,眼尾懒洋洋地上扬着,尽显一副憨憨的娇萌。她笑得言瑾一愣,刚想说话,就听她飞快地说:“那个,我说完了,你不用答复我。”

未等言瑾有所反应,她逃窜似的跑了。

04.

甄晓走后。

实验室里的几人,颇有些目瞪口呆。

他们一致将目光投向被表白的那位,那人却依旧神态自若地敛眉,轮廓立体的侧脸俊逸非凡,不带波澜,仿佛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但谁都知道,言瑾虽然眼高于顶,但不是喜欢惹事的性格,尤其对待女生,更是水火不侵,退避三舍。

所以今天,这是转性了?

贺千寻有些贼兮兮地推了推旁边人的手肘,问:“喂,刚才表白那个叫什么?”

“怎么,你想追?”

“不敢,和我们出了名的高岭之花表白啊,没录下来真是可惜。”

“好像叫甄晓?波斯语专业的。”

“那个何祺堵了一个星期都没堵到的小学妹?”

一人推了推镜框,答了一句:“倒是挺可爱的,嘴里叫着言瑾的名字,却一直对着空气笑。”

“那怎么跟咱言瑾对上眼了?”贺千寻环胸思忖,认真得几乎让人都快忘了他本是吊儿郎当的人。

“问问他?”有人挑眉,指向一旁那个看似聚精会神的人。

贺千寻似乎来了兴趣,壮着胆子朝言瑾看了一眼—言瑾已经掏出耳机戴上,仿佛与世隔绝。

贺千寻也见怪不怪,知道言瑾能听见,只看他想不想听。察觉到贺千寻投来的灼热目光,言瑾不耐烦地问:“看什么?”

贺千寻犯

,立刻收回了目光:“啧啧,性冷淡。”

言瑾乜斜了他一眼。

“这么冷漠,小心孤独终老。”贺千寻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这么热情,也没见你有对象。”言瑾挑眉。

贺千寻一愣,好家伙,嘴还是那么毒,那些喜欢她的小姑娘可真是被蒙住眼睛了,她们知道在他不为人知的高冷外表背后是这副毒舌样子吗?

半晌后。

言瑾拎起贺千寻的后衣领,声音慵懒:“走了,打球。”

贺千寻被拉得猝不及防,很纳闷:“你不是困吗?”

“现在醒了。”

贺千寻:“……”

绝对不能好好玩耍了,他当时真的是脑抽了,怎么跟这样反复无常的人做朋友了呢?

小说《星星落在我头顶》 第1章 未曾相逢先一笑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