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灵异 > 蛇棺
《蛇棺》最新章节 蛇棺龙灵张含珠全文阅读

蛇棺 江河

主角:龙灵张含珠
主角是龙灵张含珠的小说是《蛇棺》,它的作者是江河写的一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灵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出生那天,我家正迁祖坟,我爸打死了棺材里一条快要蜕皮化蛟的大蛇,差点被蛇咬死。生我时,万蛇齐涌,蛇声....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11-17 10:46:1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生我的那天,我爸妈正在老家迁祖坟,移棺时发现,棺材里盘着一条大如细碗,头顶黑包,蛇皮泛白、将蜕未蜕的斑斓大蛇。

当时风水先生就说这蛇头顶包,皮泛白,是要蜕皮化蛟了。

我爸抓住这条蛇泡酒,哪知道这蛇蜕皮的时候也很凶,咬了我爸一口,我爸一气之下,直接打死了。

我妈听说我爸被蛇咬,急着送蛇药,在山路上被一条腰带粗的蛇拌了脚,当时就发动了。

生我的时候,周围万蛇盘缠,蛇头半昂,对着我妈嘶嘶的吐信,像是在嘶吼,又像是在膜拜。

给我家迁坟的风水先生见状,连钱都没要,直接跑路,还搬离了我们镇。

当晚暴雨轰鸣,一道雷将我家刚迁的祖坟给劈开了,那条被我爸打死的大蛇也不见了。

我爸却接连三天昏迷不醒,打着摆子说胡话,奶奶去求了十里八乡有名的米婆。

米婆问米后,说问题不在我爸身上,在我身上,然后给了我奶奶一块黑色的蛇形玉,让我奶奶在我成年后给我,又用糯米给我爸拔了毒。

当晚我爸醒了,那个米婆却在回家的路上,被蛇咬死了,不是中的蛇毒,是生生被蛇咬死的。

村里人都说是我爸打死了祖坟里那条要化蛟的大蛇,遭了蛇报复。

还说我出生的时候就被蛇惦记,怕是不吉利。

我爸不信这些,可我妈生我早产,坏了身子,我们全家就搬到了镇上,我爸依旧做蛇酒生意。

从我记事起,我就经常梦到蛇,那是一条通体黝黑的巨蛇,无论我做什么梦,那条蛇都会在我梦里。

或是盘伏,或是昂首,或悬挂,就那样静静的盯着我。

怪的是,我梦完蛇的第二天早上,我家门外,总是会盘着蛇,有时几条,有时很多,都会被我爸抓来泡蛇酒。

跟我爸妈讲过这个梦,她们被我问烦了,就会朝我吼:“龙灵,你一个小姑娘梦到蛇,要不就是近期财运佳,要不就是以后生男娃,都是好事。小孩子不要信那些封建迷信!”

可随着我长大,那条一直在梦里的巨蛇越来越清晰了,有时我半夜惊醒,都能感觉到那条蛇卧在我身边。

在被窝里的手指轻轻一动,好像就能碰到冰冷、粗砾的鳞片。

或许是一直做这个梦,慢慢的我也习惯了,有时在梦中,我还会和那条巨蛇说几句话,你到底想做什么啦,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一直在我梦里之类的。

可巨蛇根本不会理我,那样淡然的看着我。

十八岁生日那晚,梦里那条巨蛇不再只是在远处看着我,而是慢慢的爬了过来。

本能的想逃,可在梦里,怎么也动不了,那条蛇就那样慢慢的爬到了我身边。

我被吓得冷汗直冒,紧闭着眼想努力醒过来。

“想什么呢?额头上全是汗。”那条黑蛇爬到我身边,慢慢的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

五官如同刀削,双眼黑沉如星,薄唇轻抿。

我看到这张脸,突然就愣住了。

那黑袍男子却好像身体软弱无骨,趴在我身边,只是抬头看着我:“你让龙岐旭明天把所有的蛇酒都搬出去,那条蛇要来了,一条蛇都不能留在你家里。”

他声音又沉又急,说着的时候,似乎害怕什么,昂着头朝四处看:“一定一条蛇都不能留。”

跟着就慢慢变成了黑蛇,他眼里似乎还闪过伤感:“龙灵,我不能在外面保护你,你自己要小心。”

等黑蛇爬走,我猛的从梦里惊醒。

房间里很静,我盯着天花板,不敢扭头,只是小心的将手指朝刚才梦里黑蛇趴着的那边动了动,确定碰到的是被子,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隔壁房间我爸的鼾声震天的响,我出了一身汗,就到楼下去喝水。

我家是镇上自建的三层小楼,一楼是门面,二楼自己住,三楼租给了在镇上做生意的一家四口。

饮水机就楼梯的转角处,我脑子里还想着刚才梦里的事情。

那条黑蛇变成了人了,让我爸把蛇酒搬走,好像还害怕另外一条就要来的蛇?

实在是口渴得不行,也没开灯,拿起杯子就放水喝。

饮水机“咕咕”的冒着水响,隐隐约约的,店里好像有什么抽着水“哗哗”作响。

又好像是什么不停的拍打着玻璃,“啪啪”的震动。

我握着水杯,想到梦里那条黑蛇说的话,只感觉浑身发冷。

鬼使神差的,我端着水杯,打开灯,慢慢的朝我爸放蛇酒的架子走去。

店靠墙摆着两个大架子,上面都是蛇酒,各色各样的蛇,分明别类的泡在各种药材里。

灯光透过琥珀色的酒水,那些平时泡在最底层的蛇,好像都活了过来,或是斑斓,或是条纹相间的蛇身,贴着玻璃瓶缓缓的游动。

有的甚至用蛇尾重重的抽打着玻璃瓶,甩着酒水“哗哗”的响。

我吓得紧捧着水杯,也就在同时,所有的蛇都在玻璃里瓶里转了身,蛇头昂起,紧闭着玻璃瓶。

紧闭的眸缓缓睁开,隔着玻璃死死的盯着我,蛇尾以古怪的节奏拍打着玻璃瓶。

那一双双的蛇眸似乎闪着幽幽的绿光,晃得我头昏脑胀。

蛇尾拍打的声音汇聚在一块,却又变成了一个“嘶嘶”的声音,好像在叫我:“龙灵,龙灵。”

我想跑,可一转身,全是绿幽幽的蛇眸,好像四周都是由一个个蛇酒瓶堆砖出来的,每个玻璃瓶里都有一条蛇,正冷冷的注视着我,嘶嘶的朝我说着什么。

天旋地转之间,我似乎听到脑中有个声音低吼了一声,跟着那个黑袍男子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黑色长袍宽袖一展,就将我的头遮住:“别看!”

我眼前一黑,跟着似乎听到无数的水哗哗的响,然后眼前一亮。

黑袍男子依旧站在我身边,身体摇摇欲坠,脸色惨白,连好看的薄唇都没有血色。

朝我郑重的道:“明天一定要把所有的蛇送走,一条都不能留。我只能出来一次,不能……”

他话还没说完,身形就慢慢变淡,跟着就消失不见了。

店里好像变得十分安静,两排架子上,所有蛇酒瓶里的蛇似乎都死了,翻着蛇身,肚皮朝上,浮在琥珀色的酒水里。

泡蛇酒活蛇最好,我爸最得意的就是,他店里每瓶蛇酒里的蛇都是活的。

可现在,所有的蛇都翻了肚。

我捧着水杯,飞快的跑上了楼。

在我爸震天响的鼾声中,将他叫醒。

“龙灵,吵什么呢?明天不用读书啊!”我爸有点生气,朝我嘟囔:“你妈明天打麻将没精神,输了牌,看她不骂你。”

“所有的蛇都死了。”我大喊了一声。

却还是隐瞒了那条黑蛇的事情:“我下去喝水,看到蛇酒里泡着的蛇都翻肚了。”

我爸立马清醒了,也顾不得吵不吵醒我妈了,鞋都没穿就急急下了楼,跟着楼下就传来我爸气急败坏的声音。

对于那些蛇酒,我还心有余悸,只是在转角处看着我爸:“趁着没人知道,全部丢了吧?”

“你懂什么,这都是钱。”我爸气得直耙头发,朝我挥手:“行了,你去睡吧。这是大人的事,你别管了。”

“如果让人知道你泡的蛇酒是死蛇就不好了,今天全处理了吧,别把招牌弄砸了。”我想着黑蛇的话,依旧没有放弃。

我爸最看重他这块活蛇泡酒的招牌,有点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中午我特意从学校打电话给我妈,我爸似乎在一边大声的打电话给客户推销蛇酒。

我妈估计用手机在打牌,不耐烦的道:“都卖出去了,你爸做生意这么多年,几十瓶蛇酒哪有卖不出去的,老客户都不够。”

晚饭的时候,我特意借口忘记带书,打了个车回来看了一眼。

确定架子上所有的蛇酒不见了,还是挺佩服我爸的。

晚自习下课,还是我爸接的我。

他很得意的告诉我:“你爸今天大甩卖,蛇酒都卖光了,好大一笔钱呢。等你高考完,我们带你去旅游,好好考!给你爸长点脸!”

确定店里架子上一瓶蛇酒都没有了,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我妈可能今天收了钱,去打麻将了,我爸将我送回家,又被叫出去喝酒了。

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洗漱完,准备回房睡觉,想着再梦到那条黑蛇,一定要问他是怎么回事。

关门前,似乎听到三楼好像有什么啪啪的拍水声,听上去就好像昨晚那些蛇尾拍着玻璃瓶的声音。

小说《蛇棺》 第1章 梦中黑蛇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