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短篇 > 杏花零
《杏花零》最新章节 杏花零上官宏孟晴儿全文阅读

杏花零 欧阳浦东

主角:上官宏孟晴儿
主角是上官宏孟晴儿的小说是《杏花零》,它的作者是欧阳浦东写的一短篇类小说,文中的短篇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朝代更迭,风云四起。礼部侍郎上官青云陷入文字狱,实则是牵涉另一惊天密事。深处危局,托孤孟谢两门,以玲....
状态: 已完结 时间: 2020-10-22 14:31:1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山画水画俱是心中话,你侬我侬均是情意浓。

南唐后主李煜在亡国后所作《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堪称一绝,是其被毒杀之前所作,被称为绝命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北宋赵佶国破家亡之时所作《燕山亭》,发出“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的凄凉哀嚎,广为流传。

但是,并非所有的亡国之君都有此才情,大明朝亡国之君崇祯皇帝朱由检,则为我们留下了一段不解之谜,并以此引出两世三府一帝王的恩怨情仇。

《杏花零》的故事,就是从清朝入关后的第一场文字狱开始的。

1644年,闰年,猴年,农历甲申年,明思宗崇祯十七年,清世祖顺治三年,大顺朝永昌元年,大西朝天命三年。

这一年,乱世之秋,四政更迭,战火纷飞,民不聊生。

李自成攻入北京,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引清兵入关,崇祯皇帝煤山自缢殉国,大明王朝宣告结束,史称“甲申之变”。

清兵入关后,遭到汉族等各民族人民的武装抵抗,清朝发动了多次大规模的大型屠杀事件,如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阴八十一日等等。

李自成攻入北京决定了大明王朝的灭亡,而山海关战役则决定了中国历史的走向-大顺还是大清主政中原。

而每一次新旧王朝的更替都伴随着生灵的涂炭,家国的破亡,万民的无助,无论是谁,都只是沧海之一栗,只能苟延残喘,偷生度日,随波逐流,尽量让自己漂的更顺畅从容些而已。

文字狱自古有之,但在清王朝统治的二百余年间,从未间断。

在顺治、康熙、雍正和乾隆四朝,发生过166起,第一场文字狱是顺治朝“张晋彦案”,以康熙初年庄廷龙明史案和雍正末年吕留良案为最大,涉及2000余人,以顺治一朝最为黑暗,达到顶峰。

文字狱是清廷统治者加强思想文化控制的手段之一,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文化恐怖制度。

究其原因一是清先祖世受皇封,入主中原后,忌讳于此,凡涉及此类者,皆以“大逆罪”进行杀戮;二是清初反清复明思想文化久不能除,引来统治者的强权高压手段。

龚自珍诗云:“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只为稻粱谋”,可见一斑。

上官青云,礼部侍郎,京城著名的文人,才貌俱佳,乐善好施,结交广泛。尤其和京城名仕刑部孟义仁和兵部谢泊安交好,三人并称“京城三杰”。

时人称他“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可见一斑,颇得京城文人与江湖人士推崇。

作为礼部侍郎的京城名仕上官青云一府,平平安安,与世无争,可以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清入主中原后,因其巨大的声望和在京城乃至全国文人中的口碑,用之,以封文人之口,日子倒也过得清闲自在。

顺治十四年,黄昏,深秋。

日渐西山,寒意初现,看似柔和的暮光落在街上来往行人身上,掠过修缮不久的上官府红漆大门,冰冷而麻木。

陡然间,眼见巷口一队人马由远而近直向上官青云府宅,扣开大门,为首是一名公公,上官青云认得,乃是宫中太监之首,刚刚上位不久,皇帝身边当红之人,孙德胜。待引入中厅,捧出圣旨,抬起下巴,环顾四周,尖声喝到:“奉天承运皇帝,昭曰,上官青云饱受皇恩,然其不思报国,大逆不道,勾结奸佞,摘取顶戴花翎,着刑部收监候审,钦此!”

上官青云坦然自若,领旨谢恩。

孙德胜阴阳怪气说到:“上官大人,得罪了!来呀,带走!”

说吧,头也不回朝前走去,众人分开两旁,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眼睁睁看着上官青云被带走。

待到府门紧闭,顿时府内众人如油锅入水一般,顷刻炸裂开来,上官夫人,一双儿女,丢了魂一样,管家下人,丫鬟婆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入夜,掌灯,中厅。

上官夫人居中右坐,独子右下而坐,独女随兄次坐。大管家燕怀安居左下而坐。

摇曳的烛光,凝重的脸庞,静谧的夜晚是那样的深沉,不,也许只是上官府如此而已。

上官夫人出自前明大户人家,相貌端庄,典雅大方,平日为人宽善,待人温和,日夜操持打理府内一应事务,从未让上官青云分心家务,膝下一子一女。

公子上官宏,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一朵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谦谦君子温如玉,剑目如电射寒星,怎的又一个潘安宋玉!

年十七,习文练武,文采斐然,能诗能画。武功更是了得,拜师少林八大名僧之一的普贤大师,修习易筋经和大力金刚指,尽得真传,兵器尤其善使岳家枪,与孟府千金独女孟晴儿有一纸婚约;

女儿上官兰儿,七岁,颇得上官青云及夫人宠爱,自幼随父读书,问礼于母,古灵精怪,兰心蕙质,与谢府长子谢玄有婚约。

上官府与孟府、谢府三家本就交好,早在一年前又有了秦晋之约,自然是好上加好,遇到难事均相互照应,今日发生如此重大变故,自然求助于谢孟两府。

上官夫人面带沉重,对大管家淡然的说到:“怀远,老爷遭此劫难,事情不知如何发展,你告诉上下众人,安神守舍,不必担心,更不要胡乱猜测。同时,即刻连夜到孟府、谢府拜见二位大人,请他们务必解救老爷。”

燕怀远起身行礼道:“是夫人!”

“宏儿带你妹妹在府内静心读书,没有吩咐不得出府!明白吗兰儿?”上官夫人问道。。

两人齐声道:“明白请额娘放心!”

上官夫人转向大管家燕怀远:“还有,怀远路上小心有人跟踪,千万千万”,上官夫人嘱咐着他,“都去吧”。

众人应诺一声,各自退去,中厅的烛光只映入上官夫人那充满忧思的眼中。

燕怀远即刻独自秘密前往孟府和谢府,报与两家,孟谢二人闻听,自是吃惊不小,连夜着人打点周全,以期与上官青云狱中相见,详细了解相关情形,找到解救上官青云之法。

小说《杏花零》 第一章·文字狱缚人口舌,上官府深陷反案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