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重生 > 重生豪宅男
《重生豪宅男》最新章节 重生豪宅男李怀李国强全文阅读

重生豪宅男 见缝长草

主角:李怀李国强
主角是李怀李国强的小说是《重生豪宅男》,它的作者是见缝长草写的一重生类小说,文中的重生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李怀猝不及防被踢回2002年高中时代,胸无大志的他觉得自己依然是个废柴,于是决定继续当个宅男,不过更....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5-23 18:00:3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当泛黄的老照片逐渐清晰,当散碎遗失的记忆如珍珠重新被串联...

李怀看了看墙上的老挂历,确定自己重生回到了2002年。

先是一番震惊后逐渐冷静下来,李怀有些纳闷的皱了皱眉头,

我回来干什么?

上辈子可以用寡淡来形容,既没有什么苦大仇深,也没有什么风光颠沛。

像小透明一样平平稳稳考上二本,毕业直接回老家小县城考上公务员,相亲娶个不爱也不恨的人搭伙过日子,虽有小吵小闹,但也算过的安定。

不善于人打交道,朋友就那么几个,也曾被人鼓动创业,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每天下班后更喜欢一个人看看小说、刷剧、玩游戏。

虽被人不乏嘲笑意味的称之为宅男,但李怀根本不在意。

对他来说,钱够用就行,

小说永远比妹子好看,

游戏永远比妹子好玩,

追的小说还没完结,

期待的游戏还没上市,

回来TM干什么?

...

现在正值6月,西沉的余晖染红层叠的云彩,暮光伴随着一丝凉意,剧团大院内,正有几个熊孩子一边大呼小叫,一边伧啷啷地滚着铁环。

那些被深埋心底的记忆如沉渣泛起,带着一丝苦涩与温馨,却又岁月静好。

这是他的家乡东阳县,一个位于中部晋省的小县城,曾经很长时间带着贫困县的帽子,但李怀知道,随着今年动力煤价格的抬升,这里将迎来煤炭的黄金十年。

这是一段疯狂的岁月,暴发户层出不穷,连煤矿工人过年给老婆买个上千的衣服,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这段时间百业兴旺,似乎干什么都能挣钱,连南方的小姐都成批前来,并且打电话给姐妹,“人傻,钱多,速来!”

然而后世繁华过后,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小县城的人们一边看着挥霍修建的各色建筑,一边哀叹挣钱不易,随后在迷茫中挣扎脱困或堕入深渊。

那段时间,生意最好的是各种贷款公司...

当然,这一切都和他家没有关系。

母亲去世的早,父亲李国强是剧团的一名老职工,天性乐观随和不喜争斗,自己组了个小演艺团,接些红白喜事、开业庆典的活一心挣外快。

李怀也继承了父亲的性子,只是安守自己的小世界,对风云变换的外界只当风景。

但,既然重生了,总要改变些什么吧...

学着那些重生前辈,李怀趴在家里老旧的写字桌上,拿出一张白纸准备写个人生计划。

然而涂涂抹抹十几分钟后,就放弃的扔掉了笔。

“谁TM能记得那么清楚!”

玻璃下压着的老照片中,被父亲画了戏剧丑角脸谱的7岁李怀,也一脸笑吟吟地仿佛在嘲笑…

拉开抽屉,从夹角拿出一盒皱巴巴的蝴蝶泉,点燃一根后,李怀无奈的仰头靠在椅背上。

时代大潮中的冲浪者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被裹挟前行,在被拍在沙滩上后,回首一看,才会恍然大悟。

噢,原来海浪是这样的,早知道我TM就...

然而即便知道是风口,要想做那只飞天猪,也要有把自己吹成气球的能力。

上辈子年过而立的李怀知道,自己...没那本事。

生意无非人情,但他却天性散漫,喜欢独处。

那些人情礼道、迎来送往不是不懂,但即使努力去做也没别人随意为之效果好。

去找领导,连礼都提不进家门的就是他这种人。

更何况他上辈子大学只顾着玩儿,毕业后直接考公务员,干的又是社保登记资料的活,几乎一直在与社会脱节,像互联网浪潮这些东西都只是雾里看花,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做什么计划都不如努力学习考清北。

废柴啊,即使重生也照样是废柴...

总不会比上辈子差吧,李怀安慰着自己。

什么互联网金融大佬不想了,

继续当宅男吧,

不,看有机会挣点儿钱,当个豪宅男。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

似乎有了前行的方向,李怀站起展了个懒腰,推门走了出去。

这是剧团几十年的老筒子楼职工宿舍,全是一间房的单间,门外是露天朝着大院的走廊。

按照很早以前的规定,每户分得两间,所以李怀和父亲各占了一间。

院里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总羡慕李怀能有自己的单间,可以做些青春期夜晚想做的事。

殊不知,李怀也羡慕他们,有妈喊回家吃饭。

当然,这种羡慕也随着明年集资房的集体搬迁烟消云散,父亲这段时间不停接活就是为了这件事。

掀开竹门帘进入另一间房,身穿半袖白衬衣的李国强正在写字桌上改着稿子,眉头紧皱,左手夹着的香烟烟灰都攒了一截。

做为剧团曾经的台柱子,父亲李国强自然长的不差,身高体长,浓眉大眼,很符合那个时代美男子的标准。

李怀继承了父母的基因,也有些小帅,但他很早就明白了一件事:

男人的魅力值与钱包和身份挂钩。

小李子那神颜即使再祸害,大长腿们也照样疯狂向上扑。

而普通男人,终究有天会被现实和金钱毒打摧残,变成油腻中年。

看到李怀进来,李国强抬起头爽朗一笑,“小怀睡醒啦,火上有热的汤面。”

说完,连忙站起走到了铁炉旁,打开铁锅一看,里面早已糊成了一团。

李国强脸色有些尴尬,“写东西忘了,咱们出去吃吧。”

这是伴随李怀童年常见的情景,虽然父亲尽力同时充当爹娘的角色,但男人在有些事上总不如女人细心。

“怎么不能吃?”

李怀走过去,盛了一碗糊糊,拌上辣椒和醋,吭哧吭哧就是几大口,随后抬起头呵呵一笑,

“真香!”

李国强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忙过这段时间后,想吃什么爸都带你去吃。”

说完,又坐到桌前改起了稿子。

看着父亲的背影,李怀眼睛有些发红。

父亲就是这样,从小就对他十分娇惯,有什么苦都自己咽,父子俩相依为命,虽不富贵,但也平平安安。

李怀知道,这时候有好几个阿姨对父亲图谋不轨,但父亲生怕再婚后她们对自己不好,因此当了好长时间光棍,直到自己重生前才找了个老伴。

上辈子懵懵懂懂没在意,这辈子绝对要上心。

中国式父母最大的悲哀就是将后半辈子人生全部奉献给了孩子,而李怀认为最大的不孝就是心安理得占据父母的人生,甚至啃老,生下孩子不管,丢给父母自己去潇洒。

嗯,要慢慢扭转老爷子的想法。

想到这里,李怀端着碗一边吃,一边走到了父亲旁边。

李国强眉头紧皱,半天没动笔,显然正在卡文中。

李怀低头一看,父亲正在创作一个小品,是北方经典的《憨憨相亲》,应该是演出次数太多要顺应时代重新改编。

小演艺团面对的是广大农民群众,又不受广电管辖,因此不开车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就比如卡文的这段:

村妇女主任:憨憨,你也这么大了,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

憨憨摇头:不要,要老婆干什么,既废吃来又废穿,一人光棍多自由,就算晚上睡不着,我也...

李怀摇了摇头,在一旁眉飞色舞提点了一句。

“不错!”

李国强大喜,“既押韵又有趣。”

说完,父子俩同时愣住了。

李怀若无其事地两口扒拉完饭,提起书包就往外走,

“我去上晚自习,快迟到了。”

李国强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儿子长大了。”

...

小县城这时的夜生活很单调,随着夜幕降临,许多商铺都已经开始拉下卷闸门,但即使这样,也有几家服装店音响开的此起彼伏。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

李怀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在行人稀稀落落的街道上漫步,似乎随着这些老歌的声音,也找回了属于这个时代上学时的感觉。

那是一种在半开半露的羞涩中,透漏的一股闷骚。

他现在在县一中上高二,今天是周日晚上,按例要返校上晚自习。

那时候脑子抽风,大概想要融入***的男声宿舍群体,因此虽然学校离家只有两条街的距离,但也义无反顾办理了住校,美其名曰替父亲减轻负担。

李怀决定明天就找班主任谈谈,停止住校。

转过拐角时,旁边的福临门酒店走出来一对,迎面与他撞上。

男的肥头大耳,满脸油腻夹着手包,女的短裙抹胸,身材曼妙,青涩的面孔浓妆艳抹。

双方侧身而过时,李怀奇怪的察觉,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躲闪。

似乎有些眼熟...

李怀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女人催促男人钻进了桑塔纳。

一些久远的记忆浮上心头...

这是他初中的一名女同学,既是班花,也是不良少女。

李怀还记得初中上课时,自己透过玻璃窗,羡慕的看着她和那些‘大哥’嘻嘻哈哈逃课去玩儿的景象。

当时老师指着窗外:“你们谁想学她!”

李怀默默转头一看,心里说道:“我想…”

这名女同学叫什么来着,当时还想女追男泡他,李怀虽然言词拒绝,但其实没少梦中相会,颇废了不少肥皂。

嗯...前世这时候好像也遇见过,当时给他造成了巨大的震撼,第一次对人生和命运展开思考,并发愤图强,努力学习了一周。

不过现在吗...

李怀摇了摇头,“傻姑娘,去东莞多好,攒点钱再回来...”

小说《重生豪宅男》 第一章 重生回来干嘛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