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都市 > 罪妻
《罪妻》最新章节 罪妻凌依然易瑾离全文阅读

罪妻 顾家小竹

主角:凌依然易瑾离
主角是凌依然易瑾离的小说是《罪妻》,它的作者是顾家小竹写的一都市类小说,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连城首富易瑾离的未婚妻死亡,车祸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狱三年。她出狱后,却意外招惹上了易瑾离。她跪在地上....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5-13 13:19:0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指甲被冰冷的镊子生生扯下,剧烈的疼痛宛如张着血盆大口的猛兽,将她彻底吞噬。

几个穿着囚服的女人,压着一个挣扎的女人,女人身子枯瘦,同样的穿着一身囚服。

凌依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指甲一个接一个生生的与皮肉剥离,血不断在指尖处流淌,混合着牢房里那扑鼻的霉味,令人作呕。

“当年的最佳新人律师,现在也不过是一坨烂泥而已。”冰冷而刻薄的声音,响起在了凌依然的头顶。

她拼了命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娇媚的脸,谁能想到,影视圈里的当红明星,在别人眼中犹如清纯白莲一般的女人,却是这般的毒辣。

“郝以梦,为什么?”她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害死了我姐姐,还有脸问为什么?”郝以梦冷笑着道,唇角泛着刺骨的冷意,眼神阴毒至极。

“不是我......我是冤枉的!”她艰涩的说着,不断的摇着头,豆大的汗珠不断从她身上冒出来,那清秀可人的面庞,因为痛苦几乎变了形。

郝以梦却只是淡淡地吩咐着动手的人,“继续拔。”

她话音刚落,动手的人便加快了速度。

不过短短一分钟,凌依然的指甲,便被全部拔下,鲜红的液体不断从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处奔涌而出,染红了监狱的水泥地。

凌依然痛得痉挛,但是却还是想要努力的伸直身子,那双黑眸,死死的望着站在郝以梦身边的男人。

那是......她曾经的男朋友!当年曾经说过会保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

曾经,她的手指不小心被针扎一下,他都要心疼上半天,但是现在,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指甲被人一片片的拔掉。

“子......子期......”她几乎是用着全部的喊着对方,“求求你......相信我......”

他依然和以前一样,一身的西装革履,只是那双墨色的眸子,望着她的时候,却只剩下了阴霾和冷漠。

“子期,你不会是想要同情这个女人吧,她可是害死了我姐姐的杀人犯!我这么做,只是要让我姐姐瞑目。”

郝以梦亲昵的挽着男人的胳膊,那阴狠的表情在面对着男人的时候,又变成了一种惹人怜惜的楚楚动人。

“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没必要同情。”萧子期温柔的抚了抚郝以梦那一头精心保养的秀发,“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

就好像地上那个指尖血迹斑斑的女人,不过是个物件而已。

凌依然猛地瞪大了眼睛!

自作自受?!

呵!

这个曾经把她捧在掌心中的男人,如今对她,却只有一句自作自受而已。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她猛地挣开了按着她身子的人,挣扎着往前爬,努力的想要去靠近男人。

“子期,我不知道那场车祸......是怎么回事,我那天真的没有醉酒驾驶,是郝梅语的车子......朝着我撞来......”

啪!

她那已经没了指甲的左手,被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地上,手背上是彻骨的痛。

可是这些,都及不上凌依然此刻心中的那份剧痛。

她艰难的仰起头,看着用皮鞋踩着她左手的萧子期,怎么也无法置信,他会绝到这种程度。

手上传来阵阵钻心的痛,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就像是被沙子碾过似的,“你有爱过我吗?”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找了你当我女朋友。”萧子期用着无比冰冷的声音说着。

“子期,把她这双手废了吧,就是她这双手开着车,撞死了我姐姐的。”郝以梦的声音响了起来。

下一刻,她听到了他说了一声“好!”

接着,便是骨头断裂地声音,裹挟着剧烈的疼痛,在她的身体中宛若炸开一般......

————

“啊!”凌依然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刚才她又梦到了当年牢里发生的事情。

她低头看着自己已经长满了茧子的手,三年的牢狱之灾,让她的手再也不像当年那样细腻柔滑。

虽然十根手指的指甲已经长出来了,但是她的手,却还是被伤到了。

当年手指骨头被一根根的折断,只是靠着骨头的自愈才算是没有彻底废了,但是手指关节看上去却有些扭曲,而且很多精细的动作,她也没办法很好的去完成。

每逢天寒、湿冷的时候,手指更会疼痛。

有时候痛得厉害了,会恨不得要把手剁下来,以摆脱这份疼痛。

当年一场车祸,她被控醉酒驾驶,撞死了郝梅语,郝梅语除了是郝家的大小姐之外,更是在深城一手遮天的易瑾离的未婚妻。

这之后,她众叛亲离,被赶出家门,最后被判入狱三年。

站起身,凌依然拿起了一旁搁着的清扫工具。

她的身上穿着一身环卫工人的荧光色工作服,清秀的脸蛋因为天气冷双颊有些微红,一双杏眸下,是秀气的鼻子和浅粉色的唇瓣,长发简单的扎成着马尾。

如果只看她这张脸的话,会让人觉得就像是刚出校园的大学生似的。只是她的眼神,却并没有年轻人的那份朝气,反显得有些暮气沉沉。

今天她上夜班,刚才在环卫所里小憩,差点就错过了上班时间。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有同事在看着手机新闻说着,“咦,萧子期和郝以梦要订婚了啊,郝以梦命真好,又是大明星,又是千金小姐,现在还嫁入同样的萧家豪门。”

凌依然的身子陡然一震,随即匆匆地走出了环卫所。

萧子期,郝以梦,这两个名字,对她来说,就像是刻了骨般的疼痛。

1月的夜晚,挺冷,凌依然握着扫走,清扫着路面。手上的骨头,又因为天气寒冷,而一阵阵的抽痛着。

忍一忍就过去了!凌依然在心中对自己说着,如今当环卫工的她,就连吃止痛药,都成了一种奢侈。

就在凌依然扫马路着马路的时候,突然,一辆法拉利停在了凌依然的面前。

车上下来了三男一女,四人显然都是喝了酒了,其中一个男人带着几分醉意的瞧着凌依然,流里流气地道,“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萧家大少爷当年的女朋友啊。”

凌依然的面色一白,眼前的这人,她认出来了,是个富二代,当年她和萧子期在一起的时候,曾经对她动手动脚的,结果被她呵斥。

“你不是大律师吗?怎么在这里扫马路了?”孙腾扬明知故问地道。

而一旁的另一个男人则是嬉笑道,“当然是因为她坐过牢啊,一个坐过牢的女人,还想要当律师吗?”

而那个女人,更是冲着凌依然吐了口唾沫,“呸,还律师呢,现在就是个扫大街的!”

“你那位萧大少可是要和郝二小姐订婚,怎么样,要不就这样,给我上一次,我给你的,可比你扫马路要赚得多得多。”孙腾扬色眯眯的上前,朝着凌依然伸出了肥腻的大手。

其余三人一片哄笑。

凌依然哪里会让对方得逞,拼命的闪躲着,可是孙腾扬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直接把她压在了路边的墙上。

现在大晚上的,这一带没什么人经过,眼看着孙腾扬直接抽开了裤腰上的皮带,凌依然抬起脚,朝着对方的胯下踢了过去。

孙腾扬一阵吃痛,钳制着凌依然的手松开,凌依然发了疯似的逃开。

逃、要逃!

孙腾扬红了眼,哪里肯放过凌依然,直接在后面开着法拉利追着凌依然。

凌依然此时,已经跑到了另一边的马路,但是奇怪的是,平时这里晚上明明应该是繁华的路段,但是此刻,却是清冷的要命,甚至都看不到任何的人影和车影。

简直......就像是空无一人似的。

法拉利里的四人,显然也觉得眼前这条路的情况有些奇怪,突然,其中的那个女人道“我记得这条路今天好像封路。”

“封路?什么原因?”

“不清楚。”

“无所谓,反正我今天非要弄死这女人!”孙腾扬狠狠地道,一踩油门,车子朝着凌依然冲了过去。

凌依然赶紧避开,但是身子还是被车子擦过,摔倒在了一边。

法拉利停了下来,四人从车内出来,孙腾扬冷笑地看着凌依然,“你以为现在你还能让我看得上?老子今天就是要你在大马路上像条母狗一样被老子上!现在,可没谁能保你。”

凌依然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身体却痛得让她一阵颤栗,竟无法使出什么力气。

孙腾扬狰狞一笑,那有些肥硕的身体直接朝着凌依然压了过来。

就在凌依然以为注定会逃不过这屈辱的时候,有脚步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然后凌依然看到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他刘海几乎遮盖住了眼睛,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身上穿着一身老式地已经泛旧的中山装。

男人走到了他们的跟,凌依然下意识的张了张口,想要呼救。

可是随即,她却又闭上了嘴巴,对方只有一个人,可是那伙人中,却是有三个大男人,一对三,她如果真求救,不过是让对方平白无故的倒霉。

“滚开,别坏了老子的好事!”孙腾扬呵斥着对方道。

男人的视线,懒洋洋的瞥向着孙腾扬,令得孙腾扬蓦地有着汗毛竖起的感觉。那是充满着冰冷和死寂的眼神,就好像他在对方的身上,已经是一具死人了。

小说《罪妻》 第1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