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古言 >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

更新时间:2019-01-18 09:49:55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

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 简笑笑 著

连载中 秦筝慕容舒 修仙小说 民国小说 种田小说 报复小说 特工小说

火爆新书《田园娇娘:农门大财迷》由简笑笑最新创作的古风文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秦筝慕容舒,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看了小半辈子穿越小说的秦筝,没想到她有一天,居然,真的,穿越了!喜上心头,因为可以重活一世!悲上心头,因为被亲人扫地出门,寒冬腊月,衣食住用行样样皆无!好!既来之,则安之!谢天谢地再活一生,那就怎样都要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还要带着心爱的家人们一起活下去!还要活得红红火火、风风光光、轰轰烈烈!只是,她虽然财迷,但并未在脸上刻字为证。可偏偏这纨绔臭小子,每次遇见,便让她开价。还夸下海口:只要她愿意,金山银山都是她的。笑话!美女爱财,取之有道!她有的是变废为宝的本事,还用得着卖己求财!她倒要看看,这只知道“买买买”的臭小子,如何能抱得美人归?!

精彩章节试读:

东云国长乐村,北风呼啸,天寒地冻。

秦筝于半睡半醒之间,感觉头疼欲裂、饥饿难耐,不仅腹痛难忍,更一阵阵酸水直往上翻。

她极力睁开双眸,满眼麻线团般的星星交织成饥饿的网,令她“哇”的一声,呕吐起来。

说是呕吐,却实在腹中空空如也,连一星半点食物都不见,只是饿极了,呕出来一口一口的酸水。

此时,似乎有人正用温暖却干枯的手抚摸着她,哽咽着呼唤她的名字“筝儿!筝儿!”

秦筝一阵纳闷,虽然她确实叫秦筝,但所有人都是只喊她全名,从没人喊过她“筝儿”的。

然而,此时,确实有人轻轻拍着她的背,抚摸着她,还喊她“筝儿”……

耳中又不时传来婴孩的啼哭之声,断断续续,隐隐约约,哀哀戚戚。

刺骨冷冽的寒风不断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

饥饿、抚摸、哭声、冷……

尽管秦筝饿得昏天黑地,无力地呕吐着,觉得自己行将就木,但还是努力睁开双眼,捕捉眼前的情景。

一位干瘪、枯瘦、风霜尽染的陌生女人,正用她触感如枯枝般扎人的手轻轻地不停地抚摸着自己。在她背上露出一个哭若游丝的婴孩骇人的大头。这头颅之所以骇人,是因为秦筝一眼便看出,孩子极度饥饿、营养不良,以致,只剩下一颗大脑袋,一双凹陷、刺目、骇人的大眼珠……

秦筝莫名心疼地微弱地呼唤:“娘!小妹!”

呼唤出声,原主的记忆便在瞬间铺面而来。

秦筝这才惊觉,自己前世怕是看多了穿越小说,居然,真的,穿越了!

前世,30岁的她,已经是B国女首富的首席秘书长兼安保总管。

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就在刚刚,女首富和她酒足饭饱,从顶级餐厅走出来。

她正准备护送女首富上车,谁知竟有人从四面八方发动突袭。她想都没想,一个扑倒,将女首富牢牢护在了身下。

她死了!

而后,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她并未在历史上学到过的朝代,一个也叫秦筝的十来岁小女孩身上!

根据原主的记忆,眼前的女子是她的娘亲秦章氏,身后的婴孩是她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妹。

就在前几天,原主娘亲生下了第四个女儿,重男轻女的爷爷奶奶从小妹生下来便再没给过她们饱饭吃。

最后,狠心的爷奶在二婶的撺掇之下,竟趁着原主爹不在家,将原主母女五人推搡着赶出了家门,连一针一线都没有给。

无奈之下,原主母女五人只好暂时住在了村头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窝棚里。

乡亲们听说了,自发拼凑着送来了一小袋米、一床被、一些稻草、柴火……

这窝棚仅有一米高。进出需猫着腰,睡觉伸不开腿,屋顶无瓦遮头,四面北风如刀……

秦章氏刚刚生产,气急攻心,当晚便痛苦***,直到拂晓才沉沉睡去。

秦筝待娘睡熟,便跑去找在镇上打短工的爹。

打短工的人居无定所,秦筝找了两天两夜,一无所获。

实在担心娘亲,她只得连夜往回赶。

饥困交加的她,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便滚下了土坡。

原主最后的记忆,便只剩下脑袋磕在了石头上,痛彻心扉……

“嗯!按照穿越小说的规律,便是原主秦筝脑袋磕在了石头上,磕破了头,小小年纪便不幸遇难了。于是,好巧不巧,我便在那时被人打成了蜂窝煤,穿越了!”此时新的秦筝在心中想着,不觉点了点头。

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摸了摸后脑勺,果然头上缠了块白布,还摸到一处伤口。

与此同时,她还摸到了另外一件好东西!

原来头上这只银簪子,这只拥有空间的银簪子,真的也跟着她一起穿越了。

摸着这只银簪子,秦筝想起了每一位穿越女主的至理名言:好不容易再活一次,那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更何况,她还有一根虽然现在还不能用的金手指。

可是……

此时,她却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饿死了。

就在她快要无力支撑之时,她欣喜地发现,同样饿得面黄肌瘦的二妹秦文,正颤巍巍的端着两只碗走了过来。

只听她眼泪汪汪的唤了一声“姐”,便将一只碗放在稻草堆上,用勺子舀起了手中另一只碗里之物,小心翼翼地喂到秦筝嘴中。

秦筝就着勺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原来是水!

水也好!有水喝、能喝得下水,就死不了!

当喝完水,二妹将另一只碗里的稀饭喂给她喝时,她顿时觉得,这是她有史以来喝过的最香的一碗稀饭!

她先是就着勺子,一勺一勺地喝;后来干脆将嘴凑了上去,示意二妹直接用碗喂给她喝。

这样一靠近,秦筝便听见了二妹艰难地吞咽口水的声音。

秦筝眉头微微一皱,在心底深处暗暗道:二妹,对不起!你的这位新姐姐一定要先活下来,能下地找吃的,才能让你吃上好吃的,过上幸福的生活!我必定会报答这一水一粥之恩的!

更何况,交织着原主所有记忆的秦筝,亦仿佛有着莫名的情感交织。她骨子里不自觉地便已将秦氏当成了亲娘,将眼前的妹妹们当成了亲妹妹。

秦章氏欣喜地看她喝完水、吃完粥,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温柔说道:“筝儿,我的筝儿,吃了东西你便会好了。听娘的话,好好躺下休息,不要再想着去找你爹了。听到了吗?娘只要你们好好的!”

说罢,秦章氏忽然一阵猛咳,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看着极其可怜的娘亲,秦筝心中难过万分,她不禁流下泪来,哭道:“娘,您先躺下来。二妹,把小妹抱起来。”

秦文闻言,便将小妹抱了过去。

秦筝扶着秦章氏躺了下去。

她握住秦章氏的手,斩钉截铁地保证道:“娘,您放心。我会留在您身边的!”

“好,有你这句话,娘就放心了。”秦章氏听了秦筝的保证,才算放下心来。

秦筝喂了些水给她,照顾着她,直到她昏昏睡去。

摸了摸她的头,还好并没有发热。秦筝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

仅仅一碗粥的热量,管不了一时三刻。

所以,她必须抓紧时间,利用这粥的剩余热量,下地去找寻食物。

说到做到,秦筝眼睛在棚中一扫,便看见了藏在稻草丛中的小半袋粮食。

晃晃悠悠想要走过去,二妹赶紧来扶,小声说道:“姐,你出门之后,娘快急疯了。后来,邻居李婶在村道的小土坡下面发现了你。姐,你昏迷了三天三夜了,还是去躺着吧!你要什么,吩咐我做就好。”

秦筝看着懂事的二妹,有气无力地问道:“三妹呢?”

“娘生病了,不住地咳嗽。三妹大概又跑到奶奶家去求他们了。她嘴甜,爷爷以前挺喜欢她的。”秦文说着,又流下了眼泪。

秦筝心中一阵抽痛,手上动作却没有停。

当务之急,必须先吃饱。

吃饱才能有力气,才能去找吃的!

走出窝棚,秦筝四下看了一眼,心中更坚定了先吃饱的念头。

将所有米洗净,全部倒入锅中。

秦筝熬了稠稠的一锅粥。

秦文抱着小妹,欲言又止。

但她从小到大,最听姐姐的话。

姐姐年纪虽小,上山砍柴,下河摸鱼,下田耕作,操持家务……这些,她都能做得比别人好。

因此,姐姐秦筝,在她心目中,便是最了不起的存在。

只要是姐姐做的事情,便一定是对的。

所以,此时,即便她看着姐姐将所有的米全部熬了粥,也没有将想说的话说出口。

秦筝知道她想说什么。

原主再能干,也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但现在的她却完全不同了。

前世,她天资聪颖、几乎过目不忘。

因此,为了让她成为女首富最得力的左右手,她受过高等教育、当过特种兵、进行过非人的强化训练……

她坚信,只要她吃饱了,便有力气带着家人,向幸福出发!

粥熬好之后,她先盛了一碗给二妹,示意她和小妹一起吃。

小妹已经连哭声都有气无力了。娘的奶早就快枯竭了,小妹每日里便是不停地含着那根救命稻草,也还是哭泣不止。

大概是饿极了,还没出月子的人儿,吃粥也吃得吧唧吧唧,令人心疼不已。

“娘、二妹、三妹、小妹,你们等着。姐姐一定会照顾好你们的!”秦筝一边吃着稠粥,一边在心中暗暗发誓。

三下五除二吃下三碗粥之后,秦筝才觉得体力稍有些恢复。

走过去,再次摸了摸秦章氏的额头,确认并没有发高烧之后,秦筝松了一口气。

走到正在喂小妹的二妹身旁,秦筝命令道:“二妹,这些粥,你再盛一碗,给自己吃。剩下的,给娘和三妹一人一碗。”

秦文点了点头。

见天色已经不早了,秦筝便起身出发。

二妹在身后问道:“姐,你刚刚醒来,这是去干嘛?”

秦筝也不回头,笑得灿烂地说道:“二妹,就在这片竹林里。姐给你找好吃的去!”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民国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报复小说
  5. 特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