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仙侠 > 现在还是个蛋
《现在还是个蛋》最新章节 现在还是个蛋任铭心卢海全文阅读

现在还是个蛋 贱国君

主角:任铭心卢海
主角是任铭心卢海的小说是《现在还是个蛋》,它的作者是贱国君写的一仙侠类小说,文中的仙侠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现在还是个蛋?什么鬼?没错,男主现在还是个蛋,就像睡美人一样,等着白马王子去亲吻,不过…他等的或许是....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5-04 15:08:4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现在还是个蛋?什么鬼?没错,男主现在还是个蛋,就像睡美人一样,等着白马王子去亲吻,不过…他等到的却是个傻叉,有一天傻叉跳进一个洞里,发现了一个蛋,然后…烤了…

这是一个发生在异世大陆里的修仙故事,这个世界的名字叫什么作者也不知道,姑且就叫它修仙界吧。

修仙界里有庸庸碌碌,一辈子不知道生活为何的平凡人,有终生上下求索,企图逆天改命的修仙者们。这里天有九重天,地有九幽地,四海八荒,千万山门。有成精的妖怪,有不甘的百兽,还有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传奇故事,这里就是一个神话传说中才会存在的奇妙世界。

修仙,从什么时候开启的,并没有人能记得,不过修仙界最近一次繁荣,却是从万年之前开始。

无数惊才绝艳的修仙者像雨后春笋般蹭蹭蹭的冒了出来,于是修仙者数量和修仙门派也跟着大幅度增长。

修仙界的繁荣虽然带来了***传道的昌盛,但不可避免的,修仙界乱了!

在经历了一场堪称为修仙界灾难的大战后,十个顶级门派力压群雄,共同组建了修仙界的最高统治机构—联合会。

联合会由十门派的掌门宗主共同组成了长老团,以思管理修仙界的大小事务。

为防止其他门派有微词,又设置了200常务成员门派制度,这200常务成员门派有提议与否决权。当然否决权是按照投票多少来计算的。

而诺大的修仙界,又岂是200门派能够囊括的?为了尽可能的公平,于是又定下了百年一次的选拔大会。

选拔大会的出现,平衡了各门派之间的矛盾。你觉得他的门派不如你,他认为你的门派不怎么样。那就来参加选拔大会吧!门派好不好,以排名论高低。

如此下来,倒也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纷争。而那200常务成员的名单,也跟着选仙大会名次的变动而变动。

就这样,修仙界一路繁荣了下来,时至今日修仙门派已经多到如公共厕所一般普及,只要是稍微顶秀点儿,稍微有点仙气的山峦幽谷,都被修仙者开发利用,筹建了一个又一个的山门宗派。

修仙门派虽然多,但修仙者的质量却是参差不齐。惊才绝艳的自是惊才绝艳,可碌碌无为的却也比比皆是。

就像当初建立联合会之一的门派千剑门,为了尽快扩大门派弟子数量,提升自身在修仙界的影响力,开始了大范围的招收新弟子。只要先天根基差不多,也不管心性悟性如何,一箩筐的往门派里收,造成的后果就是在上一届选仙大会中失利,被从前十的名单里剔除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那个占据了前十后来居上的门派了。

巫澜宗,一个穷逼聚集地,却好运气的以三等下宗门的身份,一跃成为了一等大宗门。

距离上次选仙大会已经有八十年了,修仙界的众人都在等待,二十年后的选仙大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特别是对于巫澜宗的关注,比之以往更多了几分什么,毕竟,好运气不可能一直伴随着那个穷逼山门。

巫澜宗上,宗主所在地巫峰,在云雾缭绕的峰顶中心,有一用糟木搭建的简陋小屋。

一位胡子和头发都花白的老者正盘腿坐在矮木桌前,他闭着眼睛,似乎在与天地沟通着什么。不久后,他扬起手,手中的五枚铜钱抛向竹桌,哗啦一声,形成一个圆圈。

“混沌阴象?这…难道真的要她来继承吗?可是她的话,真的不会把宗派搞灭门吗?!”

老者双颊抖动,打心眼里拒绝眼前的卦象。

这时竹屋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醉意迷蒙的晃悠进来。

见来人如此不修边幅,大醉伶仃的样子,老者的脸皮随即不着痕迹的狠狠抖了抖。

女子进来后就斜靠在老者对面,一双眼睛懒洋洋的打量着桌上的五枚铜钱,带着满嘴的酒气嗤笑一声道:

“老杂毛,莫不在在算宗主之位该传给谁?你这卦象可是很有意思啊!迷雾中看不清尽数,却处处由阴数主宰,显然是一副纯阴的卦象啊!作为您老唯一的师妹,内门唯一的女性。我觉得这卦象就是在说我。所以您老是终于决定把宗主之位传给我了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咱们派发扬光大,至少成为四海八荒千宗之首,绝对不会让咱们巫澜宗丢人的。”

老者脸一黑,盯着对面女子开始沉思。如果真让她当宗主,他可以想象到,不出三年巫澜宗必灭。

“老杂毛,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不会是对我动了色心吧!你师妹我虽然风华正茂,姿容无双,世间男子见我无比惊叹爱慕,但是咱俩年龄差太大!难道你想老牛吃嫩草?我丑话可说在前面啊!我可是很挑食的,你…满足不了我的!所以你绝对不是我的菜!”

女子那一脸惊恐与嫌弃,像见到色狼似的抱胸后退的样子。让老者的脸更是黑了几分。

老者好半天才压下恨不得杀了她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无耻啊,你脑子里的思想怎么就那么龌龊?你就不能想些干净的事情吗?真不知道当初那个沉默寡言的小师妹,怎么就变成你现在这个混账模样?”

女子缩脖摊手,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更是气的老者脸色漆黑。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掌门之位传给你的。我刚刚是因为近日宗派资金入不敷出,准备开源节流,节降成本。打算逐几个门派弟子出山门!”

女子一听顿时愣住,下一瞬间她的醉意尽退,干笑两声后迅速跳了起来,如风一般窜出了木屋,临走时还留下一句:

“老杂毛,您最近一定是欲求不满,所以巫衍之术准确率大幅度降低,师妹我近日清闲,帮你安排去合欢宗做个友好交流如何?说不定回来后再占巫推衍,准确率会提高点呢!”

老者气的头冒黑烟,对着木屋外大声怒吼:“混账东西!!合欢宗那种污秽的地方岂是我能去的?!老夫练的是童子功!童子功!你是想当宗主想疯了是吧!行!我明天就修书一封,拜托合欢宗的宗主,收你为徒,让你继任合欢宗!”

可是窜出去的女子早就一溜烟的跃出了几座山峰,晃晃悠悠落到了自己的老窝。

“啧啧啧,老杂毛,算出了我就是下一任宗主的最佳人选,却偏偏嘴硬,真是越老越怂了。看来我应该给他找一些俏屁嫩修,破了他的童子功,然后搓圆捏扁还不认我施为?!”

想到这儿,女子眼睛绽放出迥异的光彩,脸上更是浮上一抹令人胆寒的奸笑。

就这么办了!老杂毛的童子功练的有个什么劲儿,一辈子没体会过爱的滋味,如果哪天他嗝屁着凉了,岂不白来人世一朝?

也是该为他终身大事谋划一下了!

想到就做,女子长绫化剑,脚尖轻点踏着它就窜出了山门。

可是,刚飞出几十里地,四周整个天地突然猛烈震荡起来。

飞剑上的女子受到波及,险些就折了下去,还好她定力不错,晃了几下后就站稳了。可是震荡却依旧在持续。

“这是天与地白日造人吗?用得着这么大动静吗?”

说完,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笼罩过来。可抬眼看去,却没发现什么,除了地动山摇时扬起的飞灰万里,再就别无他物。

其实她在天上,那些灰根本就招惹不上一点,天依旧是***,地依旧是浓翠万里。但敏锐的直觉却告诉她,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靠近她,然后远去。

这种超越她神识与认知的奇怪感觉,顿时让她戒备起来。

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竖起了浑身的毛发,不过不同于猫,她竖起的是一身的灵气。

女子周身浮起玉色的光晕。脚下长绫幻化成的飞剑带着她旋转一圈,待确认那东西确实走远了后,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这时,天空中一颗圆滚滚的东西却快速划过,由于太远,女子并不能看清,不过那***的形状却像极了一颗鸟蛋。

只见那鸟蛋带着泠冽的劲风穿透太阳,并在空中划出一道久不消散的烟痕。

“穿透了!”女子心中大骇。

视线随着那鸟蛋轨迹,直见得它宛如流星般最终坠落无踪,而太阳上却被刺穿,留下一个巨大的黑洞,天地间也因此变得灰暗。

见到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女子愣了一下后,却是竖起了中指。

“彪悍啊,日了日,牛逼!”

说完,却听啪嗒一声,一滴红色液体自万丈高空跌落,穿透女子护在周身的灵气,落到了她的手臂上。

女子惊讶,还不等反应,却又不可思议的看到,那跌到手臂上的血液竟迅速融入肌肤,消失无踪。

女子心中慌乱,连忙内视探查,可体内并无分毫异常。

女子抽回精神,愣愣的看了看手臂,又抬头看了眼渐渐修复了破洞的太阳。

“刚刚那是什么玩意?竟然能穿透了我的领域,还能进入我的皮肤?难道是…难道是太阳的落红?太阳是母的吗?”

女子用真气在体内运行了好几个周天,在确认了没有任何不妥后,才提心吊胆的御剑离去。

不过转瞬间的功夫,她却已经把这事儿抛诸脑后了,一门心思全都扑在给那个老杂毛寻觅良缘的事情上。

另一边,老者站在巫峰之巅,虚渺的云气环绕在他四周,使他看起来多了几分仙灵之气。

他也同样目睹了鸟蛋穿日之奇景,可是他比自己那个师妹多了几分深思,穿日的瞬间已经用巫衍之术推算起来。

所谓反常必有妖,这话诚不欺人。推算的结果也着实让他意外了许久。

最后,也只能站在巫峰之巅,淡淡的叹息。

哎呦,这可热闹了,修仙界的太平日子,没几天了……给老杂毛找美娇娘的事最终没有成功,因为女子刚落到合欢宗地界就被一群红了眼的大老爷们堵在了门口,他们宁肯拼的虚丹尽碎也绝对不让女子再进一步。

原因是合欢宗的女修士们都快被此女掰弯了,为了防止合欢宗变成百合宗,所以合欢宗包括宗主在内的所有男性,一致通过决定,从此合欢宗禁止此女与公狗进入。

宗内上下更将此女列为头号危险人物,只要靠近合欢宗势力范围内,不问缘由驱赶之,即使鱼死网破两败俱伤也绝对不让她踏入山门半步。

女子一路狼狈逃回了自己山门,哀悼自己混的如此糟糕,竟然被合欢宗将大名和狗一起挂到了山门口。

正待御锹而起,突然听到钟声隆隆,竟然是山门议事钟响起。

女子愣了一下,下一刻身影一晃,慢悠悠的往议事堂飞去。

“这是联合会刚刚发来的玉简,上面说洪元宗外出历练的弟子发现了群仙古墓,由于古墓数量太大,不敢隐而不报,因此将此事报给了宗门。洪元宗派遣弟子去破解古墓墓门,却被古墓尽数吸了进去,幸得当时有一人内急离开了,才得以逃生,并将此事报给了联合会。联合会派遣三十金丹修士前去营救,可是同样一去不返。于是事情大条了,经过联合会各常务委员的提案,为了查明原因并救失踪的那些修士,所以要集结各宗派力量,前去古墓!”

巫澜宗宗主任铭心说完,将玉简递给自己四个徒弟,众徒弟一一浏览,均是皱起了眉头。

老大风渎最后一个看完后,将玉简递还给师父,沉吟片刻开口说道:“师父,这玉简中说要求每个一等门派至少派五个元婴的修士参与探寻古墓,可是咱们门派总共才五个元婴以上,难道要留师叔独自一人留守门派?”

四人听完,均是连连摇头,老三卢海更是拍桌子站起,眼带着厉色说到:“坚决不能让她留守,如果没人看着她,谁知道她会不会把山门卖掉!她可是师叔啊!你们知道的,她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老三卢海刚说完,老二黎越紧接着说道:

“是啊,如果我们不看着,谁知道会她干什么,即便不把山门卖掉,万一她去调戏外门那些女弟子可怎么办?万一她在我们不在的时候搬空金库那又怎么办?想想都可怕!所以,绝对不能放她一个人在山门!”

宗主也深知自己的师妹不靠谱,若是留她一个人在宗门,说不定她真的会携款潜逃。

但是元婴期以上的,也就只有他们几人,不多不少刚好五人,联合会发出的通知,在修仙界就是规则,是铁律。说五人就只能是五人,少一个都是违反纪律,会受到联合会下属审判组织的惩罚的。一时间几人一筹莫展。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老四白墨突然开口。

“要不然我们也把她带上?”

老大风渎反问:“带上她做什么?且不说她只有虚丹的修为,带着出去还嫌不够丢人现眼的吗?就说她那性子,万一在期间惹出什么麻烦,岂不是更加糟糕?”

老三卢海连忙附和:

“说的也是,她就等同于灾难和麻烦,一个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惹一身乱七八糟的事儿。”

“要不干脆敲晕了她,把她封印了,等咱们回来再给她解封,这样可好?”老二黎月如是说。

宗主暗自点头,深觉这办法不错,可以施行试试。不过老四却坚决否认。

“师叔虽然只有虚丹巅峰,但说实在的,包括师父您在内,这巫澜宗内恐怕没人能打得过她吧!”

宗主皱眉,沉默不语。

“我们可以以多胜少啊。”老三如是说。

老四摇头失笑道:“这不符合正道人士的行为准则。而且…三师兄,说不定是她以多胜少啊…”

“那……下毒如何?”老二沉吟开口,老大咳了一声道:“说不定先中毒的会是你。”

“那怎么办?难不成在出发前随便找个人把她嫁了?”老三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办法了,却没想到他最后这个提议倒是得了所有人一致的同意。

宗主摸着花白的胡子考虑着该把她嫁给谁,是仙门的修行才俊还是世俗的帝王恭亲呢?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个慵懒的女人声音。

“老杂毛,与其想着把我嫁出去,不如给我找几个美娇娘,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惨!外门那些个女弟子啊,见到我就跟耗子见到猫一样,每回我去都不知道她们躲到哪里去了!还有合欢宗更可耻!竟然严禁我进入!我可是堂堂一等大宗巫澜宗的宗主师妹啊!一定是因为你们平时风评不好,所有才让外面那些人对我有误解!你们说,这精神损失要怎么赔偿吧!”

说着女子眼珠咕噜转了两圈,笑嘻嘻的对宗主那个气的脸色发青的老杂毛大张海口:“要不你把门派宝库的钥匙给我吧,我就进去随便拿个仙品灵器什么的就算了。谁让您是我师兄呢,我就不斤斤计较,给你打个八折,你看我对你多好。”

宗主的胡子气的直跳,指着懒洋洋的女子就骂道:“我看最无耻的就是你!还想要仙品灵器?从今天起,你的月银减半!”

“哎呀老杂毛你好狠啊!你要那么多钱干嘛?你扣我月银私藏还有什么用?难道是你跟百兽门的门主夫人暗度陈仓的事儿被人发现了?所以需要钱去摆平捉奸?我说老杂毛你这样就不对了!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怎么还好意思当宗主啊?我看你应该畏罪退位,让根正苗直且有高尚品格及道德情操修养一等一的你的师妹我继承宗主才是。”

宗主气的差点背过气,其他四位徒弟更是像鹌鹑一样***低头不语。笑话,论嘴炮谁说得过师伯啊?更何况他们辈分上还小一辈,这种时候最好装透明人。

于是宗主气的头冒青烟,眯着眼睛死盯着自己的师妹。片刻后,突然一笑,怒气尽散说道:“放心,宗主之位绝对不会是你的!”

慵懒的女子冷眼扫了老杂毛四个弟子一眼,吓得几人连忙拱手道:“师叔您放心,就算师父把宗主之位传给我们,我们也一定会退位让贤的。”

小说《现在还是个蛋》 第二章 宗主之位绝不会是你的!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