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古言 > 盛世女凰

更新时间:2019-01-14 17:16:53

盛世女凰

盛世女凰 邛茕 著

连载中 萧哲然卫君逑 贵族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抗战小说 炼丹小说 特工小说

精彩小说《盛世女凰》由著名作者邛茕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是萧哲然卫君逑,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本是私塾的女儿,小家碧玉。何故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后宫中皇帝最宠爱的女人,一枝独秀。她本与将军青梅竹马,芳心暗许,无奈将军生性风流不羁,游刃于百花丛中。红墙之内,争权夺利,她如何顺势而上,明枪暗箭,她又将如何安然度过。后宫百花齐放,有谁能成为真正的盛世牡丹"

精彩章节试读:

琴技已经比完,胜负也有了结果,卫君逑从来都是锱铢必较,有仇报仇,不会矫情的就这样放过罗敷。她得意地走向萧哲然的身边的罗敷,眼里有藏不住的笑意。

"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君逑有些咄咄逼人。

云姨眼看事情越发不可收拾,朝罗敷使了个颜色,罗敷会意,立刻跪在卫君逑和萧哲然面前,还未开口,眼泪已经流下,楚楚动人,任谁看了都会心软,她哽咽地说:"卫姑娘,是奴家错了,奴家不懂事冲撞了姑娘,奴家只想陪在萧将军身边,做丫鬟做... ..."

"做牛做马都可以?"卫君逑冷笑着反问。

"是,做任何事都可以。"

"原来,真的不可以和这种青楼女子讲约定的,因为她们学不会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罗敷气极,随即说:"奴家是真心钦慕萧将军的,求求你成全奴家的一片痴心,萧将军一直将卫姑娘视为亲妹,卫姑娘也该为让兄长的幸福着想,奴家一定会好好侍候萧将军。"

是啊,不过是妹妹罢了。卫君逑暗自苦笑自己,但是,就算今时今日不可以,也不代表以后不行,起码这一刻,她不能允许萧哲然身边有任何女子。

"够了,罗敷姑娘,我卫君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今天别说你跪下,就算你以死相胁我也不会就此算了。"

众人惊讶卫君逑的言语,一个如此貌美的女子,说出的话倒是无情,看来,这场戏是越来越有趣了。不知道素来温顺的罗敷姑娘能不能打动卫君逑呢?

"寄语东山窈窕娘,好将幽梦恼襄王。"卫君逑冷冷的盯着罗敷,嘴里吐出《口占绝句》中的名句。任谁都知道这是摆明了讽刺罗敷这个烟花女子缠着萧将军,众人眼里也都出现了讽刺的笑意。

罗敷虽然是个青倌,但终究是头牌,又是京都第一美人,人人皆顺着她的意,捧着她,何时受过如此屈辱,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挣脱眼眶:"好,奴家现在就走。萧将军,奴家再也不能为你抚琴了。"说完,掩面跑出去。

君逑见她空手出去,未曾拿任何行李,便知道她并非真心离开,只不过做个样子,心里依旧存了要回来的心思,以防这样的事发生,君逑想也不想就跟着出去了。

萧哲然生怕卫君逑这性子不会轻易放过罗敷,又不好直接追出去拂了君逑的面子,只好继续坐在百花亭里。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突然有人闯进来,原来是云姨派出去跟着她们的小厮,他急匆匆的说:"我看见卫姑娘和罗敷小姐往断崖边跑去了。"

"什么?"云姨吓得有些站不稳。

萧哲然连忙冲出百花亭,卫君逑心思细密,又十分聪明,说话一向不喜欢给别人留余地,万一逼得罗敷无路可走,岂不是铸成大错。越想越急,脚步也越来越快。

二楼雅间里也有人沉不住气了,乘着宾客乱成一片时,一道声影从窗户飞出去。城郊,断崖边,罗敷见周围没人,收起楚楚可怜的表情,严肃而笃定的看着卫君逑,与平日里众人相传的软弱性格截然相反。

"怎么,装不下去了?"卫君逑冷笑的反问。

"嗯,装不下去了。"罗敷点点头,对眼前这个女子充满嫉妒和怨恨,凭什么她要在最肮脏最***的地方苟且偷生,凭什么她要展现出千般柔媚去讨好那些令人恶心的恩客,而卫君逑却不用。

"你究竟凭什么?凭什么可以这样的幸福?"她忽然低下头,沉着嗓音问,完全不是以前妩媚的声调。

卫君逑愣住,表面虽然一派冷静之色,心里难免有些怕她做傻事,"啊?"

"还要装傻吗?为什么,好不容易他默许了我和你的赌约,好不容易我可以和他共处一晚,你为什么要破坏?我是真的很想和他在一起。"罗敷神情有些呆滞的问着。

"罗敷,赌约是你提出来的,愿赌服输,你必须离开。"君逑不愿与她浪费时间,干脆说的清楚明白。

"是啊,当初我要和他一起,便动了要找你心思,可是他一再维护你,甚至拿再也不进百花亭威胁我,他说你是他最宠爱的妹妹。"罗夫陷入深深的回忆。

"整个京都谁人不知,卫先生的女儿一颗芳心全在萧将军身上,只可惜,我欲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卫君逑啊卫君逑,纵然你再怎么痴情,他也从未对你动情。不过是妹妹罢了。"

"够了!你给我住嘴!"

"怎么,这么快就听不下去了?别急,还有呢。本来我以为他会恼我与你打赌的事,谁知他竟然说我开心就够了,你知道那一刻我多幸福吗?你为什么要毁了我的幸福?"她笑的凄厉。

"我从小就被迫在花街柳巷倚楼卖笑,从未见过向他那样如神祗般存在的人,他是我的命啊。"罗敷的声音逐渐颤抖尖锐,眼睛里散发着一种疯狂的执着:"卫君逑,我不会让你如愿的,看着吧,我们一起在黑暗里挣扎!哈哈!"

"疯子!"卫君逑没由来的打了个冷战,盯着渐渐失控的罗敷。

身后有明显的脚步声,是萧哲然,他也来断崖了。

罗敷勾起嘴角,笑得十分邪恶,她越退越后,直至站在崖边,然后敛去刚刚嘴角的笑容,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得说:"卫姑娘说的对,今日之事只怕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奴家被逼至此到不如死了干净。卫姑娘,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给奴家一条活路呢?"话音未落,转身就跳了崖。

君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罗敷跳下去的那一刻,嘴角带着胜利的微笑,和眼中无尽的恨意,那样恐怖的表情,让她彻底愣在原地,那样惨烈而不留余地的报复,真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做得出来的。

也许在爱恨的抉择之间,罗敷无法带走爱,但毅然带走了恨,极端的幸福和极端的不幸,她总是拥有后者。

"罗敷。"身后传来云姨的惨叫,也叫醒了愣住的君逑。是有多大的绝望才使她跳的如此坚决?死亡,是比任何事情都更需要勇气的。"卫姑娘,你究竟说了什么,逼死罗敷?"云姨抓住她的肩膀。

"我... ...我没有。"

"你们一起上来的,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云姨继续问。

"云姨是亲眼看着罗敷***的,这样逼迫君逑也毫无用处,不如赶紧派人去崖底找找罗敷姑娘的尸首。"一直不开口的萧哲然突然说,不过听他的意思,这件事就打算这么不了了之了。

云姨心里一片寒凉,这便是罗敷心心恋恋的男人?真是不值。

云姨带人气冲冲的走后,崖边就只剩下君逑和萧哲然了。不,不对,隐藏在树下的那个身影可是看见了全过程呢。太阳渐渐西下,天空的颜色红的妖异。

"啪!"萧哲然走到君逑的面前,毫不留情的甩了她一巴掌,由声音可见力道十分大,她侧偏着头,青丝挡住她的脸,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只是低低说:"你打我?"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抗战小说
  4. 炼丹小说
  5. 特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