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现情 > 最恨相逢已婚时

更新时间:2019-10-18 08:02:56

最恨相逢已婚时

最恨相逢已婚时 雪未央 著

连载中 莫水清天易 神怪小说 鬼怪小说 励志小说 炼丹小说

精选热书《最恨相逢已婚时》由知名作者雪未央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莫水清天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莫水清悲催的被囚禁了,九死一生的逃离,爱上一个男人后才发现对方已婚的身份,三观绝对正的莫水清选择了离开。多年以后,分散多年的双胞胎宝宝重逢,也掀开了宝宝爸和宝宝妈的爱恨纠葛……

精彩章节试读:

春暖花开的时节,看路上的行人悠然而行,心底的伤愈来愈痛,也许到了该逃离的时候吧,我的忍耐已然到了极限。
“凤秋,洪先生到了,你好好侍候着。”
我猜到洪先生今夜会来,却不想来得如此之早,心头一阵窃喜:“洪总,今夜就把凤秋包了吧!”
我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的放浪,且又自然。
“洪总,看我们凤秋对您多好,您真是艳福不浅。”方姐眉开眼笑的正说着,洪胖子已掏出了一大叠人民币,随手抽了十几张递给了方姐,“拿去,不要再来吵我”。
“哎哟!洪总啊,瞧您说哪里的话,这发廊的生意还都仰仗您呢!”方姐一边说一边识相的退了出去。
压抑着心底的酸楚,我格外卖力,直到身旁的胖子鼾声如雷,我终于如释重负了。
静静的听着这鼾声,除了厌恶再也没有其它。
再等了约有半个小时,微侧身看着他已睡成死猪一样,我轻拍他的手臂,却没有什么反应。
我蹑手蹑脚的起身,穿好了衣服,除了一双拖鞋是平底鞋,便只有高跟鞋而已,我只好把拖鞋塞进早已准备好的背包里。
光着脚丫,站在窗前,我从床底下抽出一块床单,一头绑在窗户把手上,一头系在我腰间。
这样,就算我够不到铁梯,我也不至于摔下去,丢了性命。
我房间的窗户与隔壁的窗户中间,有一排室外铁梯,我要沿着这铁梯,从一楼爬到楼顶。
但是,这铁梯距离我的窗台至少也有一米多宽,跨上去实在是有些冒险,幸好,我早就准备了床单保护自已。
左脚勾着窗框,右手去抓那楼梯,我试了五六次都抓不到,急得出了一身汗,却连大气也不敢出。
终于抓到了,我闭上眼睛,轻呼一口气。
松开勾住窗栏的脚,身子一下子腾空向右摆动,右手死死的抓住楼梯,终于完成了已经想象了N多次的超难度动作,脚已然踏在了铁梯上。
一颗心,没来由的开心且欢呼着。
松开了绑在腰间的毛巾,光着脚丫快速的向下移动,向来恐高的我,几乎忘记了这是六楼。
终于终于踏到了柔软的草坪,我不敢跑,急速的在草地上行走,那脆脆的草尖扎的脚掌生疼。
“谁?”
我听到了阿三的声音,不敢回答,一出声便会暴露自己,我撒腿向对面的小胡同跑去。
“站住!”阿三一边追一边对我叫喊,我顾不得脚下的疼痛,拼命地往前跑,然而因为几乎没有外出过,我并不熟悉这些小路,慌不择路的我居然跑进了一个死胡同。
胡同的最里面是一扇大铁门,我正想爬上去翻过铁门的时候,阿三还有另外三人已经追了过来,我死命的拽住铁门的栏杆不松手,一边大叫着“放开我”,我相信我的声音已吵醒了这附近的住户,因为眼前骤然多了灯光。
夜,已不再宁静。
“跟我回家,娃还找妈妈呢!”阿三突然说。
我知道,他是想演戏,假装我是他离家出走的老婆!这样,他就能不费吹灰之力,不惊动任何人,就带走我。
正拉扯间,突然,胡同口驶来一辆轿车。
我拼命的挥手,拼命的叫着:“先生救我……”
“先生,不好意思,我老婆跟我闹脾气离家出走呢……”
我立刻否认:“我不是他老婆!”
车窗慢慢摇了下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别挡着我的路,滚开!”
男人的语气冷漠至极,我看不清他的面容,然而心里已恨极。
阿三拼命地掰开我抓在铁门上的手,我的心已凉到了谷底,想也没想地一头猛撞到铁门上,那份在草坪上的短暂的自由感告诉我——
宁死,我也不要再回去那个牢笼。
痛啊……
渐渐地,我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夜晚,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迎面一墙背景淡绿的窗帘,窗帘上翠绿的碧竹仿佛绿得要滴出水来,一抹月光幽幽的从窗帘的缝隙间偷偷洒入,室内的摆设已清晰可见。
终日里在闹市偷生,我默默地享受着这份久违的静谧。
痛……
一丝丝的疼痛一波一波的袭上来,我才发现头和脚已缠了厚厚的纱布。
迷迷茫茫的想着自已置身的环境,连门环轻轻的转动,我都未能听见。
“醒了?”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立在床前,慈祥的跟我打招呼。
“嗯。阿姨,这是哪里?是你救了我吗?”我微喘着,急切的问她。
阿姨摇头:“是先生抱你回来的,医生替你处理了伤口,处理头部伤口的时候剪了一小缕头发,你伤的不是很严重,就没有送你去医院。其它的事情我不清楚,你可以问先生。我姓杜,你可以叫我杜姨。”
阿姨表情淡淡的,仿佛说着一件不相干的事情。
我忽的想起那冷漠的声音,那个让我滚开的男人,是他吗?
然而,这疑问一直陪着我困惑了一整个星期。
接下来的几天,因着脚伤还没好,行动不便,每天或坐或躺的赖在床上,每日上午会有护士来帮我换药,因只是外伤,伤口也在渐渐好转了。
杜姨每天都会将一日三餐准时送到我房间,还拿了一些书给我,或者散文又或者小说。
她说,是先生让他拿给我的。
我心里莫名的感动,爱极了这份生病的日子,但是杜姨口中的“先生”却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我的生命中,第一次有了期待,期待可以见到我的恩人,我一辈子也无法回报的恩人。
脚好了,我终于可以走路了。
那天清晨,我雀跃着望着窗外怒放的凤凰树,呼吸着自由的气息,我汲着拖鞋想去采摘那一树的火红。
我忐忑不安的向餐厅走去,一眼望见坐在餐桌一端的男人,脚步有些迟疑。
七十八天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杜姨口中的“先生”。
突然间,我怕了。
“过来吃早餐吧。”思绪犹疑间,他冷漠的声音再一次侵入我的耳鼓。
他的话很讲究,说的是“吃早餐”,而不是“一起吃早餐”,还是一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不安的坐在已经摆好早餐的位置上,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即使他坐着,我也知道他很高,185cm左右的身高吧。
他说不上英俊,五官却棱角分明,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面的乔峰。
他不吭声,我亦不说话,各自默默地吃完了早餐。
说实话,我吃得很少,甚至不及平时的三分之一。
“你是高中毕业?”他突然问我。
“刚读大一就缀学了。我叫莫水清,先生。”我先回答了他的问题,再告诉他我的名字,我希翼他也同样告诉我他是谁?起码让我知道他姓什么。
“杨天易。”他似乎知晓了我的心事般将他的名字脱口而出。且随手将一个信封丢到了我面前。
“你想天天面对那扇撞破你头的铁门吗?”
他的问题有些突兀,我想也不想就摇头,“不想。”
他递给我一个信封,“这里是钥匙和2000块钱,房子,司机会送你过去,2000元足够你一个月的花销了吧?学习下电脑,半个月后到我公司上班,只要懂得文字录入就可以了。”
“不用学了,我早就会打字,而且速度也不会慢到哪里去。钥匙给你,2000元我先借着,将来一定还你。”听了他的话,顷刻间我的头血往上涌,我清楚,他这是在赶我走。
他什么都没说,起身走了。
那天我在市里转了一整天,脚虽然痛,却远比心痛来得简单。200元租了一间小阁楼,只有卧室和卫生间而已,于我却是已经很奢侈了。
背着我小小的背包,我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他没有来送我,我亦没有追着对他说谢谢。从小就知道大恩不言谢的我将用我的余生来回报他送给我的新生。
接下来的一天,我写了一封信给家里报平安。很久没有写信了,想起爸爸、妈妈和妹妹,那份亲情触动了我心底深处的感伤。超市里买了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再买了两套款式简单的套装,准备好了,明天就可以工作了。
没来由的想起那张冷漠的面孔,心理却莫名的温柔。
因为要工作的缘故,那天晚上特别的兴奋,翻来覆去以致于很晚才睡觉。
闹钟很早就叫醒了我,因为第一天怕迟到,我时间对得很早,勿勿起来,楼下的早餐工程上随便买了两个包子,我甚至连牛奶也舍不得买。
按照信封里的地址,我坐上了一辆公交车,一边吃包子,一边看路边的风景。好晴朗的一天,心情也随着清晨的阳光一起灿烂。
皇威大厦23层,没坐过电梯的我跟在别人身后,他们按楼层,我也按楼层,嘿嘿,学习我还是蛮快的。
“欧利贸易有限公司”,找到了,就是这间。自报家门后,总台小姐职业化的微笑着带我走进里面的一间办公室。
“李课长,这是新来的莫小姐,是你的助理。”很显然我的工作是早就安排好了的。自以为自己很特殊,令我受宠若惊。然而接下来的两天我才知道我错了。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刚打开电脑,一大叠的文件“啪”的一声落在我的桌子上。我一份份的录入电脑,甚至连中午吃饭的时间也舍不得浪费。匆匆吃了一份快餐,继续努力工作,脑袋里全部是数据和资料。忙到我的上司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知道,只是感觉办公室内越来越暗,想到要开灯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快晚上七点了,匆忙收拾一下凌乱的桌子,我要回家了。我害怕在黑夜里独行,那份恐惧会侵蚀我的灵魂,让我无助。
回到阁楼泡了一碗泡面,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将录好的资料放到了课长的桌子上,电脑里的资料已经共享,忐忑不安的等待李课长的检查。
“小莫,你过来。”课长的语气令我有逃开的冲动,然而我还是忍住了。如果是自己错了,我必须改正。
“‘100000’打成‘10000’,你知不知道一万和十万的区别,差之千里。再看‘笔记本’打成‘笔纪本’,这是连小学生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你......”
…...
我无语,不管课长说的多难听,确实是我做的不够好。工作做完了没有检查就交给课长,这本身就是我的错,我不够仔细和认真。
“去,重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了在交给我。还有,做不完要加班。”看着桌子上的那堆文件,我知道从没有工作经历的我今天晚上不用回家了。
还有三份……
还有两份……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此刻就是让我回家我也不敢,最末班的公交车也停了。录入并检查完了最后一份文件,累极的我趴在桌子上就去会周公了……
“水清,醒醒,怎么不回家?”
“好黑啊,我不想回家。”我意识不清地看着眼前的双重身影迷糊的说着。
“方凯,送她回家。”朦胧中好象是记忆中那冷漠的声音,待我清醒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我懊恼的让方凯送我回到了家里。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神怪小说
  2. 鬼怪小说
  3. 励志小说
  4.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鹦鹉看书

回复最恨相逢已婚时或者回复书号386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