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奇幻 > 盘古泪

更新时间:2019-09-16 16:45:42

盘古泪

盘古泪 花椒 著

连载中 斑无命克罗顿 空间小说 搞笑小说 女强男强小说 王妃小说

人气小说《盘古泪》是来自花椒著作的奇幻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斑无命克罗顿,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为对抗天地劫难,以风幽鸣为首的五行战士被上天甄选,得上古神兵历经艰险、上天入地、战狼妖、立七狄、斗老鳄、入姬水、闯鸣鸦、下九幽、最终得以聚齐九方轮,寻到地衣绿祖,拯救天地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一听到这个问题,风幽鸣觉得自己的头更加胀痛了,怎么说,说自己正在和可恶的蟑螂们战斗的时候从雪山上掉下来,居然到了什么天地相交的地方,见到了一个自称女娲的、不知道是人、是神还是妖怪物的,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什么眼泪、什么五行、还要完成什么应劫的宿命,然后人家一挥手,就啥也不知道的掉到这来了?这些话连自己听着都不靠谱,说给这些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们听,她们不杀了自己才怪呢?

"阿嬷,他醒了吗?"

就在风幽鸣绞尽脑汁琢磨怎么应对是时候,一个凌厉而果决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让人一听就有一种寒意。

风幽鸣顺着声音望过去,大约十几个人打着象灯笼一样的发光体簇拥着一个身材高大,同样红发纹面黑脸的人向自己走了过来,和地穴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身上穿的是虎皮,身上背着比他见过的人都大的骨弓。额头上除了绑了一圈皮绳以外,还插着三根类似野雉羽毛一样的东西。显然是这些人的首领。

"赤璧姐,他醒了,还能说我们一样的话"叉着腰的圆脸扭回头乐呵呵的说

"那问出什么没有?"

"还没有呢?"

"赤,外面怎么样"

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的同时,凌厉的眼神从风幽鸣的身上移开,瞬间就暗淡了。

"阿嬷,我刚刚带姐妹们巡查了方圆十里的区域,没有发现狼妖出没,也没有发现紫的人,不过……"

这个叫赤璧的首领欲言又止,然后转过去来到了那个嬷嬷的面前,俯下身去,边耳语边向风幽鸣那里瞥着。

"嗯"阿嬷的双眼再一次注视着风幽鸣。

"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让风幽鸣感到一种不能不回答的压迫感。"我叫风幽鸣?"

"风幽鸣?"

"好有趣的名字?"

"不是我们的族人啊,但他和我们长的一样啊,难道除了兽族和虫族还有其他的人族"

"其他人族,他穿的和我们一点都不一样"

"你看他的头发和我们这的男人不一样"

……

本来因为叫赤璧的首领回来而带来的片刻宁静因为风幽鸣的一句话又引来了这群雌性物种叽叽喳喳的议论。也让风幽鸣弄清楚了一件事情--她们也是人类,只不过是另一个自己未知大陆的人类。

"嗯……"阿嬷那苍老的声音再一次让整个地下变得安静了。

"风幽鸣,你从哪里来?"

又是这个挠头的问题。风幽鸣试图站起来,站在他面前的叫赤玦的圆脸女子手疾眼快的把一把骨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别动?说,你从哪里来?"

"我,我本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

风幽鸣根本不去管眼前的骨刀,眼睛死死的盯着嬷嬷的眼睛。同时也看清楚了这个被称作嬷嬷的女人,她和眼前这些年轻的女人在装束上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所不同的是她的脖子上挂着一串奇奇怪怪的动物的牙齿,更意外的是她那双可以发出光芒的眼睛里居然没有眼珠。

"遥远的地方?"那双没有眼珠的眼睛里又发出了光芒,"那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呢?"

"我确实不知为何来到这里?而且我也很想知道是怎么来到的这里。不过……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不重要?你突然之间就来到我们七狄之地究竟是何居心?"叫赤璧的首领用手压着骨弓怒冲冲的直视着风幽鸣。那一头红发也跟着炸了起来,在昏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可怖。

"是的,不重要,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是天意,这里就一定有需要我的地方"

"天意?"老嬷嬷的声音又缓缓的响起,"既然是天意,就先留下来吧!"

"留下来,我们这里从来没有过男人留下来的?"

"就是啊,这不是坏了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吗?"

"其实留下来也不错"

"是啊,长的还不算难看"

在大家的纷纷议论中,被称为阿嬷的老者心里也变得不那么平静了"天意,到底是佑我七狄还是要亡我七狄啊"

"赤玦,你和皛月看着他,没有我的命令他不准离开地穴"

"是,阿嬷"赤玦似乎很满意分配给她的这项任务,冲着角落里喊了一句,"皛月,过来一起看着这个家伙"

在风幽鸣并没有注意到的幽暗角落里,一个赤发弓身的女子以非常矫健的步伐闪到了赤玦的身边。

风幽鸣忽然感到自己胸前微微发出一丝亮光,不由心头一凛--莫非是五行石有了感应--难道这里就有我要找的人。想到这里,他不禁多打量了几眼这个叫皛月的女子。

却见这女子虽穿着和大家没有大的区别,但似乎比其他人的破旧了很多;虽也是赤发,但眼睛却异于其他人的暗红色,而是碧色,最奇怪的是脖子上竟生有一圈五颜六色的鳞羽。

风幽鸣上上下下的打量显然没有避开这些看怪物一样看他的女子们。

"看什么看,留下来就得守我们的规矩"叫赤玦的女孩威胁的晃了晃手里的骨刀"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你敢乱来,小心我手里的刀"

风幽鸣懒得理会这个叫赤玦的丫头,眼睛从皛月的身上移开,却被另两束微微的蓝光吸引了,那是在皛月的脚边发出的光芒。风幽鸣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个毛茸茸一团的生物,在幽暗的地下,虽无法看清全貌,但可以断定,是类似猫、狗一样的动物。而且风幽鸣很明显的感到了它对自己的不友好。

围着她的人开始散去,很快,除了看着他的两个女子和那个被叫做阿嬷的老女人外,其他人很快在地穴中消失了,只剩下这幽暗的光和阿嬷的在那里念经般的喃喃自语。

反正暂时什么也做不了,风幽鸣开始静下来先舒展了一下自己四肢,左右摇晃摇晃了自己的脑袋,好像身上没受什么伤。这才放眼观察所处的环境。果然是长长的地穴,一眼望去,没有看到尽头。地穴里每隔一丈左右在墙面上都会嵌着一个形态象碗一样的物体,里面好像承装着很多只小虫子,这些小虫子不知什么原因紧紧的集聚在一起发出了光芒。使得这地穴里有了光亮。自己所在的位置似乎是地穴的最里面,也象是一个房间。这里除了四个、不,算上那个不知是猫是狗的毛团,应该是五个喘气的活物以外,只有象刚才盛狼血的那种大小不一的罐子排列在靠着老阿嬷的地方,和罐子挤在一起的是一大卷动物的皮。地穴里显然有很多分支的通道和用来居住的地方,不时有昏暗的光投射出来,但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声音。

叫赤玦的女子过去抱过那一卷兽皮,摊开后把最外面,也是最大、最厚的一张放在了老阿嬷的身边。然后扯过一张扔给了风幽鸣,"这以后就是你的兽皮了,你睡觉的时候就铺他"剩下的她铺在了距离风幽鸣有三尺的地方。

"皛月,前三个时辰我看着他,后三个时辰换你"

叫皛月的女子点了点头,躺到了兽皮上倒头就睡。风幽鸣可是一点也睡不着,满腹狐疑的他只好压低了声音冲着看着他的圆脸女子搭话。

"嘿,你叫赤玦"

"快点闭嘴睡觉"小姑娘凶凶的样子一点也没让风幽鸣闭嘴,反而更激起了他说话的愿望。"我根本睡不着,你总得让我知道我这是在哪儿吧?还有你们不会一直就让我在这呆着吧?"

"快闭嘴,你睡够了,别人还要睡觉,明天是月圆之夜,是最危险的时候大家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戒备"

看到小姑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风幽鸣故意的抬起了右臂甩了一下,一支长约尺二的东西出现在了手中,可眼前一张满弓却对着自己,那支骨箭上透出森森的蓝光,显然箭头上有毒。握箭者的双眼喷发着莹莹的绿光,她旁边同样射出绿光的小毛团一声低沉的"嗷"打破了宁静。

这一切吓呆了刚才还声色俱厉的赤玦。老阿嬷的头缓缓的转了过来。"皛月,怎么了?"

"手里,什么?"风幽鸣第一次听这个叫皛月的女子说话,冷漠而低沉。不过这一切很快把他拉回了现实,箫也在,说明这是女娲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是我的箫"

"箫吗?"老阿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皛月,放下箭吧"

"风幽鸣,我们这里是小狄村,属于七狄之地"

"小狄村,七狄之地?"

"是的,我已经回答完了你的问题,你先睡觉吧"

"赤璧姐,有狼妖,"忽然从很远处传来奔跑声和嘈杂声,甚至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

"狼妖来了"赤玦条件反射般的转过身想向外跑,却被身后的风幽鸣一把抓住了胳膊"我也要去"

赤玦回头用狐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被称作阿嬷的老女人的方向。

"带上他吧"老女人说完又开始喃喃自语起来。

"放开我,跟着"赤玦没好气的说了一嘴,风幽鸣却发现那个叫皛月的女子和她身边的毛团早不见了踪影。

赤玦带着他七拐八绕的来到一个十分宽敞的如同一个大厅空间,这里早已聚集了四五十个都背着骨弓的赤发女子,这里的无论是洞壁上还是洞顶都放了更多、更大的碗一样的物体,也有更多的发光的蠕动的虫子一样的东西聚集这,让大家的面容变得更加清晰,也让风幽鸣可以更加仔细的观察周边的每个人的面容,他发现这些女子虽然纹着面,但年龄都不是很大,即使是作为首领的叫赤璧的女子也绝超不过三十岁。虽然都是漆黑的皮肤,但依然挡不住青春的气息。

"有多少狼妖"

"是一大队狼妖,它们速度太快了,没看清楚有多少只,但是肯定比以往多,而且它们好像知道我们的位置,直奔着我们这里来了,还有,对了,我好像看见苍蒙了"

"苍蒙,真的是苍蒙,你没看错?"

听到苍蒙这个名字,大厅里瞬间静了下来。

风幽鸣紧跟着赤玦挤在围着赤璧的人群中,贴到赤玦的耳边悄声的问道"苍蒙是谁?"

可赤玦就像没听到一样,压根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姐妹们,大家准备战斗,赤环,你马上通知临近的几个地穴中的族人,告诉他们,这次苍蒙来了,有可能狼妖的大队人马也快到了,让她们的卫队都参加战斗,无论此战能不能胜利,以防万一,我们尽力拖住敌人,还是尽快把老人、孩子还有食物准备转移到新的洞穴去。赤玦,你带几个人在这里保护好阿嬷,还有看住这个家伙,如果这里守不住了,你们也争取到新洞穴去。"

"明白了"叫赤环的女孩说完,带着几个女子离开了大厅。

"赤璧首领,我也要去看看"风幽鸣没等赤玦说话,抢先对赤璧说到

"你?""你居然敢不执行赤璧姐的命令"赤玦回过头来抢白他。

赤璧沉吟了一会儿,"也好,皛月,让他跟着你,如果他有任何异常,就杀了他,如果你看不住他,就自裁吧"

风幽鸣巡视了一圈,才发现那个皛月和毛团站在离他们有很长一段距离的角落,对赤璧的命令她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不过风幽鸣却以外的发现那个毛团似乎头上长了一只角。

"你到皛月身边去,找死的家伙"赤玦似乎对他的选择很不满意,气哼哼的推了他一把。风幽鸣慢悠悠的走向皛月。"难道她是个哑巴,这个姑娘,有点意思"

"出发"赤璧一声令下,所有人全都弓着身,迅速的从大厅出发,一路小跑着东绕西绕的行进了一大段的路,居然离开的地穴。

地穴外是漆黑的一片,可这些女战士们似乎早就熟悉了这样环境,他们光着脚板,以十分微弱的声音准确的进入了防御的阵地,那是一条条掘开的深浅不一沟,有点象战壕,但是只能起到隐蔽的效果。

"奇怪,不是说明天是月圆之夜吗?怎么漆黑一片,难道现在是白天,不会和我所来的世界一样,这里也没有太阳?还有苍蒙是谁,为什么一听到他的名字,大家都这么紧张"风幽鸣的脑袋正在琢磨,突然听见了沙沙的声音,进而居然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老灰,这群娘们肯定没想到我们会这个时候来,原来都是有月光的时候咱们来扫荡,现在肯定都在呼呼大睡"

"那是,老白,这次也不看看是谁来带队,狼族十大勇士的苍蒙大人,跟随天啸大统领南征北战,据说这赤部中的战神,前任首领狄赤璞就是死在苍蒙大人的飓风狼牙之下。

"听说赤部中的狄赤瑗公认是七狄部落中最漂亮的女人,咱们大统领垂涎很久了,这一次我们把她抓回去,大统领一定会重赏我们的"

"据说这是赤部最顽强的抵抗力量,今天把他们消灭了,就对橙部形成合围了,灭亡七狄指日可待了"

"到时候,我们又有了大批的奴隶和食物,全是漂亮的奴隶和鲜美的食物。"

"都闭嘴,快到了,等一会儿战斗胜利了再尽情快乐吧!"

一个粗重的声音让一切要恢复了平静,只有轻轻的沙沙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你听没听见狼妖说什么"风幽鸣凑到皛月的耳边压低了声音。

换来的只是皛月的摇头,"难道我可以听的比她们远?"风幽鸣差异的又静下心来听,这次他居然听到了远处地穴里传来的婴孩的哭声。

风幽鸣心里有了数,说明敌人到这里还有一定的距离,他开始观察周边的环境,陆续的有长发持弓的人迅速而紧张的加入到了阵地之中,大家的眼神里似乎都充斥着紧张、焦虑和愤怒,唯有靠自己最近的皛月的眼里只有莹莹的绿色,那是一种动物捕捉猎物时才有的眼神,倒是那个毛团的表情和其他人很相配。在高度的紧张中,风幽鸣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七狄部落公认最漂亮的女人--狄赤瑗--我怎么没见过。

阵地的前方是坑坑洼洼、沟沟壑壑的大地,不知是多少年的树木全都倒伏在地上,甚至有的连根拔起,树叶早已经枯黄,甚至更多的已经烂成泥土,显然,这里除了一片荒芜,已经没有任何生物在大地上存在了,如果不是发现还有一些奇怪的"人"潜藏在地穴里,已经即将出现的狼妖。

"大家注意,狼妖出现了,靠近了再射"

风幽鸣也看见大家口中说了很久的狼妖了。这些普遍都2米多高,浑身钢鬃般的坚硬毛发、爪子里握着石刀、石斧、木棍和沾满锋利牙齿的狼牙大棒武器的狼妖疾驰而来,虽然那一颗颗硕大的头颅,那健壮的肌肉、锋利的牙齿,还有那一双双散发着绿悠悠光芒的眼睛,在这寂静、荒凉而幽暗的地方让人不寒而栗。但风幽鸣居然有了点时代优越感,它们的武器居然和这些人类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完全是原始社会阶段吗?不同的是这些所谓的狼妖是可以直立行走的,严格意义上来说还能制造工具,还有语言,靠,在地球上学的人和动物的区别不仅仅被科学的进步否定了,甚至从最开始,可能这个设定就是错误的。

不过这种所谓的优越感瞬间就把他拉回了现实,风幽鸣粗略估摸了一下,这群肌肉发达、头脑却不简单的怪物能有二三百只,自己这一方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战斗力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特别是当他看到在狼妖的队伍里有一个几乎是自己身高3倍多的庞然大物的时候,他都有点后悔跟着出来了。

"射!"

战斗在突然的一声喝令下开始了,雨点般的箭簇并没有阻挡住疾驰的狼妖,风幽鸣很快发现由于武器的原始,弓箭的威力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射程几乎不超过50米,而且虽然这些削尖的木头做成的箭头上涂抹了不知名的毒药,但是狼妖皮糙肉厚,有些根本射不进去,有的即使射进去了也需要一个起效的时间。不过似乎身边这个叫皛月的是个例外,风幽鸣发现她每射出一箭都会倒下一只狼妖--因为她射的全是狼的眼睛,而且几乎百发百中。

但总体上弓箭并没有发挥优势,狼妖很快冲到了近前,惨烈的近身肉搏开始了,一时间,喊杀声、嘶咬声、甚至骨头碎裂的声音充满了整个阵地,风幽鸣明显感觉到,在这群所谓的狼妖的变异生物面前人类的不堪一击,到处都是绿幽幽的光芒,轻易的就把这些人类战士的身体砸烂、撕开,甚至直接咬住脖颈,让血液肆意的流干。女战士们前赴后继的勇气让他一甩右臂,那只在他看来中看不重用的"鸡肋"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对着切近的狼妖冲了过去,施展开了自己的格斗术。

虽然在无数次的战斗中化险为夷,也遇到过很多难缠的对手,不过在他曾经战斗过的世界里,虫子虽然照比原来增大了数万倍,可是毕竟个头和人类差不多,而现在全是些不知有多大蛮力的大块头。

粗蛮、高大强壮但动作十分敏捷的狼妖给风幽鸣带来了不少麻烦,特别是它们沉重的武器让他不敢用自己手里的这根棒子去硬碰硬。

但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当这根棒子不小心碰触到那些石斧,木棒的时候,他的这只棒子不但没事,而且凡是碰到它的武器全都碎裂了,甚至打到狼妖的身上,狼妖也瞬间倒地,一命呜呼。

"对呀,按女娲娘娘的说法,这玩意儿前身是如意金箍棒,以前书上怎么说的来着--挽着些就死,磕着些就亡,挨挨皮破,擦擦筋伤。看来这女娲大神不忽悠人。"

想到这里,风幽鸣有些莫名的兴奋,彻底放开了手脚,这不是鸡肋啊,这是救命的稻草啊。他抡起凝魂箫,把自己会的那些格斗本事,连平时学过的武术套路全都耍了出来,一时间,身边就横七竖八的躺下了十几只狼妖。而打斗中,凝魂箫居然发出了非常凄冷的声音,在这血肉交织、杀声震天的战场上显得格外阴恻。以至于他周边的狼妖都不敢近前。风幽鸣趁此机会干脆来个指东打西,左右逢源,甚至腾出空来救护在自己身边的战士们,指挥她们后撤然后用弓箭射击。这种打法很快取得了实质性的效果,他在前面冲锋,后面一群女战士们用弓箭干扰,有凝魂箫带来的意外威力,喊杀声竟被鬼哭狼嚎声代替了,狼妖们成片的倒下,四处弥漫的狼血特有的血腥味让风幽鸣回味起了曾喝下去的狼血的味道,一股怨怒忽然涌上了心头。

"啊"他声嘶力竭的呼喊了一声,使出一式武术中常见的招式横扫千军。打算再来一次冲锋,可这一招下去,突然从箫的七个孔中疾射出一片青色的光来,在黑暗中一现即逝,但他面前的几十只狼妖全都倒了下去,大量的血从狼妖的身体中涌出,风幽鸣不由一愣,低头再看,才发现这些狼妖全部被刚才的光斩成了两截。

不仅风幽鸣附近狼妖们被眼前的一幕吓的节节败退,就来连他自己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吓呆住了。

就在呆呆望着自己手中这根棍子的闪啊间,风幽鸣的余光看到了那只巨大的狼妖,用脸盆一样的大手正举起手中的如成年人大腿一样粗、镶满了各种动物锋利的牙齿和尖锐石头的大棒狠狠的砸向皛月,皛月用双手撑着地坐在那里,血顺着她的胸前和手臂流淌着,但她只是直视着狼妖,眼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有愤恨。皛月肩膀上一个毛团奋力的冲向狼妖,用头狠狠的撞向狼妖,但巨大的狼妖根本没有理会它,毛团撞上后竟被弹了出一丈多远,掉在地上滚了两圈就一动不动了。

"小奇"风幽鸣清楚的听到从皛月的嘴里喊出了小奇两个字。

"她原来会说话,不是哑巴"

"哈哈,终于可以报你能伤我一眼之仇了,看你是个战士,就不把你抓回去当奴隶了,死在我苍蒙的手上是你的造化……"

"他就是苍蒙"风幽鸣来不及想那么多,大喊了一声"苍蒙"顺手用凝魂箫象刚才一样对着苍蒙的方向又使了一次横扫千军,可这次除了他拼尽全力的大喊吸引了苍蒙的注意力以外,什么神奇的事情也没有发生。不过仅这一瞬间,苍蒙的样子就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苍蒙浑身的毛发异常的粗重,那尖利的獠牙泛着阵阵寒光,最可怕的是他硕大头颅上那一只灯泡大小的眼睛,发出的光芒似乎可以直接刺进人的心脏。和头颅、身躯并不搭配的一对尖细、直立的耳朵更显出面部的狰狞。

风幽鸣和独目苍蒙的眼神只是一个电光火石般的一个对视,就迅速的腾起向苍蒙奔去,可苍蒙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手里的狼牙棒并没有受到任何耽搁的砸向了皛月。危机之时,风幽鸣随手就把手里的凝魂箫对着苍蒙的唯一一只眼睛飞射过去,就在苍蒙分神的刹那间,自己在地面上连续几个鱼跃,来到皛月身边,借着腾跃过来的力量把皛月推了出去,顺势把皛月手里的骨刀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然后使出了自己多年来对付虫子的绝招--借助推皛月的力量弹起,用单腿踢在苍蒙的腿上,利用这个支点腾空而起,接着一个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把脚正好蹬在苍蒙的狼牙棒上,在一个纵跃正好骑在了苍蒙的脖子上,然后左手抓住苍蒙头上粗壮的狼毛,右手的骨刀对着苍蒙的脖子由左至右的割了下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但在苍蒙的脖子上连一点印记都没有留下,他开始怀念起自己的灭蠊了。

"愚蠢的人类"你以为凭你这猴子似的上串下跳就能伤害到我,我要撕烂你,哈哈哈"

在苍蒙恐怖的笑声中,风幽鸣感到自己的两条腿像两支干树枝一样被苍蒙攥在了手里,然后身体忽然之间就向后倒了下去……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搞笑小说
  3. 女强男强小说
  4. 王妃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蛙美文

回复盘古泪或者回复书号2004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