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重生 > 那仁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09 07:16:34

那仁花开

那仁花开 老雪 著

连载中 马筒马金库 婚姻爱情小说 纯爱小说 幽默搞笑小说 恋爱小说

经典美文《那仁花开》是来自作者老雪著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马筒马金库,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狼群报恩、哈熊袭营、图瓦宝藏、山盗谜踪……祖国西北有座神秘的阿尔泰山,山中有座小小的哨所,哨所里有群候鸟一般的边防兵……

精彩章节试读:

大雪下得悄无声息,天地间没有一丝风,任雪花静静地落在群山万壑之间,染白了四月的山峦丛林。
“呼呼……呼……”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传来,茂密的油松林里钻出两个人影来。
头里奔跑的马筒子此时肠子都悔青了,这一遭出门,原本想着发家致富,却不想那么快就走投无路,实在是倒霉极了。他带着侄子马金库不辨方向的跑了七八里路,身上的零碎儿能丢的全丢了,但这山里头深的几乎能埋人的积雪,每跑一步似乎都要抽掉他们全身的力气。
“我跑不动了!”马金库二十出头,臃肿的大衣裹着臃肿的身子,像个硕大的球。一路上连滚带爬,大头鞋都跑丢了一只,幸好穿了双厚厚的棉袜,否则这种天气,脚铁定是保不住了。
马筒子趁他嚷嚷的功夫停下来,不像他一屁股坐倒在雪里,只是弯着腰不停的喘气,说起话来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不能停,呼呼……嘘……雪上有咱的脚印,他们……他们一会儿就追上来了!”
这是俩人进山的第二天。虽然已经是四月,但有个人告诉他们,这个时节还是封山期,别说人,连野兽都冬眠去了,趁这时候钻进山里,神不知鬼不觉。
但马筒感觉那些人似乎比“神鬼”还要厉害些。
昨天进山后,他没敢往里走太远,除了担心碰到巡逻队,最主要是还带着一个听吃的就醒,见到床就睡的宝贝侄子。
想到这儿他看了一眼整个身子躺到雪窝里的马金库,无奈得叹口气。
今天早上出发前,他还特意打扫了扎营的痕迹,篝火扑灭后分开扔到四周,灰烬用雪埋了好几层,还费力的把冻土挖开,将吃过的食品包装纸埋起来。最后,还撅了根松枝抹平了雪面。
谁能想到,在山里面沿着大路走了四个多小时,因为雪大一直没找见那人说的山口。正想就地埋锅造饭时,背后马蹄声“嗒嗒嗒”地响起,一个年轻的***战士冲了过来,劈面就喊:“都不要动,原地蹲下!”
进山走了四个小时,马筒子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边境禁区。他一听巡逻战士的警告,头皮瞬间就炸了,嘴里骂骂咧咧地咒着引他们进山的人,拉着马金库开始发足狂奔。
因为战士骑着马,偏离了道路便跑不快,所以他专门挑树林和雪深的地方跑,加上七转八转,总算将那人甩开了一段距离。
马筒子不得不跑,因为他是阿尔泰边防军人最痛恨的人——盗山者。
盗山者古称“山盗”,这个称呼源自汉代,起初只是针对一些绿林人氏,偷偷潜入阿尔泰山的淘金客来讲。
两种光芒照耀新疆大地,阿尔泰的黄金昆仑山的玉。阿尔泰山史称金微山,蒙古族语则是“金山”的意思。这里是集天地日月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自然宝库,盛产黄金、宝石,铍、锂、铌、铯等多种的有色金属。
你永远不知道某处草皮、某块石头、某堆雪丘下面埋的是什么。
阿尔泰山的采金历史可追溯至公元一世纪。至清朝乾隆年间便流传下来七十二条沟,沟沟有黄金的谚语。这则谚语的背后,则是“金夫逾万,产金逾万,列厂十区,矿工数万”的盛大景象。老一辈人都知道,阿尔泰山从汉朝就开始开采金矿,至清朝在山中淘金的人曾多达5万多人。直到边境勘界立桩,边防部队驻到阿尔泰山脚下,蜂涌而至的淘金客才得到遏制。
阿尔泰山的矿藏多为官方开采,但不乏投机取巧者。这些人深入山林,淘金之余,大量捕猎雪豹、熊、黄羊、马鹿等野生动物,采集界河玉石、采挖冬虫夏草,经过贩卖后获利。严重破坏阿尔泰山的生态环境不说,还不时有人斗胆越过边界,是为盗山者。
“盗山者”和“山盗”不同,并不是所有的盗山者都叫“山盗”,今时今日的“山盗”是特指一个团伙儿。
他们自诩“过山客”,纵横山林,所过之处无论飞鸟走兽、虫草玉石被猎、采一空,还形成了采、运、贩的组织链条。肆虐阿尔泰山数年之久,零散的盗山者对其都是望而生畏。多年前,边境地区的守防单位联合实行不间断的清山清边,将几名山盗头目抓获后,山盗团伙儿才一度销声匿迹。
马筒子喘了一会儿,伸手去拉马金库:“快走,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躲哪儿去呀?”马金库一脸的不乐意:“我就不该跟着你出来,这弄得叫啥事?吃的也丢了,穿的也丢了,我看还不如叫当兵的抓去,不然在这山里躲上两天,不被饿死也被冻死!”
“少扯废话!不看你娘的份上我会带你?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快给我站起来!”
“你跑吧!我等他们来抓,放心,我不会把你供出来的!”
“你个蠢货!抓到你就能查到我,快给我起来!”马筒子不由分说去拽侄子的衣服,拽了两下没拽动,自己也跌进雪窝里,正想再骂,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
“噗嚓……噗嚓……”
那显然是什么东西在厚厚的雪里走动的声音。
松林间忽然走出一匹马来,白脸青鬃,四肢健壮,均匀地迈着蹄子,不慌不忙,稳稳当当。
本来湿透的后背又紧张的渗出汗来,看到这匹马,马筒子叔侄二人有点惊讶。
因为只有一匹马,马鞍马具都在,唯独没有人。
摔马了?
不怪两人这么想,雪深林密,松枝横陈,骏马跑起来极有可能把骑手颠下马背。
对于马金库来说,有匹马骑着跑路自然求之不得,看那匹马慢腾腾地走过来,他嗖地一下爬了起来:“还等啥,抓住它,这能省多少力气!”
马筒子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就是想不出来,听他这么一说,也站起来准备抓马。
那匹马越来越近,距两人只有十来米远时异变陡生。
只见一个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侧面翻上马背,纵马奔来,边奔边喊:“都不要动,原地蹲下!”
马筒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那人原先竟是挂在了马侧面,借马的身体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虽然知道是来抓自己的,但心里还是忍不住赞了一声对方的骑术。
马来到跟前,再往前跑肯定不大现实,马筒子缓缓向后退着,嘴里大声说:“同志!同志!我俩也是刚进来,啥都没捞着呢,你放我们一马,我身上还有点钱……”
“都不要动,原地蹲下!”骑手穿一身雪地伪装服,棉帽上嵌着一枚亮晶晶的军徽,帽徽下的眼睛漆黑有神。
马筒子没停下步子,仍然往后一步一步退着。突然,他看到骑手停了下来,心里一喜,正想趁机转身飞奔,却感到脚下一空,整个人向后向下栽去。
那是一处悬崖,虽不高,却足以摔得他断胳膊少腿儿的。
千钧一发之际,马上的战士手中甩出一圈绳索,不偏不倚,恰恰套在马筒子的身上。
战士冲吓傻了的马金库一瞪眼:“还不过来帮忙!”
说完这句话,低头嘟囔了一句:“幸好这套马的手艺练得还不错。”

哈熊沟。
经过一个冬天的沉寂,牧民转场留下的小木屋终于冒起了袅袅的炊烟。下了一天的雪终于停了,天空却还是雾蒙蒙的,似乎正酝酿着下一波风雪的到来。
马筒子叔侄两人蹲在屋角,身前摆放着一堆从他们身上翻出来的东西:地图、钳子、铁丝、手电、火柴、香烟……
陆奈坐在床沿上,摆弄着手里的一个木哨子。刚才用套马索把马筒子拉上来,累得他够呛。他旁边坐着连长褚斯山,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高鼻梁、深眼窝,看起来像驻地的哈萨克族。
除了这他们两个人,炉子边还蹲了一个,那是副指导员罗雪生。罗雪生不知道哪儿捡来的湿漉漉的柴禾,扔进炉灶迅速冒出一团烟雾,呛得自己鼻涕横流,原本白皙的脸上也变得黑一道灰一道。
“我说你会不会生火?还是去叫小高来吧!”褚斯山发话了,与相貌略嫌麻烦不搭的普通话。
“马上好了!木头是湿的,谁来都一样。”罗雪生说着,手里丝毫没停,褚斯山没再吭声,转过脸看向了屋角的两人。
说说呗!
他说着,竟然还抛了根香烟过去。
马筒子有点受宠若惊,接过烟别在耳朵上,小声地问:“说,说,同志想让我说啥?”
“怎么躲过关卡的盘查进的山?有没有同伙接应?进山的目的?还有姓名、家庭住址……”褚斯山撂下一堆问题后,坐到了床沿上,漫不经心的点着烟,咂了一口。
马筒子还想打马虎眼,旁边的马金库抢先开了口:“我们来自甘河,我是他侄儿,他是我叔,他说这里面满山都是虫草,玉石还有金子,老值钱了,带我进来挖几袋子卖钱娶媳妇……”
马筒子冲着侄子后脑袋一巴掌,然后冲着两人讨好地笑。
还有呢?
陆奈终于从手里的木哨子上转移开视线,盯着两人的眼神不太友善。
不等马筒子说话,他从背后摸了个东西“嗵”地扔了过去。
“这是啥?”
“这……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自己带的东西你不知道?”
“这个……这是……”
陆奈站起身子,上前把那个儿臂粗的竹筒状东西捡了起来,说:“好!那我告诉你!这玩意儿叫驱狼烟,据我所知制作工艺早已失传,目前还用这个的只有他们。”
他们是谁?陆奈不说,恐怕在场的人心里都知道。
陆奈之所以这么说,还是想从马筒子叔侄嘴里套出些有用的东西,其实这驱狼烟制作原理并不复杂,但做起来比较麻烦,一支竹筒或者铁管,里面的燃物是按比例混合的火药、狼粪、湿葛草等,点燃引信后会释放出大量刺鼻的浓烟,在野外能起到驱逐野兽的效果。
看到马筒子叔侄茫然的眼神,褚斯山第一时间分辨了出来,马筒子是在装,马金库则是真的不知道。
褚斯山相信直觉,他的直觉来源于对人眼神的观察,尤其是瞬间的眼神,他相信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把烟点上?”他问,向罗雪生使了个眼色。后者从炉灶里掏出一根烧红的木头,伸到马筒子面前。
马筒子伸手去拿放在耳朵上的烟,不料被马金库抢先一步叨在了嘴里:“我来一根!我来一根,憋死我了!二叔,你抽你自己的,你说过烟还是自己卷的有味儿。”
“哟!”陆奈眼睛一亮:“听这话的意思,喜欢卷烟丝啊?”
马筒子从面前的零碎中扒拉了一下,找出一盒烟叶来。
陆奈伸手要过来,打开瞅了一眼后脸色变了,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
看到他的表情,褚斯山凑了上来,连罗雪生也站起了身子。
“莫合烟,还是红花烟丝!”
莫合烟,区分红花烟丝和黄花烟丝,新疆这边一般都是黄花烟丝,但在十几年前就被禁售了,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也就有些***尔族的老人还惦记这口。
“据我所知,还有一个人特好喜欢这口儿……”陆奈说,他可听一位老班长说起过:“山盗组织的头子,海豹子!”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纯爱小说
  3. 幽默搞笑小说
  4. 恋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大象阅读

回复那仁花开或者回复书号1186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