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说 > 现情 > 黑色豪门:偷心完美老公
《黑色豪门:偷心完美老公》最新章节 黑色豪门:偷心完美老公姬立行展乐乐全文阅读

黑色豪门:偷心完美老公 拓拔瑞瑞

主角:姬立行展乐乐
主角是姬立行展乐乐的小说是《黑色豪门:偷心完美老公》,它的作者是拓拔瑞瑞写的一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现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据说姬立行已经接手财团担任总裁,长得英俊非凡,拽得二五八万。三年不见,她一脚踩进姬氏大厦的顶楼会议室....
状态: 已完结 时间: 2020-04-02 18:15:1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两辆黑色轿车一前一后行驶,豪华房车居中稳稳朝前行驶。

而房车内,姬立行沉默地望着前方,一动也没有动。前方车辆飞驰而过,灯光一道一道地照耀过他的脸庞,黑暗里可以瞧见他那双犀利的双眸,闪烁着某种光芒,再次隐没于黑暗,却是森森然。

展乐乐一直扭头望着车窗外,可是却感觉自己唇上的温度依旧炙热。

不自觉地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扭头望向身旁的人。

视线触及到他俊逸的侧脸,随后是英挺的鼻梁,再下来是那两片薄薄的唇瓣。想象着之前自己还与他的唇做着亲密接触,忽然,脸颊又飘起了两朵红云。瞬间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又剧烈起来,她有些懊恼地伸手扇着自己的脸。

“你很热吗?”富有磁性的男声沉沉响起。

展乐乐尴尬地停下了动作,原本是小心翼翼的窥探,这下立马改为正大光明的注目。扭头望着他,动了动身体,更是朝他身边挨近,“喂!臭姬!你说!为什么啊?”

“什么为什么?你坐好!坐那么近做什么?那边没位置给你坐吗?”

他皱起了眉宇,却是因为她身上隐约传来的香气。

展乐乐根本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更是亲密地搂住了他的手臂,难得有些羞涩,歪着头说道,“就是那个嘛!”

“哪个?”他的眉宇皱得更拢了。

她有些哀怨地望着他,嘀咕道,“那个啊!”臭姬!还在装蒜!

“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是哪个!坐好,别靠在我身上。你几岁了?”姬立行故意含糊其词,伸后将她推开了自己身边,让她安稳地坐在自己的位置,这才收回了手。

展乐乐忍无可忍,憋在心里的话,竟然说不出口。

为什么要吻我!她无声地咒问。

“现在送你去学校!”身旁的某个可恶男人冷冷地说道。

她哼了一声,“不要!我拒绝!”

“展乐乐!”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扭头训斥了一声。

她却是瘪了瘪嘴,万分委屈地说道,“现在都那么晚了,学院的宿舍也关门了。你现在送我回去,我也进不去嘛!人家今天晚上睡哪里?露天睡啊?还是,我去睡男生宿舍?反正少堂和圣可以照顾我!对,那就回去吧!”

“可以!”姬立行闷声说道。

“真的嘛?”她假装兴奋,其实是狐疑不已。

“除非我这个监护人死了!”姬立行拧了两道剑眉,对着司机沉声说道,“回LANGHAM酒店!”

“是!行总!”司机回头应道。

……

LANGHAM酒店。

大厅外,赫然闪现男人挺拔璀璨的身影。而他的身边,跟随着可爱甜美的小人儿。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个未成年?那一双眼睛眨啊眨啊,哀怨的样子格外可怜委屈。在四个高大黑衣男人的簇拥下,一行人坐入了包下总统套房的客人所专用的电梯。

电梯抵达顶楼,天耀四人站于无人的楼道里开始彻夜的轮流守卫。

姬立行迈开脚步,朝着套房走去。

而他身后的展乐乐低着头嘀咕不已,脚步更是放慢了。

“怎么走这么慢?走路不看前面的吗?”他回头瞧见她已经被自己甩得有些远,不禁气恼地上前。习惯性地拽着她的手,大步走向套房。

展乐乐难得乖巧地“哦”了一声,抬起头望着他高大的背影。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套房,房门随后关上了。

姬立行松了松自己的领结,双手环胸,皱眉说道,“今天你睡左边的卧室,我睡右边!好了,时间不早了。明天你一早就有课,不许逃课,也不许迟到!现在去洗澡,洗完了就去睡觉吧!”

他像个父亲兄长一样训斥完毕,转身朝着右面的卧室走去。

“表哥!”展乐乐眼见他要走,急忙娇滴滴地喊了一声。

一个大步奔到了他面前,双手一伸,又是孩子气地将他抱住了。她抬起头,睁着清澈的大眼睛,笑眯眯地说道,“人家一个人睡觉会害怕!”

“少来这招!我可不是张妈!你在宿舍里还不是特意一个人一房间?”

他直接点破她的谎言,将她那点小心思猜了个透。

展乐乐闷闷地耷拉着小脑袋,似乎是无限失落,“爹地又好久没给我写信了,他是不是又忘记我了?”

“……”该死的!他怎么又忘记了呢?

距离上次的那封信,到现在也该有半年多了吧?真是该死!

姬立行这才伸手抱住她瘦小的身体,放柔了神情,沉声说道,“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吗?你爹地很忙!他是个摄影师,摄影师总是要去各个地点寻求灵感。也许信在这两天,已经寄到台北了。”

“真的吗?”她再次抬起头,双眼却朦上了一层氤氲。

他不禁有些心虚,却还是在她的热切注目下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这半年来,你为什么也都不来看我?”她开始找茬了。

“我忙!”他冠冕堂皇地随口解释,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展乐乐听到他敷衍的解释,一下子气红了眼眶。

“大骗子!四个月前,你带了一个女人去印尼。过了一个月,你又换了个女人去了俄罗斯。就在上个月,你还带着个黑人女人去拉斯维加斯!你真是忙呢,忙着带各种各样的女人全世界飞吧?”想骗她?也不想想她有卧底在他身边!

可是话刚说完,才发现自己真是酸到不行呢!

姬立行微微一愣,下一秒,瞪大了眼睛,略带审视的目光沉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展乐乐同样瞪大了眼睛,支吾了一会儿,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糟糕了啦,一个不小心,竟然把宋秘书告诉她的小消息都透露出来了啦!完蛋了,完蛋了!她突然松开了手,嘿嘿地笑,“我突然困了,晚安,姬!”

利落地转身,飞速地奔进了左边的卧室。

姬立行看着她逃跑的身影,看见她关上了卧室的房门,这才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他会吻了她?简直是莫名其妙……

甩了甩头,只当是一场梦魇。

……

午夜刚过一点。

总统套房里沉静无声。

忽然,左边卧室的房门被人打开了。

展乐乐穿着印有小兔子图案的纯绵内衣,就这样抱着枕头走出了卧室。双眼还紧闭着,她迷迷糊糊地朝前走去。

光脚踩在地毯上,她边走边嘀咕,“一个人睡好孤单……不要一个人睡……妈妈……我要跟你一起睡……”

她抱着枕头撞到了室内的罗马柱,隔着柱子,却还使劲往前走。走了个半天,穿不过柱子就在原地踏步。睡梦中的她,皱起眉头,咒骂道,“干吗挡着我!臭姬,快给我让开!我要去跟妈妈睡!叫你别挡着我了,怎么还挡着我?”

“我踹死你!踹!哎呀!好痛!”她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噗嗤——”有人喷出了一口水。

套房的大厅里,姬立行刚刚批阅完公司的文件,打算来喝杯伏特加就回房睡觉。刚喝了一口,没想到就看见了这样一幕。一个没忍住,含在口中的酒水就喷了出来。他狼狈地取了张纸巾擦拭,黑暗中望着她呆滞地走了出来,瞧见她的自言自语,差点就要笑喷了。

该死的小魔女!这都几岁了,竟然还梦游?

回想一下,似乎只有小时候才会见到她这个样子。现在细细算一下,那是N年前的往事了。果然不堪回首啊!

姬立行放下了酒杯,轻轻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伸手将她拖离了那根柱子,低头问道,“展乐乐,你最讨厌的人是谁?”

“姬!”她想也不想,闭着眼睛发出了单音节。

姬立行懊恼地皱起眉头,又是问道,“展乐乐,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姬!”她又是想也不想,闭着眼睛发出了单音节。

不知道怎么了,听见她这么说,他竟然有点偷乐。咳了下嗓子,他望着她傻呼呼异常可爱的小脸,忍不住沉声问道,“展乐乐,你的初吻是不是被卡恩夺走的?”

“唔——”

展乐乐支吾了一会儿,摇头回答,“不是!”

“那是谁?”他眉宇一凛。

展乐乐突然生气地嘀咕些什么,突然扑向了他的怀抱。伸出手将他抱紧,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胸膛,竟然撒娇地呢喃,“人家要睡觉……你抱人家去睡觉嘛……这里好冷哦……困困……”

姬立行哀叹了一声,手腕微微用力,认命地将她打横抱起。

而她却温顺得像只可爱的猫咪,在他怀里寻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安然入眠。透过月光,她撅着的小嘴都是格外诱人。突然,她露出了一个哀伤的神情,将头埋进了他的胸膛,“妈妈……我好想你……对不起……是我不乖……”

因为她悲戚呢喃,他突然愣住了。

六岁那年,调皮的展乐乐险些被车撞了,幸亏她的妈妈奋不顾身地从车轮子底下护住了她。只可惜,展妈妈自此消失了。她告诉展乐乐她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直到十岁,这个傻丫头才知道,那个地方叫“天堂”。

姬立行抱着她走进了卧室,可是她却像八爪鱼一样不放他走了。

左搞右弄都没辙,只好和这个“烫手山芋”睡了一晚。

但是该死的,望着她近在咫尺的安睡小脸,鼻间是她清新的沐浴露香味,他竟然会兴奋到睡不着?

……

第二天。

卧室里拉着窗帘,房间里黑幽幽的。一通电话自动接入房间,清亮的女声响起,“您好!展小姐!现在是早上八点整,姬先生吩咐过,九点的时候,您有第一节早课,请不要迟到。展小姐!您醒了吗?展小姐?”

终于在呼喊了第一百零一遍“展小姐”之后,展乐乐一个翻身,按下了电话机的按扭。

惺忪地睁开了眼睛,她半躺起身。

一扭头,瞧见了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卡片。卡片上寥寥几字,却是苍劲有力。

——「我回台北了,自己照顾好自己。」

哼!亲了她就想走人?NoDoor!没门!想都别想!她,展乐乐,决定杀回台北了!

……

当天,英国各大报刊新闻娱乐杂志纷纷报道夏约克财团于关大特里亚宫里举办宴会之时,姬氏财团总裁姬立行与其情人拥吻的画面。

报道里,姬立行英俊而又报道地深吻着对方。

可惜的是,那张照片里女人只露出了小半张侧脸。珍珠色的长裙衬得皮肤更加光洁细腻,宛如月光下的女神。她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眼底闪烁起的那点点惊慌愕然。脸上闪烁起的一丝悸动,让人眼前一亮。

这一火热报道,又使姬氏总裁的花花业绩再添一笔新记录。

不过,对于那名“情人”的身份也被外界描绘得愈加“精彩”。

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传言有两种。

其一是这个女人是姬立行的新欢,更甚至是秘密养了很久的小情人。基于姬立行十分喜爱这个女人,不惜出钱提供她赴英留学,出入都是别克接送。据说,这个女人还是英国某所著名学院的高材生,本身是有才又有貌。

其二则是这个女人其实是姬立行的未婚妻,相传等到她大学毕业就要结婚。而在关大特里亚宫的假面舞会上,由于未婚妻劈腿吻了另外的男人,所以行总一下子怒不可抑。而这个未婚妻劈腿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夏约克财团的唯一继承人夏约克卡恩。

至于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无人知晓。

这一报道的开始,又陆续开始介绍姬立行本人的传奇事迹。

就此,关于这位皇太子的传言持续空前的热度。

只要是刊登了有关姬立行新闻的杂志报刊,热卖度绝对在所有杂志报刊之上。

也可以说,“姬立行”这三个字,已经在英国家喻户晓。

而姬立行本人更是成为少女***的梦幻情人。

……

英国剑桥大学。

四月,已近春天的末尾,校园里郁郁葱葱。环状的花坛里,蔷薇花开得正旺。白色或淡红色的花瓣,迎着阳光摇曳着美丽的姿态。轻风吹拂,空气里弥漫起淡淡的花朵芳香,怡人清新。

不远处,两男一女靓丽潇洒的身影缓缓走出了图书馆钟楼。

金发王子北少堂单手捏着某份杂志,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杂志封面。

啐了一口,极为不气质地哼气道,“这什么杂志社?竟然这么诋毁我们公主?要不要活了?圣,去查一下是哪家杂志社!我决定让它消失掉!”

“竟然把我们家公主拍得那么丑?还有那个可恶的男人!”说到此处,他的声音渐渐小了,几乎是呢喃自语。

“一个小时之内就让它消失掉!”安圣没有任何异议,墨色的双眸迸发出一丝阴冷。他作势就要拿出手机,打电话吩咐。

两个男人心里怄到不行,公主竟然被那只传说中的“花姬”给吻了?会不会得AIDS?那可是公主的初吻吧?怄!怄死了!

走在他们身前穿着制服的少女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的同时,高高扎起的马尾也在同时甩起了跳跃的弧度。那一张可爱如陶器娃娃的小脸上是一抹淡定慧洁的笑容。

她望着他们,双眼眯成了两只小月亮。

“拍得很丑吗?”小魔女无辜地问道。

北少堂刚想开口说“是”,下一秒对上了她那张阳光灿烂的小脸,却感觉心里一寒。

他连忙将那个字吞进了肚子里,口是心非地说道,“没、没有……乐乐你怎么看都是很漂亮很可爱的……所以那张照片也挺好的……”

“是吗?”展乐乐的笑容更可爱了,却是狐疑地再次问道。

“恩——”他拖着长长的尾音,不敢再有二话。

展乐乐终于满意地点点头,又是扭头望向阴沉的五官的安圣,挑了挑眉,“嗨,亲爱的圣,你刚刚想做什么呢?恩哼?人家没有听清楚哎!”

“……”安圣的手里还握着手机,愣愣地看着她,不动声色地将手机放进了西裤口袋里。

“啊!不过呢,真的有件事情要交给你们去处理一下!”

展乐乐原本眯起的双眸在瞬间睁大,她的嘴角噙着一抹邪气如小恶魔般的玩味。伸出手,朝他们两人勾了勾手指,“替我去照顾下夏约克财团的唯一继承人夏约克卡恩,不要太过火,小小的照顾下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他把你怎么了?”北少堂气急地问道。

“该死!”安圣吐出了两个字。

他们两人和乐乐认识了那么多年时间,怎么会不清楚呢?一般说来,只有招惹了她的人,她才会主动去反击。那个招惹的男人,一定是做了什么让她极度讨厌的事情。总之,他的确是该死!

展乐乐又是转过身,自顾自地慢慢朝前走去,“反正你们替我去照顾照顾就行了!”

“哦!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我已经申请回台做交换生的事宜了。恩?估计过两天申请就批准下来了。我想你们不会去动手脚吧?亲爱的少堂,还有亲爱的圣。”

她扭头望了他们一眼,笑颜如花。

在北少堂与安圣一脸心虚的神情下,展乐乐轻声说道,“不要跟着我哦!如果被我知道你们跟着我一起回台了,后果自己负责!”

小说《黑色豪门:偷心完美老公》 第33章:又忘记我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