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说 > 都市 > 你曾许诺到白头

更新时间:2019-04-16 07:34:35

你曾许诺到白头

你曾许诺到白头 假发先生 著

连载中 许千川景荀之 宫斗小说 宫廷小说 修真小说 王妃小说 鸿蒙小说

火爆新书《你曾许诺到白头》由著名作者假发先生所编写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许千川景荀之,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万万没想到身为律师居然有拯救流落街头少女的义务。初遇,他收留她。疼爱有加,百般呵护。后来,她纠缠不清一句霸道的“明天见,我的男人。”将他彻底推入禁忌深渊。他努力坚守的原则,钢铁一般的意志,最后被她全盘打翻,始终坚信他一定能爱上自己。只有天知晓,我有多爱你。只有风知晓,我有多恨你。只有云知晓,我有多后悔。只有海知晓,许你今生白头偕老。而如今,时光变迁。那句承诺,却被岁月燃烧殆尽。

精彩章节试读:

  

  仿佛世界所有的阳光都聚集在那名男子身上,俊美到令人窒息的五官,完美的宛如雕塑。他眉目如画,身姿挺拔的立在窗户旁边正垂眸捧着一本书细细品读。水蓝色的窗帘随夏日清风摇摆,吹散了他额前的细碎刘海。

  男子微微勾起嘴角,合上书本,视线转移到许千川身上。她心中一惊,心脏漏跳一拍。

  明亮清澈宛如山涧溪水般温和的视线,仿佛将她内心饱含摧残的伤口一点点治愈。

  “是你救了我。”她断定。

  景荀之轻微点头,步伐稳重的朝她缓缓而来。

  许千川眨了眨眼,就感受到一只微凉的手抚上自己额头,轻盈的动作像一片羽毛缓缓的划着她的心脏。

  “退烧了。”

  成熟的嗓音将她暂时停滞的思绪拉回来,他看她的眼神十分专注。他的呼吸轻微扑在面颊,让她面部不由得升温。

  她从不知道,世间居然有如此完美的男子。他细腻的肌肤上有细小的绒毛,他完美无瑕的眼睛上有长如仙鹤翅膀的睫毛,他高挺的鼻梁下有蛊惑诱人的唇。放大数倍的脸棱角分明,深邃的眸子里倒影着她害羞的模样。

  许千川同样专注的盯着他,沉溺在男子温文儒雅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景荀之轻咳一声,后退一步。坐到床边,清晰地笑容让她联想到晴空万里。就算因为坐着西服产生褶皱,许千川也觉得在他身上那是完美的点缀。

  短暂的沉默被***扰乱,景荀之朝她尴尬的微笑,礼貌性说道:“抱歉,我接个电话。”

  怕打扰她,他离开病房朝吸烟区走去。

  许千川咬住嘴唇,就算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英雄,也是时候说再见了。

  “景律师,这边有个案子非常棘手,需要您亲自解决。”谢轩乔匆忙的在电话那头说道。

  他拧眉,点燃一根烟,看着点点星火说道:“好,等我十分钟赶回事务所。”

  再次折回病房时,他以为能够在和许千川说上几句话。结果房间空无一人,哪儿还有少女的影子。

  景荀之心跳噗通一声,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格外紧张。他立刻转身抓住路过的护士,询问:“不好意思,请问这间病房的病人去哪儿了?”

  “抱歉,我没有看到。”护士错愣,随后回答。

  景荀之顿感头大,无从下手。

  原先生意红火的猪肉铺被警方贴上封条,整条街弥漫着杀人的恐惧,即便是大白天这条小巷子也见不到几个人。许千川回到地下室,母亲的尸体不见踪影,一定是被警察抬走了。

  她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进地下室拿走缺了个口的瓷碗。

  “沧天啊!大地啊!连律师都不能替我们解围,这日子没法过啦!”领头的老农民誓死不修的拽着横幅,朝景氏律师事务所讨要说法。

  谢轩乔安慰众人,丝毫得不到缓解。反而让动怒的其他几位农民怒气燃烧,举着锄头试图冲上来砸掉事务所。

  景荀之下车,健步而来。

  谢助理像见到救星一样,满身是汗的说道:“李律师没有协调好开发区和农民之间的收益关系,开发区霸占田地恣意搭建楼房。农民没有田地,生活失去保障。景律师,我们该怎么办呀!”

  “走合法上诉,递交律师函,告诉开发商法庭见。”景荀之冷静道,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双手张开,对所有前来讨要说法的农村村民高声说道:“大家静一静,天干物燥,气大伤身。我景荀之律师向大家发誓,此事一定上诉,让开发商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说法。”

  人群寂静几秒钟,突然有人大喊:“只有说法吗!我们不光要说法!”

  “对!我们要我们的地,把田地还给我们!把田地还给我们!”

  一群人雄赳赳气昂昂的高声呐喊,整齐的声音震耳欲聋。

  他蹙眉,再次强调:“大家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给大家争夺到最高利益!”

  “景律师是个好律师,求求你为我们做主啊!”一位高龄老婆婆的拄着拐杖,沙哑着喉咙说道。

  他扶住身子弱的老太婆,安慰道:“老太太,您放心,这是我身为律师的责任。”

  一番调整,事务所这两天忙忙碌碌,电话接二连三。景荀之恨不得会变身一人变出三十个,除了较头疼的案子之外每天还有大大小小的其他案件需要处理。凑巧李律师老婆生孩子,又请了长假。他不得不收拾李律师留下来的烂摊子,事务所内其他律师忙里忙外,每个人统统加班到深夜。许千川的事情被他抛之脑后,暂且忘记。

  经过二十天的上诉***,打官司。开发商赔偿事宜一锤定音,终是圆满落幕。这场官司影响轰动F市,大小型公司争先恐后找景荀之签约代理私人律师,景氏律师事务所迎来空前绝后的收益。

  从外地出差回来,他忙里偷闲,路过超市将车停好进去买烟。刚迈进超市就听两名员工窃窃私语,大底是在讲乞丐的事情。

  景荀之没当回事,靠在车前吞云吐雾。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根白色包装的香烟,阳光将树叶影子斑驳的印在肩头。他的身子一半照在阳光下一半躲在阴影里格外好看。

  一个寸头男人弯腰驼背从他面前经过,行为诡异引起景荀之的注意。他的视线跟着那个男人移动,最终落在墙头一名趴在地上乞讨的少女身上。眸色忽的一暗,手指弹了下烟灰。

  驼背男人走走停停,终是在穿着破烂不堪的少女面前站住。双手猥琐的拉开裤拉链,一阵细水长流的声音。尿就洒进了乞讨少女的瓷碗中,景荀之见状,气不打一处来。烟蒂悄无声息的滑落,被铮明瓦亮的皮鞋踩灭。

  他愤怒上前,流氓听见脚步声迅速逃跑。

  奄奄一息的少女没有抬头,因长时间不洗头的发丝黏在一起恰到好处的挡住了五官。

  景荀之蹲到乞丐少女面前,掏出钱包把身上所有的现金全部掏出。

  许千川想都不想拿走百元大钞拔腿就跑,等他反应过来时,面前只剩空落落的一碗尿……

  她跑回小巷,胸口因剧烈运动上下起伏。吐了口唾沫,开始清点钞票。一张,两张,三张……总共五张,整整齐齐。钱上的号码是并排的,大约是刚从银行取出来。

  橙色的夕阳中,少女站在落地玻璃前目不转睛的盯着柜台中的雪纺白色连衣裙。狠下心,花掉499元,心满意足的抱着连衣裙在大街上行走。

  她第一次给自己买这么高档的衣服,甚至没有信心穿上。

  “荀之,晚上有空一块吃个饭吧。”女人甜美的声音在电话那头说道。“我想你了。”

  景荀之低头看一眼手腕处的薄表,举着电话柔声说道:“我现在就在你们医院门口。”

  女人一听,言语中掩饰不住的高兴:“哦?果然心有灵犀,不过你突然跑来医院是为什么?哪里受伤了吗?”

  “前些天李律师的老婆生了,我来看望一下他们。”他一边走一边说,“晚点见你。”

  挂断电话,景荀之慢慢悠悠的走,手中提着一箱山鸡蛋和一箱东阿阿胶。倒是跟他现在身穿的西装不搭调儿,凡路过的女性医护人员,纷纷朝他投去炽热的目光。

  他像行走的繁星,充满魅力。

  一袭白裙,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医院前,像个充满怨气的幽灵。微风吹扶起裙摆,飘逸的宛如一朵盛开的白色蔷薇。夏日阳光打在病态白的肌肤上,几近透亮。

  许千川抹掉一把额头的细汗,医院发来的通知,今天是她前来收取母亲骨灰的日子。

  景荀之逐渐停下脚步,世界刹那间安静。

  大片云彩躲在湛蓝天空上缓慢飘逸,七彩阳光躲在云缝间射穿高楼大厦。

  柔和的风从耳边掠过,熟悉的记忆在脑海中不听旋转跳跃。

  “许……”

  他还未出生,少女宛若一个无助的孩子哇哇大哭起来。景荀之愣了一下,抬脚快速跑来她身边。

  他手搭在许千川的肩膀上,很轻易的就让少女转身。瘦骨嶙峋的小身子抱着一个深棕色的木盒,上边贴了一张灰白色相片。

  许千川旁若无人的掉泪,泪水像断线的珍珠项链,一发不可收拾。

  经过的路人窃窃私语,均认为是他惹哭了女孩。

  “你别哭了,别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你。”

  温柔的话语打断她乱哄哄的大脑,思绪百转千回,想起跟他的相遇。许千川像只寻求安慰的小猫蹭到他怀中,渴望景荀之赶走内心的阴霾。

  万丈光芒般闪耀的男子,待在他身边好像并不赖。至少可以短暂的忘记自己孤苦伶仃,忘却那些曾经黑暗的过去。

  丝绸轻柔的擦拭她吹弹可破的脸颊,把哭的像只小花猫似的脸擦干净。景荀之动作缓慢,她渐渐地不哭了。白色的手帕沾满污垢,许千川一把抢过去哽咽着说道:“我、我洗干净还给你。”

  “不用还,送你了。”他轻笑,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胖胖的面包,说:“还没吃东西吧?”

  她像徒步在沙漠终于看见泉水的人,更像找到稀世珍宝。红肿的眼睛闪闪发光,盯着他大手里泛着诱人光泽的食物,狠狠点头。

  景荀之刚递给她,许千川便毫不顾及形象的啃咬起来。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宫廷小说
  3. 修真小说
  4. 王妃小说
  5. 鸿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你曾许诺到白头或者回复书号5525 阅读全文

×